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7章 三荒劫(九) - 求魔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7章 三荒劫(九)

杀!! 我的世界里,似乎只剩下了杀戮,唯有这样的杀戮,唯有那鲜血喷洒的热浪,才可以让我知道,我……原来还存在。 杀! 我若不杀,则世人以为我杀,我若不杀,则怨气不断强烈,我若不杀……我对不起自己的心,对不起自己的道,更对不起第九峰! 所以,我……苏铭,唯有杀! 对也好,错也罢,我不想去思索,此刻我心已仿佛失去,那空空的感觉,记忆里第九峰之人碎灭前的一幕幕,成为了让我失魂的疯狂! 除了杀;;;;;;我还能做什么,即便是这些都是弱者,弱者本不该死,可这些弱者,他们;;;;;;该死!若没有他们的混淆,若没有他们凝聚的怨气阻拦,这一切本不该发生…… 所以,他们该死!所以,既然他们曾经认定了是我,那么就索性,真的是我好了,既然他们不需要我去解释,那么;;;;;;我苏铭从此,再不像任何人解释! 我的道,我的路,懂我者知我心,不懂我者,死与我何干! 苏铭仰天大笑,那笑容凄厉,眼角的泪水血色流淌,似要将他的血泪洒便一界界,所过之处,腥风血雨,世界在他身后重叠,浩劫在他身后降临,毁灭在他身后展开了狞笑。 只是,那狞笑最终要变成了嘶吼,因为苏铭在这浩劫之前,就已经去降临了属于他的劫,让此劫……血洗天下。 走过暗晨,走过逆圣,苏铭紫色的风,卷着血海,冲入那上方降临的第四翅界,破空虚无,穿透了界的壁障,在踏入到了第四翅界的一瞬;他的耳边回旋了属于此界那无尽的轰鸣巨响。 只是此刻,这巨响在苏铭听来,极为厌烦,他本就处于暴虐之中;此刻心不静,念不顺,索性仰天一声大吼。 “给我静!” 天地轰隆,苏铭的声音瞬间横扫整个第四翅界,充斥八方,以其意志改变规则,让这苍穹的法则瞬间崩溃;让此地恒久以来一直存在的巨响,在这一刹那,彻底的崩溃开来。 如轰鸣畏惧了苏铭;如这无边无尽的巨响在苏铭的面前颤抖,停止了呻吟,使得这整个第四翅界,在这一刹那,瞬息一片死寂。 没有了轰鸣的声响,当一切安静之时,苏铭化作的紫风,狂扫八方,直奔此界通向苍茫的缺口处;灭生老人所在的地方,呼啸而去。 整个世界仿佛都倒转,他抬起头就可以看到上方;;;;;;存在的暗晨逆圣之界;那不断地重叠,如两只大手在苏铭的身后并拢,挤压一切存在。 第四翅界;也出现了崩溃与毁灭的痕迹,一颗颗星辰的轰呜,一片片大陆的碎裂,苏铭看到了不少前纪强者,他们本已失去了修士之心,可如今在这浩劫下,却是一个个望着世界;神色中露出一抹不舍与解脱。 他看到了曾经凶神恶煞之辈,在死亡前低头望着身下青草花朵时;嘴角的微笑,那笑容带着真,带着美好,直至成为了破碎的虚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连言辞都是如此,更何况心。 世界的毁灭,也将苏铭仿佛失去的心神,也都淹没在了虚无里,唯独他化作的风,在这呼啸中,苏铭看到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高大的身影,魁梧的身躯如一座小山,站在一颗正在崩溃的星辰,这身影仰天发出了凄悲之笑,那笑容回旋间,带着他的遗憾,带着他的叹息,更带着他不畏惧死亡的豪迈。 只是,那笑容里的凄厉与悲哀,足以影响世界的变化,在那笑声中,苏铭看到了这身影的面孔,那是…… 烈山修! 一代蛮神烈山修! “我,赌错了,苏铭,我错了,可你…;;;要坚持下去!”烈山修在那凄厉的大笑中,没有去闪躲来自脚下星辰的崩溃,任由大地坍塌将其淹没,直至他的身影被吞噬后,那星辰轰的一声,连带着其内的一切存在,都在这一瞬,支离破碎,成为了飞灰化作虚无之中。 唯独那凄悲的笑声,似乎在有回音,在这毁灭的星空里,成为了残念,久久不愿散去。 苏铭看着那星辰成为碎灭,看着烈山修选择了死亡,此人之死,是因赌错,是因对苏铭的愧疚,是因对整个蛮族十万人的死亡,而产生的一种难以形容的殇,他唯有死。 沉默中,苏铭化作的紫色的风,出现在了通往苍茫的缺口处,一路上他没有看到天邪子,也没有察觉到天邪子的丝毫气息,仿佛天邪子彻底的失踪,没有留下丝毫的气息。 没有看剿阝子,可在这里,苏铭看到了那艘古舟,看到了在那古……灭生老人! 此人的样子,苏铭不是第一次看到,当年他在明悟道无涯时,曾以道神目睹,可如今;;;;;;这灭生老人却是模样大变。 他近乎一成的头发成为了黑色,就连面孔也都是有一成,仿佛成为年轻,且与四周的苍老明显不同,就连气息也都出现了驳杂之感。 似乎在其身上,有两股气息,尽管那第二股有些微弱,但却仿佛蕴含了不灭之意,任由那灭生老人如何压制,都难以驱散。 这第二股气息,苏铭熟悉,那属于…;;;雷辰! 几乎在苏铭化作的紫色的风临近的瞬间,灭生老人双眼蓦然开阖,露出一抹幽芒看向苏铭。 “三荒此人,倒也值得让人尊敬,若非他救你一次,你已成为祭品,不过没有关系,你的命运,你终究是无法逃过。”灭生淡淡开口时,右手抬起向着苏铭一指。 这一指之下,立刻在苏铭的面前,星空扭曲间化作了一个八角形的光圈,在这光圈出现的刹那,顿时一股毁灭的气息瞬间膨胀,却见远处的虚无,在这一刹,虚无仿佛被人从外界强行撕开,露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后,可以看到那裂缝外的苍茫,更可以看到,有一根手指,从那苍茫中呼啸而来,直奔苏铭这里蓦然按去。 “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何可以定下谁是祭品;;;;;;”苏铭望着灭生老人,缓缓开口时,身子向前一步迈去,与那八角形的光圈碰触后,发出了惊天的轰鸣,那光圈急速的碎裂,也就是一刹那,苏铭已然迈出 在他迈出的瞬间,那手指轰鸣而来,刹那就在苏铭身后取代了虚无,骤然临近之下,苏铭毫不闪躲,任由那手指碰触到了身体。 在这一瞬,苏铭的身体轰的一声,支离破碎,那手指穿透苏铭的身体,直奔灭生老人而来,这一幕让那灭生老人神色一变,双手掐诀之下,立刻他眉心道神幻化,不知展开了什么神通,使得那手指在他的面前一顿,缓缓收回,消散在了虚无后,从外界的苍茫内,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我的祭品,你还没有准备好。” 这话语传出时,灭生面色苍白,正要开口的刹那,突然的,却见之前苏铭肉身崩溃碎灭的地方,虚无扭曲间,那些碎灭的痕迹骤然凝聚,眨眼间,苏铭的身体竟完好无损的出现! 这一幕,让灭生老人双眼一缩。 与此同时,在那已经崩溃的阴死漩涡中,帝天全身干枯,喷出鲜血时,他的双眼内露出了八个重叠的瞳孔,此刻;;;;;;消失了一个! 只剩下了七个瞳孔在重叠,那消失的一个,全部用来维持之前已经粉碎的命格,重新的凝聚,只要他帝天不死,苏铭;;;;;;就绝不会死! 这一点,显然苏铭也已经知晓,所以才可以任由那手指临近,将自己身躯毁灭,此刻重新出现后,苏铭迈步间直奔灭生而去。 “是谁给的你资格,可以将我定为祭品!”苏铭双眼露出滔天的杀机,瞳孔的紫色在这一瞬,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不再是修士,而是成为了凶焰之灵。 他的目中闪耀夺目之芒,此刻迈步间不疾不徐,但却有一股越来越强大的气势,在他身上轰然爆发开来,那气势之强,使得苏铭脚步落下的一瞬,整个世界的崩溃都似乎一顿! 灭生老人右手再次抬起,狞笑间掐诀一指。 “我就不信,你能有无数生命!”一指之下,在苏铭的四周,顿时那八角形的阵法再次出现,紧接着,从远处的苍茫裂缝内,那可以毁灭一切的玄葬手指,再次出现,呼啸间直奔苏铭,其速度之快,也就是眨眼之下,就临近…… 轰的一声,苏铭的身躯再次崩溃,那手指穿透苏铭的身体,在出现于灭生老人身前时,灭生双手急速掐诀,一指眉心,立刻那手指停顿,收回时消失。 “我的祭品,在哪里!!”这一次,从那裂缝外传来的低沉声音,依旧是寒冷,蕴含了无情。 第一更,今天四更爆发,耳根差不多有一年没有四更过了,你们能看到我这个月的努力与执着么,请认可我,请把月票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