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48章 道神 - 求魔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48章 道神

桑相这一生,没有触摸过道无涯,可在它当年的境界,!它可以感受道无涯的存在,这是一种能看到可却无法触摸的感觉。 所以,在察觉到这气息的一瞬,它的心神内只能浮现出道无涯这三个字,虽说只是一缕这样的气息与明悟,可这对它而言,也是梦寐以求。 三荒一样如此,比之桑相曾经达到过的大圆满不可言境界,三荒从夺舍不算完美成功的那一刻,他就失去了成为大圆满不可言的机会。 除非,他可以将桑相完全夺舍,而他……在这无数纪中,也正是如此去做,只不过始终无法成功,只能蚕食,或许若给他足够的时间,终有一天他可以成功,但即便是那样,也只是达到了桑相曾经的最强,大圆满不可言而已。 只是,夺舍了大半的桑相后,三荒也获得了不少的记忆传承,这里面就有桑相对于道无涯的渴望,使得三荒自然而然的,可以看到道无涯……也使得他在苏铭顿悟的一瞬,明白了苏铭正在尝试明悟的境界。 至于灭生老人,对于一个能在多只桑相蝴蝶死亡后,依旧还能存活,甚至有某种大计划之人,他岂能不知道无涯,不说其他,仅仅是与其口中的玄葬数次的接触,就可以让他清楚的牢记道无涯的气息,更是知晓道无涯的可怕。 “道无涯这种境界,即便是这整个苍茫再具备天资之人,也绝没有可能凭着一次顿悟,就可以踏入这个修行的境界! 老夫吞噬了三只桑相死前生命之力,也仅仅是可以勉强触摸,你……凭什么能成功! 这苏铭;;;;;;他做不到!”灭生老人死死的盯着星空,神色阴沉中右手抬起,向着身前木碑上苏铭的掌印一抓,立刻这掌印模糊。 “一切还要按照原计划,祭品就是祭品;不可能翻得出老夫的手掌”灭生老人尽管话语如此,但时而抬头看向星空的目光,还是露出了他无数年来,除了在面对玄葬外;罕见出现的紧张。 “怨气还不够多,怒、哀、怨三使,老夫命你等全力,凝聚怨气!”灭生老人右手猛的握拳,张开时其手心内赫然出现了三团魂芒,话语直接传入这三魂之内,瞬间就被此刻在逆圣阵营的那三位黑袍人感受。 三人在不同的区域;各自沉默片刻后,瞬间散发出了更多的分身,每一个分身都是苏铭的样子;齐齐散开之下,向着逆圣阵营的每一界,掀起了腥风血雨。 生灵涂炭,每一个化作苏铭样子的分身,都如一个具备个独自意识的个体,在这杀戮中,在这冷血无情中,留下苏铭的名字。 这名字,就如同一个诅咒;渐渐在逆圣阵营内的无数修士口中,成为了血海深仇之意。 直至这场波动扩散至了暗晨阵营,一丝丝怨气的凝聚之下;环绕在整个暗晨逆圣大界中的怨气,已经极为浓郁。 当这样的情况,维持了十年后;苏铭依旧还是在那第四翅的世界内茫然的游走,他路过了很多的地方,走过了整个第四翅的界,很多的人在这星空内偶然间也可以看到苏铭。 没有任何生命可以接近苏铭,至于那些有敌意的,则往往在出手的一瞬,都会按照不同程度的修为;受到强弱不同的伤势反弹,一如那灭生老人一样。 时间慢慢流逝;很快又是十年,一共二十年的时间,对于凡人而言是一个孩童成为青年,对于修士来说,二十年眨眼间而已,尤其是那些此界存活了无数岁月的老怪,二十年如同一瞬。 牧童也好,紫袍老者也好,还有那剑修白衣青年,三人早就完成了传承的准备,甚至他们也有不少道友,在三人的劝说下,也明白了这一切,凝聚于一起,试图留下自己的传承。 他们也看到了星空中二十年来游走的苏铭,无法接近,可却隐隐感受到在苏铭身上,正在有一股让他们颤抖的气息,仿佛要慢慢崛起……他们观望着,默默的等待苏铭苏醒的那一天。 当第一个甲子到来时,可以说如今在这第四翅天缺界内的所有苏醒的老怪,他们无人没有看到过苏铭,一甲子岁月的游走,那茫然的神情还有身上越来越强烈的气息,使得苏铭所过之处,虚无星空都扭曲起来,甚至;;;;;;所过之处,那恒久在这里出现的轰鸣巨响,都出现了停 到了这个时候,此界的修士岂能不知晓,苏铭显然是陷入到了一种顿悟之内,这顿悟不可打扰,若能一直继续下去,此人要么顿悟成功,达到胂惊天的境界,要么;;;;;;就是顿悟失败,但无论如何,这种顿悟无论是哪一个境界,都是可遇而不可求之事。 时间的流逝,对于苏铭而言,他根本就不知道,因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思绪,忘记了一切,若是没有人来干扰的话,苏铭可以一直顿悟到整个世界毁灭的那一天。 他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也不知晓这些年来,他的名字在暗晨逆圣凝聚了多深的怨气,这些事情不在苏铭此刻的状态之内。 他唯一的感觉,就是寻真,寻解惑,寻一个明悟,如在他的前方有一条虚无的道路,这条大路他要走下去,哪怕是没有尽头,也不会回 在这一甲子内,桑相与三荒都在默默的感受苏铭的存在,它们不知道苏铭是否能成功,但此事关乎之大,可决定这世界的格局。 灭生老人更是如此,在这一甲子中他生命的近乎九成多的时间,都放在了凝望苏铭那里,直至……又过去了一甲子。 真正一百二十年的岁月流逝后,苏铭依旧没有觉醒的征兆,但他身上那道无涯的气息,却是越来越浓了起来,直至这个时候,灭生老人内心的焦急,已经到了不可不爆发的程度,他不能再任由苏铭去感悟,尽管他很确定对方不可能成功,但……他依旧还是无法去坐视此事的发 他害怕……万一! 在距离整个桑相毁灭,仅剩下三百多年的此刻,他不能允许出现一丝一毫的意外,他的表情渐渐扭曲,他的眼中慢慢露出了果断,他的右手蓦然抬起后,目光落在那三团魂上。 “踏入三荒,取那里第九峰宗门所有人头,送入此地;;;;;;以他们的血,来逼迫此人苏醒!”灭生老人话语内带着阴沉,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一个可以打破苏铭顿悟的方法。 几乎在他话语传入这三魂的瞬间,在暗晨逆圣已经将这里几乎苏颇有阵营之界都掀起了腥风血雨,形成了无尽怨气的那三个黑袍人,沉默中选择了遵从,收回了他们的分身,三人化作三道黑色的长虹,直奔那通往三荒的缺口而去。 几乎在这灭生老人话语传出,那三个黑袍人冲向缺口的一瞬,在这灭生老人的身边,从虚无内传来了一声叹息。 “你何必如此。”这叹息出现的极为突兀,让那灭生老人神色一变猛的抬头时,在他的身前,虚无中走出了一个身影,这身影的样子……正是苏铭。 但灭生老人分明感受到,此刻的苏铭正在顿悟中茫然的游走。 “道神!”灭生老人双目一缩,开口的瞬间,其前方虚无内走出的苏铭身影,右手抬起,缓缓地向前拍出一掌。 他的身影看起来真实,但实际上却是虚幻模糊,这一掌在抬起的刹那,灭生老人那里双眼一闪,其身一晃之下,赫然在他的身前,也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这身影与苏铭看起来在组成的方式上一模一样! 这两个身影刹那间,相互碰触到了一起。 仅此一击,第四界在二人面前,刹那间如被撕开了一道裂缝,这裂缝贯穿虚无,如光与暗之间的永远都不会相容。 在这裂缝出现的刹那,灭生老人隐藏起来的古舟,刹那从扭曲中显露出来,灭生老人的头发飞扬间,他面前的这个虚幻之身,化作了点点晶芒,消散开来。 可同样的,苏铭的虚幻身影,也在那裂缝的另一边,消散开来,在散去时,他摇了摇头,神色中带着一抹遗憾与果断。 “区区两甲子的岁月,竟明悟到了形成道神的程度,苏铭;;;…我小看了你,不过这又怎样,你伤不了我,我也无法伤你,那么;;;;;;三百多年后,你我之间终究还是要有一个了断。 这三百多年,不远了!”灭生老人嘴角露出微笑,开口时他的身体连带着那古舟,渐渐与苏铭的身影,一起的消失在了虚无内,只有那一道分割了此界的裂缝,依旧存在,见证这一幕的发生。 星空中,神色茫然游走的苏铭,忽然脚步一顿,他身上的气息慢慢凝固,他的神色不再是茫然,慢慢的,睁开了眼。 “三百多年后,再次相见时……你,还是你么?”苏铭沉默很久,淡淡开口。 推荐票很给力,谢谢诸位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