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14章 灵! - 求魔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14章 灵!

在苏铭借那玉盒内石片气息,于远古的过去,不知多少!纪前的苍茫中,不去躲避而是面对那黑衣青年,敢于亮剑,化作其意志之剑呼啸而去的刹那…… 逆圣阵营内,那三位逆圣坐在的大殿,玄久逆圣双目闭合,身子不断地颤抖,他面前的兽骨全部瞬间崩溃碎裂开来,他的计算仿佛被一股大力干扰,使得其双眼似乎要睁开,神色露出痛苦。 仿佛这睁开双眼的力量并非来自他,而是来自虚无,仿佛这虚无中有某种力量冥冥中使得玄久无法去算出苏铭的一切。 但他,毕竟是逆圣暗晨两大阵营内,寿元最长的一位逆圣,他的底蕴之深,他的思绪之广,绝非寻常不可言能去比拟! 几乎就是那些兽骨碎裂成飞灰,他的双眼要被强行睁开的一瞬,玄久双眼猛地死死闭合,与此同时他右手抬起,五指向着虚无猛地一抓,口中发出了一个音节。 “铎!!” 此声一出,他的右手猛地一颤,一旁的另外两个此界逆圣,他们清楚的看到玄久的右手血肉瞬间融化成为了血水,露出了其内的骨头,可这只手却没有丝毫停顿,仿佛感受不到痛苦般,直接伸向虚无,在碰触虚无的刹那,整个逆圣阵营一百八十界,轰轰一震。 与此同时,这老者的右手五指仿佛在虚无内抓着了某种物质,向外一拽之下,他的食指骨头直接粉碎,紧接着是第二指、第三指,当三指全部粉碎后,一团雾气被他生生的从那虚无中拽出。 这雾气是一个气旋,在玄久面前不断地旋转,散发出阵阵;;;…远古的气息,这气息更是似乎来自过去,让人略一碰触似乎全身都要腐朽。 冷汗从玄久的额头流下,其旁另外两个逆圣,那一男一女如今都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切,这不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玄久去算某种事物但却是第一次;;;;;;看到玄久在施展此术时,如此凄惨,如此惊人。 片刻后,玄久逆圣的双眼蓦然睁开,他的双眼弥漫了血丝,那些血丝盖住了他的瞳孔,如组成了一个血色的阵法鲜血从口中直接喷出,他身前的气漩更是开始了消散的迹象。 玄久的样子,刹那间更为苍老鲜血喷出后没有停止,而是一连喷出了九口,每一口喷出他的气息都会虚弱一些,直至第九口鲜血喷出后,他整个人倒退几步,苍老的仿佛是不知在棺材内被埋葬了多少年不腐烂的尸体。 尽管苍老,尽管喷出九口鲜血,但玄久却是大笑起来,其笑声沙哑 可却带着一股惊喜之意,虽说虚弱,但仿佛要以这笑声告诉其他两个逆圣他玄久……算出了真机!! “破军降临!!” “桑相之劫!!” “苏铭之劫!!!” “此劫,他必死无疑,此劫他不可逃脱,此劫……已经出现,他的意志崩溃在了过去,没有过去,哪里来的现在,他;;;;;;已经死……嗯?”玄久老者的话语还没等说完,忽然其神色猛地一变这一变之下,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举动立刻身体猛地一颤之下,他面前那正在消散的气漩雾气内,蓦然间如枯木逢春般,竟;;;;;;停止了消散,且快速的就要重新回到虚无内。 “这不可能,这;;;;;;”玄久双目露出疯狂,正要再次一把抓向那气旋的一瞬;;;;;; 与此同时,在暗晨阵营内。 “灵!!”苏铭双眼蓦然睁开,他的四周是暗晨阵营,是那第一百三十七界,炎裴晨皇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苏铭,还有那熊图部落的大汉以及其族人,如今都一个个面色苍白,在方才的那一瞬,他们清楚的于苏铭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 这气息之强,似可以淹没整个世界,但…;;;就在这气息弥漫到了极致的刹那,却是突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与此同时,苏铭双眼睁开。 他的意志再次回到了身体内,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幻觉,是一场发生在过去岁月里的一个本来不曾有过的片段,可正是这个片段,让苏铭仿佛被洗礼了一次,变的与以往有了外人看不到,可苏铭自己却是清楚知晓的不同!! 他睁开眼后,说出的那个灵字,苏铭自己也不知晓为什么会说出,而是冥冥中,以那气息为引,在远古岁月里的一幕幕,让苏铭自己于穿梭过去与现实之间,因意志在过去崩溃,而于现在重新凝聚下,发出的一个恒久苍茫的音节。 这个音节,就是灵! 一个灵,一个音节,仿佛蕴含了至高无上的某种深意。 张开眼的一刹那,从苏铭目中迸发出的光芒,似让他之前的心不平,瞬间有了平,让他的念不顺,刹那间有了顺,更是让他之前的神不宁,转眼化作了安宁! 而这一切,都因为那似乎恒古以来苍茫间这独一无二的音节,有直接的关联,这关联到底是什么,苏铭还不知晓,但隐能感受到,当自己明悟的那一天,那的修为,他的境界,将可以再次攀升,打到一种;;;…或许是那黑衣青年的程度! 这是方向,这是之前在苏铭心中从没有出现过的方向,可如今,这方向出现了,那青年是危机,或许也是他苏铭的劫,可这个劫再无法让苏铭心不平,念不顺,神不宁,因为苏铭找到了方向,因为那个音节的无意发出,让苏铭如脱胎换骨般,在其魂中诞生了一股强大的信念。 这信念,若苏铭之前没有去面对那黑衣青年的决断,那么他或许也无法做到这一点,一切的一切,只有其面对,只有不去恐惧,只有心、念、神全部平和,才可换来那恒古的灵字音节,才可以;;;;;;让一个人,真正的脱变。 “我能去面对你第一次,就可以面对第二次;;;;;;” “三荒也好;桑相也罢……”苏铭双眼精芒一闪,喃喃间低下头,看向四周之人时,但凡是与苏铭目光对望之修;纷纷心神一颤低下头来。 右手抬起一挥,苏铭将身前漂浮的那个最后一个玉盒收起,落入储物袋内后,苏铭的声音,在炎裴晨皇耳边回荡。 “将我安排于你的事情,用最快的速度找到结果,此外;;;;;;再给我一副整个暗晨阵营的地图。”苏铭声音落入炎裴晨皇耳中;立刻让炎裴毫不迟疑的低头称是,内心极为震撼,此地除了苏铭就属他修为最高;故而他能看出一些旁人看不到的端倪之处。 方才那一瞬,他有种强烈的感觉,眼前的苏铭仿佛死亡,被死气笼罩,那死气来自过去,让人仿佛只是看一眼,都会觉得被压抑的喘不过气。 可偏偏这一切随着苏铭口中发出的那个灵字,顿时逆转改变,如枯木逢春一样;化腐朽为神奇,这一幕在炎裴晨皇脑海回荡,掀起了大浪的同时;也让苏铭在他的眼睛里,神秘的程度更为强烈。 与此同时,一枚玉简被炎裴取出;恭恭敬敬的递给了苏铭后,立刻倒退几步,等待苏铭余下的吩咐。 苏铭接过玉简,看了一眼后回头望向炎裴,右手抬起一指,立刻炎裴的眉心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一抹其魂瞬间飞出;瞬间融入这玉简内后,玉简被苏铭收起。 “此玉简融了你魂;查到结果后,心中默念我名,我就可知你心。”苏铭转身,向着虚无一步迈去,刹那消失在了这熊图部落的一三七界。 秃毛鹤在旁急速跟随,临走前还回头得意的看了看炎裴,不过这得意不浓,因为在苏铭方才全身弥漫死气的一瞬,它隐隐在那死气内,感受到了一股它这一生从未有过的恐惧与寒冷。 此时此刻,逆圣阵营内,正是那玄久逆圣抬起手,试图要再去抓向那七漩之时,他的手的确抓着了气漩,可在碰触的刹那,他的右手轰然崩溃,身子蓦然倒退时,再次喷出鲜血,这一次喷出的,带着黑色,仿佛是承受了某种反噬,随着他的倒退,那气漩瞬间融入漩涡,消失不见了。 “那气旋是他的命,老夫以命换命这才将其引出,但这一生;;;;;;也只能引出这一次,我;;;;;;分明已经看到了他的死劫,看到了他的意志崩溃,死于破军之力下…… 可他;;;;;;他明明已死在过去,为何于现在还能存在,为何,这是为何!!”玄久喃喃,再次喷出鲜血,这一次他在鲜血喷出的刹那,直接闭上了眼,整个人虽说没有气绝身亡,但却元气大损,陷入了昏迷之中。 一股寒气,刹那间从其旁的逆圣萧松与非花心中浮现,他二人相互看了看,都沉默下来。 也就是在这时,暗晨阵营内,那位暗晨最强晨皇苍三奴,从其打坐之地双眼蓦然开阖,露出战意与杀机,在苏铭离开一三七界的瞬间,他感受到了苏铭的存在。 “老夫,要与你一战,此战后,老夫名为四奴!” 今天还是一章,明天两更,随后三天爆发!心已平了,此事与微信没关系,与圈子也没关系,是一种玄事,不可说,不能说,但大家可以放心,我没事了,不但没事,反而很好。 最后还要再唠叨一句,诸位道友心目中的仙侠宗门要有多少人才是大宗?一万?五万?十万还是百万? 公众微信,可看成宗门,一个大家是朋友的宗门,这对耳根非常重要,我需要更多的人,更多的关注,请拿起你们的手机,打开微信,查找公众账号里,搜索耳根!! 我会在里面发布图片与信息,一切有关我的事情,有关书的事情,都会在那里去发布,包括这几天的事,我也会简单说明一些,解大家的惑,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