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57章 对面可是彼岸(第二更) - 求魔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57章 对面可是彼岸(第二更)

镀舟人在天涯。! 那天是忘川河下映出的天,那涯是无尽的河水,在那哗哗声中不知流向何处,化作无尽的涯…… 喝下一口忘川水,或许就可以忘记了曾经,一如此刻的苏铭,渡着舟,摆着桨,溅起的水花零星飘散,有那么一滴落入唇边,苦涩。 依旧还是那忘川河畔,依旧还是那仿佛在岁月里不再腐朽的木屋,在那屋檐下,苏铭默默地坐在那里,看着天空,看着世界,看着众生起落,看着下一个或许会在雨夜里,到来的人。 一年的夏天,雨水带着炎热中的一缕清凉,在一个夜里,于这木屋外,终又来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大汉,一个穿着长袍,身子魁梧,相貌堂堂的汉子,这汉子默默的站在木屋旁,默默的看着河水,神色中露出一抹低落。 “船家。”他轻声开口。 苏铭坐在木屋下,抬起头,融入黑暗里的面孔上,在看向那大汉时,露出了微笑,渡走了沧兰,来了大师兄。 “这河可是叫忘川。”那大汉望着河水,轻声开口。 “是的。” “对面可是彼岸?” “我不知道。” “我在等一个人。”大汉转过头,看向苏铭时,月光落在他的脸上,那目光里带着深深的不舍与一种说不出的离愁。 苏铭笑了,起身走上了船尾,回头平静的看着那大汉,这大汉又沉默了一会,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笑着笑着,眼泪似要留下,迈步间踏入这船头,盘膝坐下。 孤舟前行忘川之夜,雨水洒落河中发出连绵不绝的声响,落入船内,敲击着船木似在诉说着前尘,倾诉着来生。 前一世的师门兄弟,这一生的同舟忘川,苏铭看着远处,脸上的微笑渐渐化作了内心的轻叹,直至到了彼岸,直至那大汉沉默中站起了身迈出了船头。 “我等的人,是我的小师弟,劳烦船家你若看到他告诉他……他……一定要来!”大汉没有回头,迈着大步,向着远处走去了。 苏铭望着大汉的身影,许久许久,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会的。”他转过身,在那孤舟上,回到了他应该等待的地方,继续等待下一个人。 这个季节的雨夜,似离去的缓慢了一些哪怕是几个月后也已久下着雨,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仿佛有人在天上流着泪水那泪水洒落人间,就成为了雨。 尤其是夜里,当风吹来时雨滴落在大地不同的地方,或是泥土,或是树叶,或是船木,或是河水,或是苏铭所在的屋檐,这不同的声音在同一时间传来组成了一种若你不仔细听就会容易忽略的天籁。 苏铭坐在屋檐下,融入黑暗里听着雨,静着心,看着远方,默默的度过雨天的寒,直至午夜深处,一盏烛火点燃,被苏铭放在了屋檐下,小心的放上了罩子,使得那吹来的风无法将其熄灭,使得这灯火,成为了这黑夜里唯一的光明,使得夜里会来的人,不会看不到这里,不会迷失了方向。 望着烛火,苏铭不去思索自己的曾经,不去想自己的修为,不去在意那浩劫的降临与三荒之事,他唯一在意的,就是这两甲子的岁月里,他要做一个,载着友人,载着爱人,去往彼岸的渡舟人。 不知什么时候起,一身蓑衣盖住了苏铭的心,一件笠立遮住了他的魂,他低着头,在那斗笠下,凝望灯罩内的烛火,看到了烛火内的世界,看到了那个世界里,他熟悉的人们的喜怒哀乐。 直至一个黎明将至的夜里,他的身边,来了一个鬼。 一个全身隐藏在黑暗中,站在苏铭的对面,一起看着灯罩内烛火的鬼,他看着烛火,双目内带着说不出的复杂,渐渐抬起了头,看向了苏铭。 “你瞒过了其他人,可瞒不过我……既然这是你的决定,我只希望……能在那里有一天,还可以看到我的小师弟。 今生你是船家,走吧,带我过河。”那鬼笑了,只是这笑容很苦,很涩。 苏铭抬起头,望着眼前的鬼,望着他的二师兄,默默的起身,默默地摆着桨,直至到了彼岸。 “我没有船钱。”鬼,站在船头,缓缓开口。 “前生已给。”苏铭摇了摇头,目送他的二师兄,二师兄在听到了他的这句话后,似乎笑了,这是那笑容里的不舍,于回头二人隔着忘川,隔着孤舟时,也依旧清晰。 “这本不是你的责任。” “这是我的原意。” 船远去,忘川忘川,隔着前世今生,隔着过去与现在,或许隔着一个永远难相见;;;;;;分不清是他送着他,还是他送着他;;;;;; 这个他,是谁,苏铭懂,二师兄懂,或许外 渡走了沧兰,送走了大师兄,看着二师兄远去,苏铭在那目光中,再次的回到了这两甲子岁月里属于他的地方,那在岁月里不再腐朽的木屋旁,只是;;;;;;木屋可以不腐朽,可苏铭的面孔,却不再是青年,而是化作了中年。 中年的他,脸上有了胡茬,整个人带着一抹淡淡的沧桑,只是大部分的面孔都盖在了斗笠下,阳光照耀不到,目光也自然无法清晰看到,或许唯有面前的烛火,才可以看清这张轻叹的脸。 雨天,似乎也快要过去,在这又一个雨夜里,苏铭望着烛火,转头是,看到了在这木屋旁,不知何年何月,开出了一朵白色的小花。 那花朵很美,只是在雨中瑟瑟,仿佛发抖,但却依旧执着的盛开,那是一朵萱花。 雨中的萱,美丽中带着坚强,如一个女子。 它静静的盛开,没有浓郁的香气,没有雍容的华贵,很简单,很寻常,可在这雨夜里,在苏铭的目中,它是唯一。 看着那雨中的萱花,苏铭走了过去,手中多出了一把纸伞,为那朵白色的萱花盖住了雨,那伞不大,可却能将所有的风雨都遮盖,仿佛给予的温暖让那白色的小花感受,花朵盛开的样子,如一个苏铭脑海中的女子在向他微笑。 那笑容很美,看着看着,苏铭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就那样默默的望着这朵花,仿佛可以去望一生。 雨季,终究还是过去了,秋风的季节里,苏铭将这朵小白花装入到了花盆里,放在了自己的面前,用身体的温度去呵护,成了陪伴他看着秋风的伴侣。 远远一看,似乎在苏铭的身边,有一个女子坐在那里,与苏铭并排,一起看着日出,一起等着日落,一起看着明月,又一起数着星辰。 随风飘散的树叶洒落,有那么一片落在了苏铭的面前,落在了他抬起的掌心内,这树叶带着秋色,清晰的脉络似乎隐藏着某个人的一生,可以让人去数一数,这脉络的痕迹。 而秋天最美的,不是那风中的秋叶起舞,而是夕阳,带着红色的夕阳于天空上慢慢落下,余晖洒落大地,将苏铭的影子渐渐拉的越来越长,可若仔细去看却是发现,那越来越长的影子,正慢慢的变淡,一直到夕阳黄昏后,这影子将消失,你分不清它是融入了大地,还是融进了黑夜,一如分不清岁月何时结束,分不清在那个遥远的世界里,自己与他们……是否真的还有相见的一天。 如这秋天给人的悲伤,此刻望着掌心的秋叶,苏铭的叹息仿佛要把后半生的思念全部在这两甲子里传出。 黄昏将逝,苏铭的影子融入到了忘川河内时,他看不到自己身后的影子,也看不到那影子旁,实际上也出现了那女子的倒影。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画面很美,秋叶的飘落,有一些落入忘川河中,荡起了涟漪,使得苏铭的影子有些波动,使得那女子的影子,似乎要融化,让这画面仿佛不再平静。 低头时,白色的小花出现了凋零的征兆,只是似乎为了多陪自己一些时间,所以坚持着存在着。 抬头时,黄昏里,一个穿着红色衣裙,带着一缕高傲的女子,背着一把剑,从远处走来,她的步伐不快,可却在出现的一瞬,似乎可以将四周的一切目光都凝聚过去,这不是因为她的美丽,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强势。 与寻常女子的婉约不同,那是一种成熟的魅力,如其衣衫一样,火红似骄阳,远远一看又如一匹烈性的马,你若有本事征服,则从此她属于你。 你若征服不了,则她属于远方。 “船家,有酒么。”随着走近,这女子停在了木屋旁,眼神中带着深邃,看向苏铭。 苏铭抬着头,笑了。 “嗯?你这船家年纪不小,可样子还颇有点魅力。”那女子看了苏铭一眼,忽然走近几步,靠近苏铭,仔细的看着苏铭的面孔。 “酒没有,河的那一边,或许有。”苏铭笑着开口。 “那你还在这里等什么,还不渡舟!”这女子一笑,这笑容如玫瑰盛开,转身间踏入舟船上,回头时,看到了苏铭起身,将那即将凋谢的小白花,也带入了船尾。 夕阳离去的那一瞬,忘川河上,舟船去,一侧船身;;;;;;三影深。 第二更送上,预定11月保底月票,道友们,11月,剑要出鞘!!!12点,会有第三更! 爆发从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