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第1154章 看着人生,默数轮回 - 求魔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第1154章 看着人生,默数轮回

尽管不太喜欢读书,但作为一个教书先生的儿子,张文章觉得ziji应该是可以出口成章的,只是他觉得这对ziji来说有些困难,于是他听从了从小长大的,让他很是喜欢的东家的女儿,那个美丽的女子的劝慰…… 他开始时常露出故作思考的表情,无论是睡觉,吃饭,亦或者是走路,总之是无论做shime事情,他都要先露出思考的神情,这是那他从小就很是喜欢的女子,告诉他的方法,让ziji时常思考,这样的话,别人就会认为他有学识 ”“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这种方法,被张文章发挥到了极致,渐渐地,随着长大,他从最开始的故作思考,慢慢的变成了真的在思考。 甚至直到他与喜欢的女子成亲的一天,在四周之人羡慕的目光中,他也都在思考着人生,即便是拜天地,也都是被那女子很是气愤的拉着,这才勉强的拜完了天地。 他是幸运的,因为他喜欢的女子,有一个不喜欢她的父亲,所以这场明显是身份不匹配的婚姻,女子的父亲根本就毫不理会,甚至都meiyou出现。 这幸运似乎一直伴随着他,在这思考人生的guog中,他慢慢的似乎mingbai了shime,但仔细去想,又shime样都meiyoumingbai。 shijian慢慢流逝,他们成亲的第二年夏天,一个雨水交加的夜里,暴雨连连,闪电呼啸间,他的妻子临产在即。 这一天夜里,他的岳父,那女子的父亲,如发疯一般,在那雨水中仰天大笑,不顾雨水淋湿了全身,笑声回荡,带着悲凉。 张文章看着雨水中的岳父,那疯癫的样子,他陷入到了思索之中。只是这一次的思索很短暂。就被他心烦意乱的打断,因为……他妻子凄厉的惨叫,从屋舍内传出,那是难产的痛苦化作了声音。 这声音,让他的心在颤抖,让他无法去思索人生,让他甚至出现了害怕。他害怕这一天,将是天人永别,他害怕这一天过去后,ziji会成为如岳父yiyang的疯癫。 随着妻子惨叫的声音不断的传出,随着岳父在雨水中的笑声越来越强烈,张文章身子颤抖。就在这时,他妻子临产的屋舍之门被人一把推开,找来接生的稳婆,神色带着恐惧跑了出来。 “妖怪……妖怪!!” 张文章心神猛的一震,他猛的冲出屋舍,看了一眼妻子临产的房间内,她痛苦的表情后,大声呼唤旁人。抬起了轿子。随着他快速的冲出这院子。 他要去请郎中,而不再是稳婆。因为他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一次的临产,或许将是生死,这不再是稳婆能去帮助的事情,这需要郎中才可以救命! 冒着雨水,走过那哪怕是大雨中也依旧存在的面摊,meiyou去注意那面摊内的大石上,坐在那里的老者正向他这里看来,张文章快速的带人匆匆走过。 直至他请到了这县城内,一个似乎与当年的墨郎中差不多的医者,将其带回了院子后,张文章焦急的看着妻子临产的房间,他忽然一咬牙,直接推开房门踏入其内,他不愿在外面等待,他要进入这里,去拉着他妻子的手,与她一同度过这一次的难关。 可就在他要推开这房门一瞬,那房门也被人从内打开,闪电轰鸣间,他看到了那郎中怀里抱着的婴儿,也看到了那床铺上,妻子一动不动似气息断绝的身体。 他的脑海轰的一声,他的耳边还有外面其岳父凄厉的笑声,他身子颤抖,走到了妻子的面前,看着面色苍白,fangfoyijing成为了尸体,但嘴角却是露出母爱微笑的妻子,他的心被强行的撕裂开来,这一刻的他,再也不能去思考人生,而是猛的转身,死死的盯着那郎中。 他的身体不知不觉的出现了虚幻,fangfo在他的身前,渐渐有另外一个身影正慢慢凝聚,而那看着他的郎中,则是神色内露出难以置信,又似乎带着某种明悟。 这一幕,张文章不知晓,与当年其岳父所经历的,近乎一模yiyang,但区别是当年他的岳父,是背后出现了虚影,而如今的他,是ziji成为了虚影,而身前出现的,则是凝聚之身。 也就是在这一刻,张文章的脑海忽然之间起了轰鸣,如某种尘封的记忆被turan的打开,在这记忆开启的一瞬,他fangfo是从轮回中苏醒,是从沉睡中睁开了眼,他的目中渐渐不再是疯狂,而是成为了清明,他的样子看起来与以往没shime区别,但却隐隐间fangfo多出了灵动。 他闭上了眼,随着记忆的开启,随着如从轮回中苏醒,他想起了一切,他不是张文章,他是……苏铭! 他是道晨真界的苏铭,他是塑冥族的苏铭,他是在一颗破损的星辰上,布置了凡炼之法,要去炼化那白色指环的苏铭! 他想起了一切,可唯独……想不起来曾经的一次次轮回,他的记忆似乎停留在踏入凡炼轮回的那一刻。 沉默中,苏铭回头看了一眼床铺上女子的身体,他看到了那女子的模样,在看到其样子的一瞬,苏铭的身子微微一颤。 那女子的样子,是他记忆里的白凤,亦或者是,是他记忆里,乌山的白灵…… “这一式轮回,她是我的妻子……”沉默中,苏铭右手抬起,在白灵的身体上轻轻yidian,立刻一股生机涌入白灵的体内,使得其要散去的生命,在这一瞬,恢复了生机,慢慢的睁开了眼。 她看着苏铭,虚弱的面孔,绽放出了微笑。 “让我……看看孩子……” 苏铭望着白灵,苏醒了记忆的他,内心出现了复杂,但这复杂meiyou在脸上露出,而是点了点头,从那郎中怀里将婴儿抱下,来到了白灵的身边,两个人,一起看着那婴儿,白灵脸上的微笑带着母爱。 “长的挺像你的,可千万不要跟你yiyang,总是傻兮兮的。”白灵笑着说道,但那笑容里,依旧是带着虚弱。 苏铭闭上了眼,盖住了目中的复杂,在内心传出了一声叹息。 shijian流逝,一晃三年。 这三年里,苏铭陪着白灵,他不再是思索人生,因为人生在他面前,yijingmeiyoushime可去思索的了,这是一场轮回,一场虚幻的人生,在这人生内,所有人都是沉睡的,唯独苏铭是苏醒的,他看着人们的喜怒哀乐,看着身边白灵对他的温柔,看着孩子渐渐长大,那种思绪,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有些shihou,苏醒……往往是一种痛苦,若苏铭meiyou想起一切,他可以如以往yiyang快乐的生活,可如今,他想要做到,但正因为mingbai这一切都是虚假的,便怎么也无法全身心的投入。 三年后的这一天,白灵的父亲闭上了眼,离开了这个shijie。 又过去了三年,苏铭这一次轮回中的父亲,那位教书先生,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生命离开了躯体。 生老病死,世间常态,那处曾经的面摊,也早就不在了,一片空旷,似乎也在这岁月里,消失匿迹。 直至孩子渐渐长大,直至白灵的脸上出现了皱纹,直至苏铭的身上也出现了沧桑之时,岁月在二人的这场轮回内,不知不觉的越走越远。 白灵是开心的,哪怕是如今老去,但每当看着苏铭时,那目中都露出柔情,低语时,说着与苏铭在这轮回中的童年,那从小的陪伴,直至如今。 苏铭也渐渐让ziji不再去回想曾经,慢慢的让ziji全身心的沉浸在这轮回内,数着彼此的白发,慢慢的老去。 直至他们的女儿,嫁了人,直至岁月的无情,在流逝了数十年后,白灵的身体慢慢苍老,皱纹的越来越多,终在某一天的午夜,拉着苏铭的手,看着窗外的星空,低声喃喃……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座山,梦见了远古的部落,梦见了我是一个部落的女子,穿着白色的毛皮,眉心有一些漂亮的点缀,而你……是另一个部落之人,在一个血月里,你背着我……在一座山外的凌晨,绕着圈圈,不愿将我送回…… 梦见了一个约定,一个你与我的约定……”白灵喃喃,嘴角带着微笑,这话语meiyou说话,成为了呢喃时,她闭上了眼,再也meiyou睁开。 苏铭拉着白灵的手,他的眼中露出追忆,看着白灵的生命渐渐消散,看着整个shijie到了今天,fangfo过去了快要一个甲子。 一年后,苏铭卖掉了这片四合院,因为这里yijingmeiyou任何人是他记忆中的身影,随着shijian的流逝,他yijing成为了这个县城内,年纪最大的老人,他见证了这县城甲子岁月内的一切变故,看到了太多的生老病死,于是,他变卖了家产,在这县城中一处空旷的difang,搭建了一处台子,在那里,摆起了一处面摊。 赶着面,熬着汤,编着草偶,看着人生,默数轮回…… 明天,继续三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