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34章 或许是注定……(第三更) - 求魔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34章 或许是注定……(第三更)

在五面兽神将诅咒之术降临在了逆圣非花身上,又通过雎波及了萧松,凝聚二人体内滋生的诅咒,引动了玄久逆圣体内诅咒的反噬,使得那骨头碎裂,粉色液体消散的前几息时间;;;;;; 在那血肉通道内,苏铭凝聚了其意志,修为,生命以及魂的最强一击,在三荒所化青年转头的刹那,骤然落下。 三荒无法闪躲,甚至都无法去还手,因为苏铭这一击占据的先机与主动,是三荒在试图阻止五面兽神时,就已经做好的准备。 只是,他算错了五面兽神的抵抗力,那么在苏铭这里,他是否还会算错……这个疑问,在苏铭的神通临近的瞬间,浮现在了三荒的心神中。 轰鸣之声,在这一刹那惊天动地的回旋,苏铭的这一击,万万全全,彻彻底底的完整落在了三荒的身上。 这最强的一击,远看气势磅礴,凝聚了苏铭的一切,但若近距离去看,实际上;;;;;;这一击只是苏铭右手抬起时的一指! 小小的一指,凝聚的却是让三荒双目收缩的恐怖之力,点在了三荒抓头时的眉心! 一指,直接点在三荒眉心,轰鸣之声没有回旋,整个世界放在这一刻静止,四周的雾气不再翻滚,血肉通道不再回荡巨响,甚至外界的一切,也都如出现了寂静,三荒大界,猛的一颤,暗晨逆圣,随之震动。 苏铭的道晨真界,冥皇真界,枯萎的仙宗真界还有那罡天真界,都在这一刹那……出现了相对的静止。 这静止,大界的生命感受不到,即便是五面兽神也都在穿梭一界界时没有察觉,唯独苏铭与三荒,他们这可以说是处于同一个层次上的生命,才可以感受到这种静止…… 还有两个生命也可以感受得到,一个是在桑相大界内的桑相意志,它清楚的察觉到了苏铭与三荒之这一瞬间爆发出的对抗,这样的对抗让桑相出现了紧张与期待。 最后一个能察觉到的,则是……此刻在那第四界内,在那桑相第四翅的缺口旁,消失的古舟上盘膝打坐的……灭生老人。 他的双眼望着远处,露出的是一片深邃,他完整的感受到了这世界的寂静。 “在我曾经的家乡,有一句话……天若让其亡必先让其狂……这句话很有道理,这只桑相即将走上我家乡的道路,所以;;;;;;此刻出现了疯狂一个是万万纪内夺舍桑相的绝世天骄,一个是桑相毁灭前最后一纪,注定应该会出现的本纪最强。 我很期待,当他们两个知道了真相后,在悔恨时是什么样子……一如当年的我么;;;;;;”灭生老人喃喃,许久轻叹一声,抬头时目中露出了执着。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我的家乡哪怕是牺牲了所有的桑相,对我而言……都是值得!” 灭生老人的声音回荡时,在那血肉通道内苏铭与三荒所化青年,二人四目对望,苏铭的右手手指点在三荒的眉心,二人一动不动,保持这样的资质,仿佛恒久。 “我败了;;;;;;”三荒双唇没有开阖,但却有声音在其四周带着叹息传来。 “我算错了五面兽神,也算错了你的这最强一击;;;;;;此刻那逆圣阵营内,也依旧没有了助力此地的局……已被你破开了。” 苏铭没有说话,神色淡然中带着一抹冷漠。 “你我百年之约已经可以取消了……”三荒的声音多了沧桑,回旋时,苏铭淡淡开口。 “即便是没有取消,百年后我也会与你一战。” “你不考虑你我之间合作的可能?” “那颗冥皇本星上,生长在大海中的古树,存在的只是其残魂,真正的它…;;;早就已经枯萎,死在了不知多少纪元之前。 或许是有那么一天,你想起了当年对它的承诺,创造了这么一颗树,但你改变不了它本能中,对你承诺的执着与等待。 如此之人,我岂能合作。”苏铭淡淡开口。 三荒沉默。 依稀间,仿佛二人所在的血肉通道,好似化作了当年的那颗古树,四周的雾气则变成了那无边的大海,一如长海外,古树边,青绿似连天…… “我有两个疑问。”许久,三荒的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 “说。”苏铭平静开口。 “以你的意志,本不可能凝聚出这样的一指;;;;;;这一指的强不在于意志的多少,不在于生命的兴衰,不在于修为的高低,也不在于灵魂的重量…;;; 这一指的重点,是一种决心,是一种置之于死地根本就没有考虑还能生还的决心,而且在这一指上,我感受到了你曾经的恐惧与挣扎,这应该是你在某种必死,甚至被某种存在无形的威慑后,为了不甘心命运而爆发出的生命最强…… 而且,我还可以感觉到,这一式……你还没有用完;;;;;;我想知道,你第一次,是面对谁,绽放出的这一式。”三荒的声音沧桑回旋,落入苏铭耳中,让苏铭沉默。 “一个你之前不相信的存在,他穿着黑色的长袍,有着黑色的长发,右手带着一串奇异的珠子……坐在一个巨大的罗我亲眼看到此人;;;;;;吞噬了一只桑相。”苏铭的回答让三荒沉默。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但在我夺舍了桑相后,能感受到在其记忆里,隐隐似有这么一个身影,不过那身影,在桑相的感受中,是亲 所以;;;;;;不管你看到了什么,此事你大可不必担心。”三荒的声音回荡,带着一抹肯定,可这肯定在苏铭看去,则是摇头。 他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所分析的,他不信这个答案。 “我的第二个疑问,你之前所说的灭生老人,他;;;;;;我是知晓的,只是你的担心,在他身上;又体现于何处?”三荒的声音再次传来,依旧是沧桑,隐隐还带着一丝疲惫。 “曾经被毁灭的一只桑相,在被吞噬中逃出之人;闯入我们的世界,谋划着我等不知晓的隐秘,你说……我在担心什么。”苏铭冷漠说道,三荒太自信了,这种自信在苏铭看去,将是毁灭的征兆。 “不需要担心,他的到来是在这一纪;四百多年后,当桑相四翅重叠时,本纪毁灭;新的一纪出现时,他将被抹去。”三荒的声音传来,依旧是蕴含着让苏铭皱眉的自信。 “如果……没有下一纪呢。”苏铭缓缓说道。 “不可能!”三荒没有丝毫迟疑,说出这句话时,其所化的青年,深深的看了苏铭一眼。 “你我之间,四百多年后,浩劫之时,再见;;;;;;现在;可以把你这神通未完的那一式,施展出来了。”三荒的声音说到这里,渐渐低弱;直至消散。 “灵!”苏铭双目一闪,说出了这最后一个字,也是他的最强神通中;最后一个关键,那是他在当年于过去神通中,在面对那黑袍青年时,在意志碎裂的一刻,感受到的那个冥冥中存在的字! 在这“灵”字出口的瞬间,苏铭手指碰触的三荒所化青年,其身体瞬间一震;但却没有消散,而是出现了一个重叠的虚影;这虚影刹那间就出现了十个,百个,直至千个万个……虚影重叠之多,已经超出了修士肉眼能察觉计算的范围,毕竟这样的重叠,让人根本就无法看清。 唯独苏铭知道,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在这没有崩溃的三荒所化青年的身体上,一共出现了十万重叠之影。 十万身影,在相互重叠的一刻,顿时苏铭手指碰触的三荒眉心,咔咔声中出现了裂缝,这裂缝瞬间扩散了三荒的全身,直至;;;;;;砰的一声,这身躯四分五裂,化作了飞灰消散开来,一同散去的,还有那十万个重叠之影。 这等于是十万个三荒幻身,在这一刹那…;;;全部毁灭! 这对于没有身体的三荒而言,是一次重创,这样的重创,让他根本就无力再在与苏铭一战,可……苏铭也没有把握去追杀,因为时机还不到,唯有在那浩劫起,四翅重叠的一瞬,才是;;;;;;夺舍的唯一机会。 一切结束了,在这三荒之身消失的刹那,四周的生命欲望之毒形成的雾气也不再增加,而是渐渐出现了消散的迹象,也唯有在这时,苏铭的神色内才露出了疲惫,他的双眼内不再是凌厉,而是出现了意识的混乱,被他一直压抑的欲望之毒,在这一刻,于他体内沸腾,好在此刻这四周没有更多的欲望之毒出现,且在渐渐消散之时,苏铭毫不迟疑的立刻盘膝坐下,体内修为运转,意志收敛在体内去继续压制那欲望之毒。 若无外界刺激,用不了多久,当这血肉通道内的欲望之毒所化雾气消散时,苏铭就可以恢复如常,不再受到丝毫影响,可;;;;;;苏铭忘记了紫箬…… 就在苏铭盘膝坐下没多久,突然的,一声娇喘从雾气内传出,一个全身赤裸的胴体,瞬间从雾气内冲出,直接抱住了苏铭。 在她抱住苏铭的刹那,苏铭体内的欲望之毒,仿佛收到了吸引与刺激,瞬间爆发…… 今天的大奖,是一台掌上游戏psp它属于;;;;;;鲁一炮(我承认瞬间被这个人的留言打败了……) 恭喜鲁一炮拿到了目前为止,耳根威信上最大的一个奖品,没有获奖的也不用着急,明天赠送两件仙逆的中山装和第二台掌上游戏psp 不过为了以示真实,获得大奖的,必须要有起点的账号vip账号(初v就可以),需要全部订阅仙逆,求魔,然后在三天之内,于书评区发言告诉其他人,你获奖了,以证真实。 另外这个月去外地两次,20天,在家的时间只有四天,今天早上我女儿到我床边,悄悄问我,说爸爸你是不是还要出门?你要再出来,瘪茄子都不认识你了!!!(瘪茄子是我家养的宠物小狗)(最后这句话,她是用喊的,直接把我从睡梦里一个激灵震醒;;;;;;) 今天晚上,我会在威信里把我家小祖宗和瘪茄子的照片传上去,大家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