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394章 此人是恶徒! - 求魔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394章 此人是恶徒!

“我怎么了。”苏铭微微一笑,目中露出一抹微弱的精淡淡开口时,向前迈出一步。 那尖嘴猴腮的老者面色极为苍白,身子下意识的退后,险些跌倒,一副如见了鬼般的样子,不过他身为修士,倒还是有些自控能力,此刻退后时深吸口气,连忙挤出笑容,只是那笑容看起来,似比哭还要难看。 “没;;;;;;没什么,晚辈不知晓前辈降临,之前还在兜售那些废弃的丹药,还望前辈开恩,千万不要责罚。”老者连忙开口,此刻似乎也平静下来,话语中带着求饶之意。 “哦?”苏铭望着眼前这个老者,神色露出似笑非笑之意,再次迈出一步时,那老者面色再变,匆匆又退出几步。 “你是真的判断出我是前辈,还是……你;;;;;;认识我!”苏铭话语中双眼内精光刹那爆开,身子又一次迈出时,那老者发出了一声尖叫,可这次却没有退后,而是噗通一声跪在了苏铭面前。 “前辈恕罪,前辈饶命,小的在这之前不认识前辈啊,只是刚才……刚才突然发现,前辈的脚下没有影子,这才明悟过来,原来您是修行七命术有所成就的宗门前辈。”这老者身子颤抖,急声开口。 苏铭眉头一皱,仔细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老者,此人的样子与之前的兜售丹药的话语,让苏铭的记忆出现翻滚,如回到了当年的风圳部落内,遇到的那个叫做背穹的老者! 那老者与眼前之人除了衣服外,几乎一模一样,当年曾贩卖给苏铭一些草药,更是给了苏铭一个破碎的储物袋。 原本在察觉此人时,苏铭没有太多意外,这个在他看来有些古怪的世界里,眼前的老者不是他遇到的第一个熟悉之人,无论是天邪子;还是那尽管容颜不似的德顺,亦或者是那兰岚此女,都曾让苏铭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故而这老者的出现,苏铭尽管看到;可神色却没有露出丝毫变化,内心的波澜,也起的不多,只是放在了心里,会慢慢留意。 可……这老者之前居然在看清苏铭的一瞬,竟然;;;;;;出现了那样的控制不住的惊恐,这就立刻让苏铭起了强烈的兴趣。 要知道此刻苏铭的样子;不是他自己,而是王涛,如果这个老者是认识王涛也就罢了;可就算是之前认识王涛,也不可能如今在看到后,会出现这样震撼的表情。 除非是;;;;;;此人曾经参与了王涛之死,但事情已经过去了八年,就算是真的参与了,以这老者的修为,断然不会如此的没有定力,能被苏铭这里吓的骇然失色。 还有一种可能,也是苏铭最感兴趣的可能;那就是这老者;;;…或许真的认识自己,不是王涛,而是他苏铭! 带着这样的怀疑;苏铭连续走出的那几步散出的威压只针对这老者,在其逼压之下,要让着老者的心神坍塌;如此更方便其说出实话。 可苏铭也没想到,在他的逼压之下,这老者说出的居然是这样的解释,这解释乍一听倒也符合,就算是仔细去想,也比较符合之前的情况。 故而苏铭皱起眉头。 且这老者噗通跪下,急忙开口时声音不小;这里的一幕已经引起了远处七月宗的弟子注意,如今也有不少目光看来;甚至已经有人快速赶来。 此事涉及苏铭隐私,他不愿节外生枝,且这老者的解释也找不出破绽之处,苏铭仔细的看了这老者一眼,在他脸上看到的是惊恐,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的神情端倪。 “你可以走了。”苏铭双目微不可查的一闪,淡淡开口。 那老者额头已泌出汗水,苏铭没开口之前他不敢起身,此刻随着苏铭的开口,他身上的威压立刻消散,连忙起身,神色露出恭敬,有劫后余生的神情,在那神情内还蕴含了一丝懊悔,似乎在后悔之前找苏铭来兜售丹药。 这些神情,也符合他之前的话语,如今起身后,这老者连忙再向苏铭抱拳深深一拜。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说着,他转身快速向远处走去。 “背穹。”苏铭看着老者的背影,目光微微一闪后,忽然开口。 这话语一出,那老者仿佛没有听到的样子,步伐没有丝毫变化,眼看就要远去时,苏铭微微一笑。 “当年的储物袋,我还留着,那储物袋曾属于你,就算是数千年过去,我依旧有办法从其上回朔出属于你的气息,你;;;;;;走不掉。” 苏铭的这句话,只传给了那老者,老者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脚步有了轻微妁虽说刹那就回复,但老者的面色已经变了,他知道的脚步那一乱的瞬间,已经露出了马脚,正迟疑时…;;; “果然是你!”苏铭一声低喝。 这一喝之下,老者如惊弓之鸟,下意识的身子急速一晃,就要向前疾驰逃遁,可苏铭那里,至始至终都是一动不动,此刻见这老者急速逃遁,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笑容一起,苏铭已然迈步,可就在他迈步的一瞬,在那老者的前方远处,阁楼之间有有数道身影匆匆而来,这里不可飞行,故而只能快走,当首之人是一个黑袍老者,其身后更有七八个修士跟随而来。 “好大的胆子,是谁敢如此欺辱老夫徒儿!”那黑袍老者冷笑中大袖一甩,直奔此地来临,显然是之前有人告知背穹跪拜之事,此刻临近中,背穹那里连忙大声求救。 “师尊救命,师尊救命……此人……此恶徒要抢徒儿丹药!!”这句话一出,那老者倒也没有什么表情,其身后跟随的那些人,一个个神情有些古怪起来。 这背穹在七月宗的德性,这些第一层的宗门之人大都心知肚明,若真说有恶徒,倒是这背穹看起来,更像一些。 “老夫倒要看看,哪个弟子如此胆大,敢在宗门内行凶,这是犯了宗规,要被逐出宗门!”老者冷笑话语间,迈步从此宗阁楼青石路旁走了出来,一眼看向苏铭。 这一眼看去,他忽然面色大变,倒吸口气,身子蹬蹬蹬退后几步,连带着他身后的那些人,神色都露出错愣之意,他们不认识苏铭,他们的错愣是因前方那黑袍老者此刻神色的变化与身体下意识的举动。 那老者内心暗自叫苦,他之前是从群阁间隙青石路上快速走来,故而也没有看到苏铭,以为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子,去欺负自己的徒儿。 故而怒气冲天,可如今走出后看到苏铭的一瞬,他内心顿时咯噔一声,旁人不认识苏铭,可他岂能忘记。 这老者,正是当年苏铭夺舍的王涛,引导其修行的陈姓老者! 自从苏铭踏入内宗之后,这老者在初期的几年尽管有些怨毒,可始终内心忐忑,生怕苏铭回来找他麻烦,虽说彼此修为有很大差距,可苏铭成为内宗弟子,身份已然不同,有很多个方法让自己难受;;;;;; 可几年过去后,他见一切无碍,渐渐也就又威风起来,尤其是如今八年过去,当年的事情因苏铭这八年的被遗忘,所以他早就忘的差不多。 但在他内心,此事终究还是一根刺,时常让他忐忑,尤其是他四下打听之下,听说了苏铭这里似乎拜入到了某个长老的门下后,就更让他心惊了一段时间。 可毕竟八年没有什么音讯,渐渐他也就将此事埋在心底。 可如今再次看到苏铭时,八年前的一切瞬间浮现在脑海,让他愤怒的心,瞬间化作了紧张,他虽说不畏惧苏铭的修为,可对苏铭身后的那位长老,极为敬畏,有其他怎么打探都不知是哪位长老,故而更为紧张。 “是你要将我逐出宗门?”苏铭目光落在那陈姓老者身上,淡淡开 陈姓老者面色变化,还没等其开口,他身边的那七八个人里,顿时有一个中年汉子冷笑,指着苏铭低喝起来。 “见到陈执事,还不跪拜,你是谁家的弟子,叫你所属的执事过来,此事必须要处理,否则的话……”那大汉显然是威风惯了,此刻开口时神色狰狞,可话语还没等说完,其旁的陈姓老者猛的上前一巴掌拍了过去,直接将那大汉推出十多丈外。 “该死的,你好大的胆子,有你说话的份么。”陈姓老者气急败坏的立刻开口,随后看先苏铭时,连忙脸上挤出笑容,抱拳一拜。 “原来是王兄,哈哈,八年不见王兄风采更胜从前,哈哈,一时之间没有认出,王兄莫要介意。”陈姓老者话语间,抱拳一拜。 这样的举动,这样的话语,立刻让四周之人纷纷一愣,齐齐看向苏铭,要知道那陈姓长老在外宗很是霸道,尤其是当年因王涛被选入内宗,使得这老者按照宗门的门规,晋升为了大执事后,更是在外宗罕有人敢招惹。 可如今;;;;;;他居然似乎一副如此的模样,这不由的让四周的弟子,一个个内心对苏铭的身份,起了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