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21章 寒菲子 - 求魔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21章 寒菲子

那山巅上,玄轮双目闪动,似突然想到了什么,其瞳孔猛的一缩,此刻和风的身影在气血磅礴中,竟突然的快了起来,顺着那铁链疾驰,一步便是数丈,很快就直奔那铁链第一段的尽头,看其速度,似用不了多久,便可成功走到第一段的石柱上。 “他不是要闯这邯山链!”玄轮面色一变,脑中起了一个让他觉得不妙的念头。[bsp; “不对,此事不对!他是要以此来证明什么,莫非是……”玄轮猛的睁大了眼,脑海中的那个猜测无限的放大,眼看这和风距离第一段的石柱已经不远,玄轮目中闪过一丝狠毒。 他突然抬起右手,点在了自己眉心,向外一拉之下,立刻有三缕黑气从其眉心被拽出,在其身前赫然化作了三个瑟瑟发抖的模糊身影。 看去,那三个身影是两个老人与一个少女,他们神色露出痛苦,似在哀嚎,可却没有声音传出,但在玄轮一指之下,似打破了他们的禁锢,让这三个身影那凄厉的声音,蓦然间回旋在了四周。 “风儿……” “哥哥……” 那声音突然出现,让所有观望之人不由一愣,与此同时,那豁出了一切,距离一段铁链尽头不远的和风,其身突然一颤,猛的回头,眼中流着泪水,看到了那玄轮身前的三偻身影。 看到和风止步,玄轮内心松了口气,冷哼中右手在那少女的身影上一捏,故意缓慢下来,故意让那少女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仿佛其全身再被撕裂,再被一点点的吞噬。 那声音回旋,让所有目睹之人,心神一震。 苏铭看着这一幕,皱起了眉头,暗叹一声,他早就猜出,这和风是一个有往事的人。 和风身子颤抖,死死的盯着远处的玄轮,外人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在沉默了片刻,猛的转身,继续向前走去,但他的身子,却是颤抖的越加剧烈。 就在这时,又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那惨叫中还夹杂着足以让人撕心裂肺的呼唤。 “风儿……救我……” 玄轮的手中,捏碎了那少女的黑色身影后,捏在了那两个老人身影中的一个上面,慢慢的捏着,直至那惨叫微弱后,看到和风那颤抖的身子,似无法前行,而是欲坠落下去后,又捏在了最后一个黑色身影上。 在那让人心惊的惨叫里,苏铭看到铁链上的和风,喷出一口鲜血,前行的一步没有踏稳,一脚落空,整个人向着下方的万丈深渊跌落。 苏铭看着这一幕,他想到了自己的部落,想到了迁移中的一幕幕惨烈,想到了那毕图的狰狞。 “野兽若是不强,则会成为人们的食物。一个人若是不强,则会被强者左右命运,即便是反抗,也起不到太多作用……这,就是弱肉强食。 想要改变一切,就必须要让自己……成为强者!”苏铭的目中没有同情,有的是一股坚定与执着。 和风惨笑,身子急速的向着下方的深渊坠落,他闭上眼,他有太多的事情没做,他的仇还没有报,但这些,仿佛没有了机会。 玄轮站起身子,快走几步站在那山巅上,嘴角露出冷笑,他只等对方挥死后,借普羌部的力量,将对方破碎的尸体找回,他深知这铁链下的万丈深渊内存在了一股可怕的力量,即便是他,也不敢轻易踏入,唯有这三部之人,才可在某种特殊的仪式下,安然出入。 但就在这时,突然一声轻叹在这天地间悠悠而起,却见一道白色的身影从那邯山城的第一层里走出,这身影娇柔,是一个女子,她脚下有一片白云,似托着其身,化作一道白色的长虹直奔那铁链下坠落的和风而去。 其速之快,转眼就临近,使得和风闭着眼的身躯,落在了片白云上。 玄轮目光一闪,盯着那女子,但却没有开口,仿佛同样忌惮。 甚至这女子的出现,救下和风的举动,就连那普羌部内也没有丝毫声音传来,仿佛默认了她的举动。 这女子穿着白衣,脸上带着一缕白纱,看不清容颜,但她的双眸却是很美,似蕴含了某种奇异的魅力,让人望之,便会沉醉其内。 苏铭心神一动,这女子,正是他昨夜看到的,与和风交谈之人,但此刻的她,似与昨天不太一样。 “玄轮前辈,此人早年曾与颜菲相识,故而颜菲出手相救,还望前辈不要怪罪。”那女子声音很走动听,可却蕴含了一股冰冷,如寒风吹过一样,让人听后便会隐隐寒冷。 “无妨,老夫若是早知此事,之前也就不会干涉了,此事是误会,不过我与他毕竟有仇,还望寒菲子理解。”玄轮脸上挤出微笑,神色露出温和。 “前辈与此人之事,颜菲自然不会参与。”那女子说完,脚下白云一晃,带着那昏迷的和风,飞向了远处的颜池部山峰。 随着其离去,玄轮在那里沉默了片刻,大袖一甩,也回到了第二层内。 与颜池部山峰连接的铁链下,那八个巨大的石柱,此刻在阵阵轰鸣间,慢慢的沉下,最终消失于那万丈深渊内,使得那铁链坠着,随风晃动。 直至一切恢复如常,在这黄昏里,苏铭望着那女子远去的身影,耳边传来了四周人低声的议论。 “是寒菲子!” “颜池部的天骄之女,更是被天寒宗某小长老看重,属于半个天寒宗门人,据说本该早就收入门中,但她却要求暂缓,等下次天寒宗收取弟子之时,再进入天寒宗。” “此事我也听闻,但即便是这样,她也依旧被人尊称为寒菲子,这可是无上的荣称,听说是天寒宗那位长老所赐。” “这都不是什么隐秘了,天寒宗收取门人,挑选极为严格,且门中弟子,唯有历代的最强三人,才会被赐予寒子称呼。” “听说她已经具备了九百多条血线,是那种注定能开尘之人,玄轮尽管是开尘强者,但面对天寒宗,还是敬畏的很。她脚下的那白云,应该就是颜池部的传承至宝,此宝据说千变万化,名为云颜……” 议论时间不长,人群渐渐散去,许是这一天出现的变化太多,在这第三层的人们,大都没有了买卖的心思,很快这里的人就少了很多,还有一些铺子也是早早关门。 苏铭没有离去,而是走向那他之前看中的店铺,这店铺内的老者盘膝坐着,见苏铭走来,便看了过去。 “我见你在晌午之时,就欲进来,可被那闯邯山链之事打断。”老者平静开口。 苏铭点了点头,在这铺子内四下打量起来。 “看中什么就直接开口,莫要做些鱼目混珠的事情,我这铺子内没有连我自己都不知晓用处之物,也不会让你捡漏。”那老者看了苏铭一眼,皱起眉头。 苏铭依旧点了点头,一特墙壁上那九腿蜘(百度求魔吧,官方yy:3943)蛛的第九条腿。 “我要此物!” “九纹蛛的第九条腿,此物是其全身精华所在,极为罕见,我这里不要石币,你拿什么来换?若寻常之物,就不要拿出了。”老者望着苏铭,冷冷说道。 “以此物!”苏铭也不废话,右手伸入身后衣衫内,直接取出一把黑色的骨刀,此刀通体漆黑,但若仔细看,可以看到其内有一各红线存在。 此物,正是方木所赠骨刀。 将此刀放在地面上,向着那老者一堆,老者神色一动,抓起后仔细的看了几眼。 “安东部的仿蛮”“老者抬头,目光在苏铭身上扫过,有些拿捏不准苏铭的来临,他知道这种骨刀,外人很少拥有,唯有安东部才会具备与制作,能得到此刀之人,必定是与安东部有所关联。 “此物除了换取这蜘蛛的第九奈腿,还需加上此骨!”苏铭似随意的一指那老者旁边架子上,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骨头,奇异的是,在那骨头上,有一片寒霜散发冷意,显然留下此骨的,绝非寻常之兽。 “太荆兽的内骨……这把刀只能换取一样,换不到两种。”老者微微一笑,看出了眼前之人的重点,显然更倾向于这内骨,似因那把刀的原因,他的神色不再那么冰冷,略有缓和。 “你仔细看看此刀。”苏铭望着老者,平静说道。 那老者一怔,闻言低头再次看去,其双目略有收缩,看到了这刀内那条红线,握住此刀,他一挥之下,立刻一股寒气散开,但在那寒气的深处,却是存在了一股炙热,寒与热交融,似融合在一起。 片刻后,苏铭从这店铺内走出,他的手中拿着九纹株的第九条腿,还有那黑色的骨头,那老者猜的没错,这骨头的确是苏铭在意的。 准确的说,这两种材料,都是他必得之物,一个是炼制纳神散所需,另一个,则是夺灵散种草之物。 “没想到此地竟有这两种物品,虽说暂时用不上,更是用了那如今唯一的仿蛮器换来,仙…”苏铭目光一闪,脑海中浮现出那老者右手腕上的数个黑色铃档。 再推三本书。 第一本,卷土的最终进化,耳根追看的一本书。 第二本,刀的裁决,刀为人厚道,裁决霸气。 第三本非还债,友情推荐,胖熊猫的黑暗裁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