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4章 三荒劫(六) - 求魔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4章 三荒劫(六)

岁月的枯木碾碎后,加上时光的清水,成了一纸的澄明不管曾经的颜色是什么,一泼墨,便能渲染出隔世离空的色彩;;;;;;可却,再也回不到最初。 苏轩衣的道,是要让其子雷辰夺舍灭生老人,可在这夺舍之前,他需要一个机会,需要一份助力,这助力……便是此刻的化作了手掌的他,在那暗晨与逆圣之上,盖住的苍穹虚无下;;;;;;那一个个带着仇恨的目光,带着灭世前的疯狂,去以难以形容的怨气,去化作了的一股……来自众生的诅咒! 这是一个局,一个灭生老人早就布置好,凝聚出的怨气之局,无论是暗晨还是逆圣,当年在灭生老人的安排下,化作了苏铭的样子行走时展开的杀戮,使得暗晨与逆圣三百六十界,每一界都对苏铭充满了难以形容的怨气。 他们眼前看到亲人,朋友被苏铭残忍的灭杀,亲眼看到族群的族人,在苏铭的身后发出凄厉的惨叫,即便是那些没死之人,也都承受了身体与心灵的折磨,使得他们的怨气,可以长久的存在,可以持续下去,可以在这一刻世界毁灭前,在那不甘心的死亡中展开一次前所未有的疯狂爆发。 这怨气,本是虚无缥缈之物,但……可以把这些怨气看成是一股意识,一个人的意识威力不大,可若是千万,上亿,百亿甚至万亿以及更多三百六十界的所有暗晨逆圣之人,他们在死亡前,在这生命爆发的最璀璨的一刻,去同时诅咒一个人,去同时展开一个意识的癫狂,那么;;;…这就是真! 这就是一个无中生有的真! 甚至这股力量,在某些方面,都可以看成是道,若放在一个国度来看当这个国度的子民都渴望此国度灭亡,那么这个国度必定灭亡! 这还是在凡间,在修真界,这个道理一样存在被人加以利用之后,就可以成为一种利器,在最关键的时候,爆发出最强烈的一击。 来自暗晨逆圣两大阵营的怨气,在这一刻凝聚之下,立刻就被苏轩衣化作的巨大手掌吸收,使得这手掌刹那间成为了越加漆黑仿佛蕴含了乾坤之力,在这一刹那,这手掌蓦然一晃竟瞬间在其上出现了重叠的虚影。 它,赫然的一分为二! 在这手掌分成两份的同时,第四翅界盘膝坐在古舟上的灭生老人,忽然双眼瞳孔一缩,就在这时,却见那分成了两份的手掌,一份带着灭生老人的意志,刹那间破开虚无,直奔三荒而去至于另外一份,同样破开了虚无,但去的方向……却是第四翅界是这灭生老人所在的地方! “苏轩衣!”灭生老人双眼一闪,几乎在他话语传出的刹那,苏轩衣所化的巨大手掌赫然穿梭了虚无,直接出现在了灭生老人的古舟之前,那手掌内幻化出苏轩衣的面孔,这面孔上露出执着与疯狂,更有一抹在心底埋葬了不知多少年的仇恨。 “塑冥,夺舍!”苏轩衣仰天一声低吼,其化作的手掌刹那间就夹带着无边无际的怨气碰触到了那古舟,直奔灭生老人而去。 “不自量力!”灭生老人冷哼一声。 “你的族群是老夫创造出来就凭你;;;;;;也敢对老夫夺舍!”灭生老人大袖一甩,顿时一股黑风呼啸而去,刹那间就在其面前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在那骷髅头上,还盘膝坐着一个小人,那小人的样子与灭生一模一样,这正是他的道神! 此刻这小人神色如常,其身下的骷髅头张开大口直奔苏轩衣而去。 可就在这骷髅头临近苏轩衣的瞬间,灭生老人那里皱起眉头,右手蓦然一抓之下,立刻那骷髅头刹那消散开来。 “哼,不能浪费了你身上的这些凝聚的怨气,若因你这里影响了老夫对苏铭的计划,你就算是死一万次,都无法弥补! 既然你喜欢夺舍,那么老夫就赏赐你一次,被老夫夺舍的荣耀!”灭生老人嘴角露出狞笑,话语间大袖一甩,立刻在其面前,他的道神出现,张开大口露出狰狞的一瞬,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苏轩衣所化的手掌,刹那而去。 轰鸣间,灭生老人的道神与苏轩衣化作的怨气手掌,直接碰触到了一起后,立刻双方直接展开了彼此的夺舍,但苏轩衣这里明显不如灭生老人,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化作的这手掌有一半,赫然被灭生占据。 但…;;;那手掌掌心内出现的苏轩衣面孔,却没有丝毫惊慌,反倒是嘴角露出一抹讥讽,那讥讽中带着傲然,带着一股算无遗漏的自信,更有一种对生命再无留恋,反倒是期待未来可以更好的神情。 “灭生,你输了!”苏轩衣在被夺舍中,大笑起来。 灭生老人那里眉头一皱,就在他皱起眉头的刹那,突然的,灭生老人神色蓦然一变,就在这时,苏轩衣的身上,赫然出现了第三人的气息! 这第三人的气息,属于雷辰! 此刻的雷辰,盘膝坐在第四真界内的宫殿内,全身弥漫了无数的黑色的细针,他的身子颤抖,他的双眼流下泪水,他的身体在那一刹那急速的枯萎,他的意识,他的灵魂,他的生命以及一切,都在这一刹那,以血脉的方式,出现在了此刻苏轩衣的身上! 这就是苏轩衣的计划,他知道自己无法与灭生老人对抗,无论是修为还是夺舍的能力,都远远不如,他知道自己夺舍,是必死无疑,所以他需要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分作两点,第一点,是灭生老人不会出手就将自己灭杀,不给丝毫夺舍的机会。 所以,为了完成这一点,苏轩衣的夺舍选在了吸收了足够的怨气后,将这怨气化作两份,一份按照灭生老人意志临近苏铭,另一份……则是他苏轩衣借用来,成为让灭生老人不舍毁灭的一丝迟疑! 只要这迟疑出现,那么以灭生老人的性格,为了确保可以在苏铭那里计划成功,他必定会选择夺舍,来使得这怨气不消散,使得这怨气完整! 这,就是苏轩衣的第一点! 第二点,则是灭生老人无法全力对抗自己,因为他的敌人,是苏铭!占据了这两点,苏轩衣就占据了先机,就可以展开第二步行动…… 那就是,夺舍,这夺舍不是苏轩衣去夺舍灭生,而是他甘愿让自己的身体成为一个中介,来为……他的儿子雷辰,连接灭生老人! 他的野心不是将灭生老人全部夺舍,而是夺舍一部分,只要能夺舍了一部分,那么就算成功,有这一部分存在,他相信以雷辰身上融合的灭生之种,就已经是处于了不灭之地,因为;;;;;;在某些方面,具备了灭生之种的雷辰,已经是与灭生老人,达到了某种相似! 而灭生之种,其真正的作用,是灭生老人以自身鲜血传承命魂创造,为的是在塑冥族中创造出来的一个本纪最强的,祭祀给玄葬的祭品,这个祭品中有他的灭生之种,这是对玄葬的一次挑战。 而他选择之人,正是雷辰,这也是为何,当初苏轩衣的妻子腹中胎儿,被受到了诅咒的原因所在,实际上那不是诅咒,那是融合了灭生之种的表现。 但灭生老人算错了一点,他算错了苏轩衣的野心与疯狂,他没有想到苏轩衣以阴死漩涡的神秘,以那里对于灭生来说,无法去窥探的区域,将灭生之种从雷辰身上剥离,种在了苏铭身上。 而后又种在了雨萱身上,因为雨萱的血脉来自二代蛮神,而二代蛮神虽说是蛮族,可却存在于阴死漩涡之内,属于生与死之间的生命,使得这灭生之种被苏轩衣进行了某种程度的改造,直至;;;;;;重新让雷辰融合后,这么一个迂回下来,变成了如今他计划的重点。 “灭生,你输了,你是去操控怨气封印苏铭,还是来对抗我塑冥的夺舍,这对你而言,是一个很容易就决定的选择! 无论你怎么选择,夺舍的最终之意,是绝不能;;;;;;自己夺舍自己,可你现在做的,正是在夺舍自己,你夺舍我苏轩衣之子,夺舍这彻底融合了灭生之种的他,你就是自己夺舍自己!”苏轩衣凄厉的笑声中,他的气息越加的虚弱,他的身体中灭生老人的道神急速收缩,要放弃夺舍,可;;;;;; 苏轩衣的计划已经筹某了多年,他的身体既是中介,更是;;;;…早就多次让雷辰来夺舍自己,在他的身体上,已经有了一部分,属于雷辰。 他的气息急速的消散,可他笑声依旧回旋,他知道,自己成功了,在灭生老人选择夺舍的那一刻,他就成功了! “苏轩衣!!”灭生老人双眼怒睁,其道神刹那间收回时,雷辰的气息如髓入骨,与其道神凝聚在一起,也随之融入到了灭生老人的体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