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2章 三荒劫(四) - 求魔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2章 三荒劫(四)

三荒大界内,随着上方虚无中另一个世界的降临,辗压妁出.,众生的毁灭,一切都陷入到了如末世般的混乱。 死亡,无处不在! 唯有那存在于上下两界的风,此刻在这虚无里形成了持续不断地轰鸣,在这轰鸣里,外人看不到的地方,苏铭与三荒,正在展开一场生与死的大战。 他们没有使用什么神通,而是意志的碰触,随着轰鸣的回荡,甚至在这风中已经看不到了他们二人的身影,仿佛他们已经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体。 “苏铭,你何必执迷不悟,你我都是修士,而那桑相只是一个生命,你又何必这样!” “苏某不是为了桑相,而是为了自己,要活下去,唯有如此!” “活下去;;;;;;此事不难,当你我都成为桑相后,我们又怎么可能活不下去,你的亲人也好,朋友也好,他们的一切存在,都可以继续!” “…;;;我曾经和你说过的那个坐在罗盘上的代表毁灭的黑衣青年,你……还是不信么?” “你说之人在我夺舍的记忆里有,他叫玄葬,但此人已死,此事我当年没有和你说,可现在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此人;;;;;;已死!! 他已经死了不知多久,甚至在九只桑相诞生时,他就已经死去,他怎么可能会出现! 不管你看到的是什么,那些都是发生在过去的岁月里的事情,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而桑相身上的死气,也不是因此人,而是因桑相若再不能将我吞噬,形成完整,那么它就真的死去。 而它的死亡,则代表你我二人的崛起!” “那么……灭生老人呢?” “灭生此人我早就注意,他的确是来自另外的桑相世界甚至我怀疑他曾经在那只桑相的世界内,与我一样,都是夺舍了桑相的意志,但他的到来并不能说那只桑相已经死亡! 否则的话,他也早已死去,你没有夺舍桑相,你夺舍的是我,所以你不知晓,一旦首次夺舍,除非是彼此完整否则一个死亡,另一个也要死亡! 所以这灭生老人,他若是夺舍了完整他出现在这里也好解释,他的体内必定还有一个世界,而他若没有夺舍完整,那么出现在这里,也更可以说明,他所在的桑相世界还存在,没有死亡,没有黑袍玄葬,苏铭你还不清醒一下么!! 那所谓的黑袍玄葬,是那灭生老人故意虚幻出来,甚至;;;;;;是我们这一界的桑相故意显露出来,为的……就是让你我不可能联手,为的是让你执着!!” “你;;;;;;还是不信!”苏铭的声音带着叹息回荡时与三荒,再次展开了彼此的吞噬与夺舍,苏铭在夺舍三荒,而三荒在吞噬苏铭,他们二人的意志在这风中展开了生命中最璀璨的爆发。 这种吞噬与夺舍,立刻使得那风形成了黑白二色,那白色的是三荒 那黑色的是苏铭,二人的碰触让这风的黑与白,似也展开了相互的吞噬。 要么就是光明吞噬了黑暗,要么就是黑暗夺舍的光芒,这是一场……必须要出现胜负的意志之战。 彼此短时间似乎难以分出结果时,桑相形成的蝴蝶,已然融入进来,随着桑相的降临,立刻这风中出现了五彩的颜色。 使得此地的风,原本的黑白二色,在这一刻赫然成为了七色之芒。 桑相的出现,三荒没有意外,他早就知晓这是苏铭与桑相的联手之局,此刻当这风成为了七彩时,三荒的风向着整个世界,横扫之下收割一个又一个的生命,那些生命的生机被他吸收之后,立刻向着苏铭与桑相,展开了反击。 桑相的蝴蝶,带着的五彩回旋时,它的眼中露出刻骨铭深的仇恨,它恨三荒,甚至连带着,它恨自己世界内的一切生命,此刻死死的望着三荒,它的仇恨在压抑了无数年后,彻彻底底的爆发开来。 “桑相,当年的我可以夺舍你一次,那么今天;;;;;;你就算蛊惑了苏铭,我也可以将你夺舍第二次! 既然你敢前来,那么我们就看一看……到底谁,才可以维持到最后而意志不崩!”三荒的声音带着唯我独尊的感觉,蓦然回旋时,他形成的白色的风,刹那间呼啸而起,向着桑相形成的五彩之风猛的撞击而去。 与此同时,苏铭的身影化作的黑色的风,也在这三荒与桑相的相互撞击下,如形成了一个拉扯的漩涡,也瞬间相撞而去。 轰! 这是此界三大意志,如今第一!次的`面碰撞,这样的碰撞,碎裂的是彼此的意志,疯狂的是的灵魂,夺舍的是彼此碎裂后的残片。 这一次撞击,苏铭全身一震,他形成的风似要崩溃,三荒那里也是如此,而桑相更为严重,几乎要扩散,它身上死气之浓,此刻骤然的加剧了数倍之多。 与此同时,在那阴死漩涡的帝天,他整个人喷出一大口鲜血,他上方漂浮的命格此刻咔咔声下出现了碎裂,帝天双眼通红,此刻低吼一声双手掐诀,不惜一切用生命去修复那命格。 “三荒;;;;;;我要你死!!”桑相的声音,第一次在他们之间的风中传出,那声音内的仇恨仿佛是无数万年都无法消散丝毫,浓郁的不可化开半点,此刻随着声音传出时,让这整个世界都轰然颤抖起来。 随着声音的出现,桑相化作的五彩之风,猛的形成了一个漩涡,向外一张之下,横扫开来,向着三荒再次撞去。 “苏铭,用我传授给你的桑相术!!”桑相在撞去这一刹那,蓦然开口,声音在苏铭耳边环绕,但苏铭这里…;;;却是神色平静,如没有听到。 他的脑海中的确是浮现了一道口诀,这口诀复杂难懂,看起来似没有什么凶险之处,只是一种运转意志的方法,但苏铭这里已具备了道神,这口诀在浮现于脑海的瞬间,他的道神就传来了一股强烈的危机。 轰! 第二次的撞击,使得三荒倒卷,形成的白色的风几乎要溃散,苏铭这里也是如此,至于桑相蝴蝶,它的五彩之芒此刻刹那间消散了三色,凄厉之声在这一刹那回旋开来。 “苏铭!!” “我可以帮你夺舍三荒,但并不代表,我可以去改变自己的意志,变成与你同步后,成为你的一部分。”苏铭缓缓开口。 几乎在苏铭话语传出的瞬间,桑相所化蝴蝶全身猛的一震,整个身子消散开来,赫然使得其化作的风,再次出现了五彩,横扫间直奔三荒而去,扩散开来,形成了漩涡,也将苏铭这里笼罩在内。 “桑之相!”阵阵沙哑沧桑的声音回旋,桑相的风化作的漩涡,赫然形成了一只巨大的五彩蝴蝶形状,回旋间,三荒那里闭上了眼,刹那间,他的身体也在这一瞬消散,身后的风呼啸中,竟也变成了一只白色的蝴蝶。 苏铭沉默中,眉心第三目开阖中,他的道神也睁开了眼,瞬息间他的身体随着消散,成为了这毁灭的浩劫里,风中的第三只蝴蝶,一只通体黑色的巨大蝴蝶! 三只蝴蝶,在这一瞬,再一次的彼此碰撞在了一起,这是桑相的全力一击,这是三荒的再次吞噬,这是苏铭的;;;;;;展开夺舍! 就在他们所化三只蝴蝶彼此碰触的一瞬,在那桑相世界外的苍茫里,黑袍青年盘膝打坐的巨大罗盘,已经出现在了这只桑相的上方,一如当年苏铭看到的那一幕,如在这里重新上演般,那黑袍青年的左手抬起,向着罗盘轻轻一按。 这一按之下,顿时那罗盘上的所有符文印记全部闪烁起来,阵阵足以摧毁一切苍穹的力量,赫然在这罗盘上爆发开来,成为了一股强大的吸撤,瞬间笼罩在了罗盘下的那只蝴蝶身上。 远远一看,那罗盘的大小,竟是这蝴蝶的数千倍之大,也唯有在于这蝴蝶一起对照时,才可以看出这罗盘真正的磅礴! 寻常时在那苍茫内,因没有参照,故而看不出大小,可如今……那罗盘的磅礴也间接的见证了,黑袍青年身体的庞大。 仿佛在他面前,这蝴蝶一如俗世的凡人面前,正常大小的蝴蝶一样! 当那罗盘展开了吸撤之力,黑袍青年双眼内一如既往冷漠的刹那,在这桑相蝴蝶的世界里,此刻正在与苏铭以及三荒展开生死吞噬的桑相,它的身体猛的一颤,它化作的那只五彩蝴蝶,此刻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与难以置信的骇然。 “这是;;;;;;这气息是;;;;…”桑相化作的蝴蝶,身躯颤抖中露出绝望,它想要放弃这里的吞噬去回到身体中,去看一眼外面的苍茫中那出现这气息的来源,可是;;;;;;已经没有必要了,在这气息被它察觉的刹那,它就明白了所有。 “他……没有陨落么?” 第二更,还有月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