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05章 冬,天之影! - 求魔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05章 冬,天之影!

喃“十五阵!”这三个字从苏铭口中传出的同时,他身下的盘轰然转动,阵阵符文之芒在这即将黎明的一刻,闪耀出万丈光芒,这光芒之强烈,一瞬就惊天动地,让七月宗在这一刹那,苏铭这里,成为了万众瞩目。 与此同时,更是在苏铭的四周,他的两个影身瞬间出现,凝实之下,化作了苏铭本尊外,另外两个他! 乍一看去,苏铭本尊在中间,其左右两旁的影身,带着看起来仿佛不弱于其本尊的修为,一个看向天空,睥睨之意强烈,一个看向大地,傲然之芒惊人。 而四周的七月宗,一至五层天外天内的所有弟子,在这一瞬,他们在看向苏铭时,就连嗡鸣哗然之声都消失了,化作了死寂。 但很快的,就有比之前更强烈的哗然,如轰鸣般回旋开来。 “十四阵,他的影身分出了第二个!这王涛不愧是当年被誉为最天骄之人,难怪能被收为大长老收为弟子,难怪他可以成为长老!” “没错,原来是这样,此人的天资之强,可以说古葬罕见,这样的人,就应该是长老!” “就算是非风大师兄,就打算是陈,他们尽管都在十七真以上,可他们修行了多少年,而这王涛又入门了几年,这根本就没法比!” “看吧,未来的七月宗内,必定是这王涛一人崛起的时代!” “什么王涛,应该是王长老!” 阵阵议论之声此起彼伏间,第四层的那些内宗弟子,也有不少都是这样的言论,使得第三脉的七月宗弟子,一个个神色更为振奋起来,他们从开始的埋怨,直至如今已经化作了激动,毕竟;;;;;;苏铭是他们的师叔一辈;也证明了其妖异的天资。 月烟沉默,但看向苏铭那里时,却是目中带着一抹战意,不仅是他;此刻在那第二脉的陈,也已然走出了洞府,站在了山崖旁,凝望苏铭那里,此刻的苏铭给他的威胁,极为强烈,那是一种并非敌意;而是同门之间的竞争。 “修行;;;;;;就是要争的!”陈喃喃开口时,双目内战意盎然。 至于叶龙那里,此刻已经麻木;他看着苏铭,听着七月宗内在这一夜里,哗然之声的起伏与一个个人神色的变化,他已经感受不到苦涩,因为仿佛他的血液,如今都已成为了苦。 四周之人的种种变化,苏铭没有理会,他此刻站在这急速转动的罗盘上,他真切的感受到了这罗盘的好处与自己的强大;此刻的他,若是配合两个影身,他的实力将会暴增不少;尽管还无法真正的与道灵境一战,可自保已能做到。 这是他的自信,若是能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去将这两个影身炼化修行,那么他隐隐觉得,可以凭这两个影身,自己或许可以去尝试对道灵境的冲击。 “若有三个影身,则冲击道灵境的把握,会更大一些!”苏铭双目一闪间,他身下的罗盘轰鸣之声回旋时;竟在这罗盘上,飘起了雪花;这雪花与之前的有些不同,并非洒落整个古葬大地,而是只在这罗盘上出现,那些雪花洒落时,寒气逼人,转眼就覆盖了四周。 “从第十五阵开始,便是冬秋夏春四大天脉之影,这四个阵的难度极大,否则的话也不会让月烟止步十七阵,让我;;;;;;止步十八阵! 古往今来,不算那些在岁月里失踪的历代弟子,这一代七月宗,如今同辈便只有非风大师兄一个人,成功的闯过了十八阵,且闯过了十九阵!”第二脉的山峰上,陈看着苏铭身下罗盘漂落的雪,淡淡开 “这王涛尽管天资不错,可若只是不错的话,会有夭折之相,不知他……在这四大天脉影中,可以明悟几个,你说呢,月烟。”陈微微一笑,开口时,在他的身后,月烟的身影缓缓走出,与他站在了一起,看向苏铭那里。 “四季有影,此为天之影,七命术,本尊为第一命,成为人命,二三为地之命,分裂可从人命接了地气后,淡化出来。 而四、五、六、七三命,则是天之命,要从四季感悟而出,一旦七命成,可融成第一个道影,如此……才算是完成了我七月宗内,最强大术法七影道的第一层。”月烟平静说道。 “七影道,哪怕只是出现了一个,也都可以直接迈入一重道神境界,若本身就是一重道神,则可成为二重!”陈微微一笑,话语平静,传出口时,摇了摇头。 “你我二人如此提示他,我有我的目的,你呢?” 月烟没有说话。 罗盘上的苏铭,此刻抬起了头,看向了四周群山中妁;山脉,在那里,他看到了两个身影,耳边还残留着二艚然是可以传来的话语。 “七影道之术。”苏铭目露思索,身子缓缓的盘膝坐在了罗盘上,随着他的坐下,其旁两个影身,也都随之打坐。 时间慢慢流逝,雪花飘落的越来越多,寒气更为浓郁时,远处的天空,黑夜终于散去,出现了黎明,出现了初阳。 “四大天脉,古老相传蕴含了四大神通,如今你我都各自明悟了几式,不知这王涛,能否参悟出来。”陈笑了笑,可目光看向苏铭那里时,却是露出了凝重。 月烟依旧没有开口。 时间的流逝,渐渐初阳抬头,新的一天到来,苏铭原本的打算是在天亮时结束这一次的闯阵,可如今他改变了想法,此阵对他的帮助不小,既然闯了,那么就要尽兴才是。 正午之时,罗盘上雪花越来越多,已经将苏铭的半个身体覆盖,他的双眼始终没有睁开,在那盖住的眼皮下,他的瞳孔内此刻正有大量的推衍闪烁,隐隐间,透出唯有他自己知晓的明悟。 “雪,有其影,此影在阳光下轻微,若仔细去看,可见。 想过这十五阵不难,只要能找到这些雪花的影子,感悟出雪的影,明悟万物皆有影,进而去操控这雪影,便等于是明悟了这藏在十五阵的端倪之处。 可是;;;;;;我不喜欢白天。”在黄昏渐暗,夕阳即将消散的刹那,苏铭的双眼睁开,几乎就是他双目开阖的一瞬,夕阳完全的落下了天地,使得世界成为了暗。 在这一刻,睁开眼的苏铭,他的右手缓缓抬起。 “我的命格,本就是从隆冬走向苏春,本就是从死走向生,这冬天的雪,便是我命格中的死,便是我命格中的隆冬。 以冬季为十五阵,对我而言简单至极,可我要的不是白天时雪笼罩大地的影子,我要的是;;;;…在那黑夜中,整个夜空笼罩冬季的影! 此影,不是雪影,而是;……冬,天之影! 如此来看,七命术,也并非很适合我,真正适合我的,此术光芒太盛,于白天显露最强,于夜晚影被夜藏,是其最弱,而我需要的……应该是被我改变之后的……七冥术! 此术大成之后,黑夜里,天地之影,就是我苏铭的影!”苏铭双眼露出强烈的幽芒,右手抬起的瞬间,他并非是抓向那些漂流的雪,而是大袖一甩间,立刻上方的天空,似乎幻化除了苏铭的衣袖,遮盖了……天! 轰呜之声回旋见,那些漂流的雪花,刹那成为了黑色,不是它们的颜色改变,而是被黑夜染成为了暗,包括苏铭四周的雪,也都在这一瞬,彻彻底底成为了黑色后,苏铭的身体,从盘膝中缓缓站起。 “冬,天之影!”他淡淡开口的刹那,立刻四周的雪轰然一震,竟从这罗盘上扩散开来,散落在了第四层天外天,与此同时,在那第三层天外天,第二层,第一层,竟全部都存在了苏铭这里,飘落的黑色的雪! 这是七月宗内,第一次;……前四层天外天同时飘落黑色的雪,与此同时,苏铭抬起头,看先第五层天外天的一瞬,轰鸣惊天动地,在那第五层天外天,赫然;;;;;;也飘起了属于苏铭的黑色的雪! 整个七月宗,一片寂静,陈怔怔的看着从眼前飘落的黑色的雪,他下意识的抬起手,当那雪花落在他掌心时,化作了一股刺痛,低头一看,那哪里是雪花,那只是一小片……黑夜映照雪花上,形成的;;;…小片天之影! 月烟面色苍白,猛的抬头时,陈哪里也抬起头,看向夜空。 夜空在这一刻,如支离破碎,化作了无数黑色的雪,散落人间,那些不是雪,而是天空的影。 非风,这个第一脉常年打坐的七月宗大弟子,如今睁开了双眼,走出了洞府,神色平静的抬头,看向天空。 此刻,看向天空的还有第五层天外天的那些长老,他们一个个面色凝重,沉默中,有不少人双眼内露出一抹震撼。 第六层天外天内,独享此天外天的红袍男子道寒,他此刻站在第六层天外天第十三脉的山峰顶端,站在那里,看着天空时,他;;;;…双目收缩的,看到了飘落在这第六层天外天的雪。 “以如今的修为,感悟创造出道灵境的神通;;;;;;此人,的确不俗!”红袍男子轻声开口,神色中露出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