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79章 他的名字,叫……三荒! - 求魔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79章 他的名字,叫……三荒!

!苏铭,睁开了眼。! 他的右眼如蕴含了无数星辰,那一颗颗星辰上存在了无尽阴死的气息,那是……桑相大界的仙宗真界。 他的左眼一片虚无,空旷的如同废墟一般,散出仿若死寂般的平静,但在这空旷内,却是存在了皓阳,那是…;;;如今的道晨真界。 两大真界,完美的融入苏铭的意志中,似乎苏铭闭上眼,他就是真界,睁开目,他就是苏铭。 尤其是眉心处的第三目竖线,那如蝴蝶展翅般的图案,使得这一刻的苏铭看起来,他既是三荒大界的强者,同样也是这桑相真界的桑子。 但却是;;;;;;与众不同,前所未有的桑子。 他的身体看起来很苍白,与其肤色一样,仿佛并没有蕴含太强大的力量,甚至隐隐还有一种很脆弱之感,可偏偏这样的身躯,在苏铭睁开眼,右手抬起仲出茧,向外轻轻一撕的刹那,立刻从这看似脆弱的身躯上,爆发出了一股;;;;;;哪怕是看到,都会让双眼如刀锋划过般剧痛的惊天之力。 咔咔之声传递开来,苏铭将茧的缝隙撕大,左手随着抬起,也同样一撕,那见茧顿时向着两边被撕扯开来,使得苏铭的身体,慢慢的从其内走出。 他赤裸着身躯,在走出这茧的一瞬,转头右手一挥,顿时这茧立刻融化,成为了一袭白袍,笼罩在了苏铭身上。 望着星空,苏铭渐渐又闭上了眼,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前所未有的强大,那是融合了此界另一个自己后的完整,他的肉身之力,在身体的完整之下,如同是……没有了缺陷!! 众生所修,修的就是自身之缺,可这一刻的苏铭;他分明是在自己的肉身上,找不到丝毫的缺陷,因为……他已经完整! 没有缺陷的身躯,让苏铭有种强烈的感觉;即便是不可言;;;…也难以撼动他的身躯。 他的灵魂也随之完整,他的修为尽管依旧是第一次灵先,但此时的苏铭,他很确定,自己可以去经历第五次升先。 通往无尽的强者之路,已经清晰的显露在了苏铭的眼前,许久……苏铭睁开了眼;在睁开双目的一瞬,苏铭又一次的感受到了;;;;;;整个真界,在动。 亦或者说;是整个桑相大界,在动,这种动是没有哪一个时刻不存在的,它时时刻刻都在动,只不过因身在此界,故而不会察觉。 也只有苏铭,因他的意志存在于两地真界,所以他才会有所感应,也正是因此刻他的生命完整;所以这种感受就变的更为清晰起来。 不但是桑相大界在动,还有三荒大界…;;;也一样在动,按照某种固定的规律;在相互的移动。 “告诉我真相。”半晌之后,苏铭缓缓开口,四周没有人影;但苏铭的声音依旧回荡,因为他可以感受得到,在这四周有一股庞大的难以形容的意志存在,这意志没有让苏铭有陌生的感觉,反倒是有种熟悉。 他明白,这熟悉来自被他融合的另一个自己,而能让另一个自己熟悉的庞大意志;在这个大界内,唯有……桑相。 “没有真相;;;;;;”模糊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岁月感,在苏铭的四周回荡,那声音的出现尽管突然,但却又有种仿佛本就存在这片星空里的感觉。 “若真说有;;;;;;你可以自己体会一下,我带你;;;;;;去体会。”模糊的声音平静的回旋,仿佛没有丝毫的情感蕴含在内,可落入苏铭心神中,却是似乎在这声音里,察觉到了很多的思绪,如苦涩,如无奈,如叹息,如惆怅…… 与此同时,在这声音出现的一瞬,四周的桑相意志猛然间向着苏铭卷来,刹那就将苏铭笼罩在了那庞大的意志中,延伸碰触到了苏铭的身体,可却没有强行钻入,而是停顿下来。 苏铭心神一动,沉默中没有选择反抗,而是散开了自己的神识意志,使得桑相的意志瞬间融入苏铭体内,与他的意志在这一刹那……连接在了一起。 苏铭脑海瞬间轰鸣,在这轰鸣中,他的眼前一片空白,似乎魂离开了身体,在不断地升高,升高,升高…… 仿佛时间过去了一万年,又仿佛只是一刹那,当苏铭的意识清醒时,他看到了一幕;;;;;;让他终身难忘,撼动了灵魂的画面。 那是一片苍茫的虚无,看不到星辰,看不到璀璨的光芒,如一切星空的最初始;;;;;;无边无际,没有尽头,只有这片难以去形容大小的苍茫。 在这苍茫中,苏铭看着远处,他看到了光,那是五颜六色的光,那是随着翅膀的舞动,渐渐映入眼的光。 那是……九只蝴蝶!!只在苍茫的星空内,唯一存在,唯一飞舞,唯一让苏铭bf凝望的……蝴蝶! 这九只蝴蝶大小不同,翅膀的颜色虽说都是五彩斑斓,可却有细微的差距,它们在这星空飞舞,是这片苍茫内,最耀眼的风景。 “它们;;;;;;都是桑相,随苍茫而生,幻苍穹之相;;;;;;”苏铭的耳边,传来桑相意志模糊的声音,那声音绵长,似蕴含了追忆。 苏铭怔怔的看着这一切,他分不清哪一只才是他存在的桑相,在这默默的注视下,他看到了这九只蝴蝶渐渐飞向远处,仿佛就连它们自己也都不知晓,自身的归处在何方。 直至;;;;;;有那么一只蝴蝶,似眷恋了这片苍茫,它的速度渐渐缓慢,渐渐地停顿下来,仿佛不愿意继续远去,其旁的八只蝴蝶环绕几圈,如在告别般,一一远去。 整个苍茫,此刻放眼看去,就只有了这一只蝴蝶,它在这里回旋,在这里飞舞,它的双翅挥舞张开时,仿佛整个苍茫都在震动,可在它的双翅重叠,似成为了一个翅膀时,整个苍茫又瞬息死寂。 渐渐地,它的身体慢慢停顿下来,不再飞舞,不再回旋,而是默默的停顿在了苍茫内,仿佛……闭上了眼。 但它的翅膀,却还在微微的晃动。 “它,就是我;;;;;;”苏铭的耳边,回荡桑相意志的声音,那声音内带着惆怅,还有一股深深的复杂,仿佛在感慨曾经的岁月。 它的双翅五彩斑斓,很是复杂,可仔细去看的话可以清晰地发现,两个翅膀的图案,是一模一样的,在重叠时,更难分彼此;;;;;; 看到这里,苏铭心神轰然一震,他望着前方的蝴蝶,其右翅在苏铭的眼中不断地放大,其内的五彩斑斓的图案也随之庞大起来,在这不断地放大之下,苏铭看到了其内赫然存在了一片星空。 那一个翅膀,就是一个星空! 这星空看似有边际,但实际上这边际难以摸索,在这星空里,苏铭看到了生命的诞生,看到了星空的分裂,直至有大能之辈出现,主宰众生;;;;;; 无数的强者,甚至有一些苏铭看去时都觉得心神一震,时间似快速的流转,仿佛十万,仿佛百万,仿佛更久。 直至这右翅的星空内生命发展到了极致,大能之辈到了一定的程度后,有一天,这蝴蝶的两个翅膀,在那缓缓的扇舞之下,重叠在了一起 在它们重叠的一瞬;;;;;;苏铭看到了众生的毁灭,一起毁灭的不仅仅是右翅的星空,还有左翅的三荒。 这是……一纪! “这是你想要的真相的;……前因。”桑相意志轻叹,再次回旋苏铭的心神,带着悠悠这意,透着沧桑远古。 桑相的双翅重叠一次,就是一纪,苏铭怔怔的看着这一切,双翅是两个星空,而中间的蝴蝶之身,苏铭也想到了,那是;;;;;;被称之为阴死,也是皓阳的……漩涡之地! 他看到了在不知多久后,那蝴蝶的双翅分散开来,新的一纪……就此展开。 又有生命出现,又有大能惊天,又有双翅重叠,又是;;;;;;一纪! 一次次的毁灭与新生,一纪又一纪的交错而过,苏铭看到了太多的生命,直至他自己也都忘了到底经过了多少纪。 他看到了左翅星空的起源,看到了右翅星空的起灭,看到了一次次双翅重叠的浩劫以及两个大界同时出现生命的诞生。 的确是如一面镜子,镜子内外,一模一样。 仿佛这就是苍茫的远古法则,无人可以改变,只能这样无休止的运转下去,在毁灭与新生之间,寻找那摸索不到,但却渴望的永恒。 直至有那么一纪,在左翅的星空中,苏铭看到了一个生命的诞生,这个生命只是一个寻常的凡人,此人的一生…;;;直至踏入巅峰时,已然成为了整个星空的天骄。 他的修为,无与伦比,甚至在苏铭看去,此人是这蝴蝶的双翅两界内,无数纪中出现的一个……最强者! 在此人诞生的同时,于右翅的星空内,也出现了另一个他,他们二人本是一体,故而左翅的他成为了天骄之时,右翅的另一个他,也同样站在了巅峰。 于这个时代,双翅即将重叠,世界即将毁灭前;;;;;;他,选择了与右翅另一个自己,成为了这蝴蝶的世界内,第一个;;;;;;融合在一起完整的生命! “他的名字,叫做;;;;;;三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