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05章 三荒 - 求魔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05章 三荒

!长海外,古树边,青绿似连天。! 波光璨,云海姗,天涯何处边…… 古树沧,人影桑,岁月谁在前? 或许有人,是那此刻树下的青年,带着和煦的微笑,看着走来的苏铭。 或许,是苏铭在看着那树下之人,渐渐临近后,似从远古的纪元一步步走来,每一步都穿梭了无数纪,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个曾经的苍茫……仿佛天不动了,世界的一切都静止了,一切;;;;;;只因苏铭与树下之人,这仿佛注定的一次见面。 如同黑夜与白天,它们彼此看不到对方,唯有在黄昏与黎明时,才可以隐隐看到对方的身影,可却模糊,一如黑夜看不到当午的正空,一如白天看不到午夜深处的黑暗。 可或许有那么一天,黑夜与白天相见,这一刻,如此刻的树下青年,如苏铭。 不多时,树下已两人,远处海间尽管天不动,但那夕阳却在,摇摇似要落下,余辉洒过,化作了苏铭与那青年的影,在这海面出现,被拉得很长……很长…… 苏铭看着青年,青年也望着苏铭,二人的双目在对望的一瞬,苏铭看到了无尽的沧桑深邃,还有在那深邃深处的一抹挥之不散的疲惫。 那疲惫,似乎是一个生命活的太久太久之后,自然而然的疲惫,此人不愿去掩饰,也不会去掩饰,就那样在目光里,将其一生都包含在内,你若懂,就懂了世界,你若不懂……你看不到他。 一如此刻的雨萱,她看不到那树下的青年,一如阿公墨桑,他的神色看似如常,但他的心神却是在这一瞬;强烈的震动着,他看不到青年的身,但却看到了海面树的倒影下,出现的两个长长的影子。 那两个影子随着海水波光晃动;时而碎裂,时而完整,仿佛在那岁月与完整之间,蕴含了整个星空的起落,包含了众人一切生命的起伏,存在了生命的道。 仿佛生命实际上很简单,只是一缕倒影在海面上;随着海水晃动的影,淡淡一看,那是影;仔细一看,那影的波动,便是一生了。 更仿佛是黑夜与白天在相见的那一刻,彼此仿佛水火不容,但又诡异的可以相容般,展现出来的一种无形碰撞形成的崩溃与完整。 “懂了?”许久,那树下的青年笑容不散,温和的开口,声音内没有丝毫凌厉;柔和的如同朋友,如同亲人,如同长辈。 这是一个问句;或许有的人在这一刻,他的回答是不懂,也或许有人的回答是懂;但这两种回答方式,只要在说出的一瞬,就已经是落了下层,甚至若是将树下青年的这句话比喻成神通,那么此刻,他已经显露出来。 你回答不懂,则被树下青年意志左右;你回答懂,同样也在无法察觉中;顺着树下青年的意志,成为了一体。 一句话,一个神通,杀机从不会出现,也不会被人察觉,只有那温和的微笑,实际上才是这整个三荒大界,最深不可测的念。 “你呢?”苏铭沉默,半晌之后脸上同样露出微笑,淡淡开口,这声音没有恭敬,也没有那种如长辈般的温和,更没有如小辈一样去做一些没必要的尊敬,只是一种平辈人之间的语气,很淡,可也真。 一个反问,没有去回答懂与不懂,但这样的回答,却是让那树下的青年双眼第一次露出赞赏,他赞赏的是苏铭没有逃避,而是接下了自己的话语,可却没有被自己的意志左右,而是反问。 一个简单的反问,或许旁人看不出太多的深意,但在这树下青年看去,这种反问,或许也唯有苏铭才可以在如今的状态下,去做到,去说出。 看似寻常,但却绝不平凡!看似仿佛很多人可以做到,但;;;…真正在这样的环境下,或许也只能不知觉中,就被旁人的话语引导偏离了主动,这也是那树下青年刻意而为。 “你不懂。”树下青年笑容依旧,望着苏铭,微笑时摇着头,神色和煦,微微开口。 苏铭望着树下青年,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远处的夕阳余晖渐渐微弱,似整个夕阳要被大海吞噬,这一幕如同画面,让人看之后若心有感触,必定凝目。 “当夕阳落下时,天地一切成为黑色,你不懂夜的黑,也就不懂在那黑夜里,为何生命会闭上眼。 你也不懂,当初阳升起时,为何众生要睁开眼。 所以,你就不会懂浩劫下的璀璨,所以你;;;;;;害怕,可你越是害怕,你就越是要去亲眼看到;……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你身边妁切,在黑夜中;;;;;;再也睁不开他们的眼。”树下的青年音柔和,若是外人在这里或许有些听不明白,但知晓其身份的苏铭,他可以听懂。 “一切已经注定,如注定我会来到这里,在这里看到你。”树下的青年深深的看了苏铭一眼,声音回绕间,远处的夕阳看去时,已经有大半落入海底。 苏铭笑了,他看着眼前的青年,笑容平静,淡淡如水。 “或许注定你我要在这里相遇,那么也注定这一次的相遇,是夕阳……我若追着夕阳而去,你说……这夕阳在我眼中,是坠落了,还是永远不落?”苏铭话语一出,那青年双目再次一凝。 “若是坠落了,是因我速度不够,还是命中注定这夕阳,必须要坠落?若没有坠落,那么当我追出了一定的时间后,你说;;;;;;这夕阳,是你我看去的夕阳,还是;;;;;;将在明天出现的初阳? 又或者,在我的这追击的过程中,你说这天空是黑色,还是白色?”苏铭一连四个问句,在说出的刹那,让树下青年双目凝了四次。 他们的交谈,字字珠玑,没有杀机,但却是一场若问道般的意志之争。 “所以,不是我不懂,而是你……不懂;;;;;;当我看到这棵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当你认为你是你的时候,你;;;;;;不是你。 当你认为你不是你的时候,你才是你。”苏铭看着树下青年,缓缓说道。 树下的青年沉默,许久之后轻叹一声。 “你的出现,的确出乎我的预料,沉睡的太久,以至于会让人忘记很多事情;;;;;;你确定,要与它合作,对我……夺舍么。”青年看着苏铭,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但脸上的笑容已经散去了。 苏铭沉默了。 “你要走的路,与我不一样……”苏铭轻声说道。 “没有一样的路,但只要有路在,那么所有的路,终究要在最后融于一起,成为了……道。”青年淡淡开口。 “天地不仁,降浩劫于众生,既如此,毁天灭地也是理所应当,你若是我,也一样。”树下青年一挥手,立刻这整个冥皇本星,天空一暗,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静止下,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此地唯有苏铭与这青年二人可以看到,旁者丝毫无法察觉的漩涡。 这漩涡轰无声无息的转动,其内隐隐有闪电游走,这些闪电交错碰撞,每一次电光形成的火花,都似蕴含了天地的规则在内,随着电光火花的此起彼伏,仿佛在那天空的漩涡内,盛开了一朵磅礴的盛世之花。 苏铭抬起头,看着漩涡内的每一个火花,当他的目光凝聚于其中一个时,他看到了一个纪元的起灭,看到了众生的死亡,看到了人们的不甘心于嘶吼,还有对这天地的怨气与愤怒,那每一个火花,赫然就是一纪! “你看到的,就是每一纪浩劫前,无论哪一个岁月里,都近乎一样的绝望,这就是不仁的天地,唯有将其彻底毁灭,一切才可再无浩劫!”树下青年声音没有激昂,至始至终都是平静柔和,即便是如今话语内蕴含了锋利之意,可依旧是言辞轻柔,不让人其丝毫反感,而是会去仔细的聆听,去品味他话语内的真意。 “这条路上,我独自前行,道孤不可长,你;;;;;;可愿与我一起……去走这条路,去将这天地夺舍,从此之后去让浩劫不再,让众生再不会被天所灭,而是掌握自己的命,这是我当初在这大树下发下的誓言,这是我夺舍桑相,化此界为三荒始终不变的意志! 我,是三荒!是此界之主,是一切意志之祖,你;;;;;;若跟随我的脚步,即便是浩劫降临,我可让你道晨真界不灭!”树下青年看着苏铭,缓缓开口时,抬起了头,一股难以形容的威压,刹那间从其身上扩散开来,这威压仿佛是整个世界苍穹的主宰,仿佛翻手间天空就是黑夜,挥手时虚无星空就要以崩溃之势来退避。 苏铭双目蓦然一缩,树下青年最后一句话,让苏铭抬头盯着眼前的三荒降临之身,许久,许久。 更新晚了,这几天人在外地,不过更新会保障的,实际上1号就出来了,你看,6天都没有断吧。 正在写第二章,不要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