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06章 黑夜之春! - 求魔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06章 黑夜之春!

“可惜,此术也终究只是道灵境,若能达到影响了第七千天的道尊境术法;;;;;;则此人的可怕程度,会达到一个恐怖的境界。”红袍男子摇了摇头。 此刻,在那第七层天外天,在那十二个大长老组成阵法的天空上,有那么一小片微弱的,无人能察觉到的,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区域,隐隐的……似要凝结成雪花的样子;;;;;; 苏铭站在罗盘上,缓缓的低下了头,右手一挥间,六层天外天的雪花,刹那间消失无影,连带着他所在的罗盘,也都没有了丝毫寒气。 可苏铭在那里站立的样子,却是不知怎的,有了一种如与夜空融合在一起的感觉,似乎……他,就是夜空。 “此术威力;;;;;;尚可。”苏铭闭上了眼,半晌之后睁开时,右手向着身下罗盘虚空一按。 “十六阵!” 一天一夜的闯阵,七月宗弟子的瞩目,使得这一天一夜的时间,属于苏铭,他从第一阵开始,直至如今闯过了十五阵,这一幕幕,已经彻底震撼了七月宗的弟子,将之前所有对他讥讽的目光全部崩溃,余留下来的,只有……震惊。 他的闯阵,已经引起了第五层天外天那些长老的注意,即便是兰岚,也都从打坐的宫殿内走出,看向了苏铭那里。 这种一次性闯过十五阵之事,在众人的记忆里,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唯有在曾经的某一段岁月里,才出现过类似的事情,但那岁月的那些人,如今大都已经失踪了,剩余下来的,唯有这第五层天外天的他们。 “秋,天之影!”苏铭双目一闪,在这阵法轰然转动的一瞬他的右手抬起,向着天空蓦然一挥,这一挥之下,随着罗盘的转动天空刹那间从漆黑里,变成了红的! 那红色取代了黑夜,使得天空看起来一片火红,这不是火,而是秋的颜色,如血染了天幕,隐隐间一股凋零之感也随之而来,使得苏铭的身体都仿佛感受到了一股生机逐渐枯萎的萧瑟。 与此同时,这罗盘仿佛化作了一颗大树那树叶正一片片落下,没有风,但那每一片树叶都代表了生机,此刻一一落下后,如在这季节里,万物都不可改变的,要走向死亡。 苏铭沉默,此刻的他如化身成为了这颗大树,那掉落的树叶不仅仅带着他的生机还有他的记忆,包含了他生命中的一切。 “好一个秋影之术;;;;;;”苏铭轻声自语。 “可,我喜欢的秋不是那夕阳下的影,而是;;;;;;在黑夜里无声无息的凋谢,这才是我想要的……秋天之影!”苏铭双目一闪的瞬间,随着他目中露出的明悟,立刻那红色的天空,在这一瞬被黑色渲染,成为了紫色,这紫色越来越浓,直至重新的成为了黑! 在这一瞬苏铭幻化的秋树,也瞬间被黑色笼罩如隐藏在了黑夜里,那树叶的掉落外人看不到,但很快在这七月宗一至六层天外天内,所有山峰上的植物,树木,在这一瞬,齐齐枯萎,仿佛他们的枯萎,只是一瞬就发生,快的让人在前一息仿佛都不曾察觉,不像那夕阳下的秋叶,缓缓飘来。 黑夜中的秋,那是一瞬的改变…… 黑夜永恒,幻树消散,苏铭站在那里,一头紫发飘摇,他的双眼也从不知何时闭上中,睁开,露出了双目瞳孔内,那黑夜也染不透的幽暗。 “第,十七阵!”在苏铭这话语传出的刹那,立刻沉浸了很久的七月宗,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嗡鸣哗然。 “王长老闯过了十六阵,这已经是达到了与月烟大师姐一样的高度!” “这不是重点,王长老这里的明悟,显然与旁人不同,之前的雪,如今的黑芒,给人一种仿佛置身于黑夜中的感觉;;;;;;那感觉很阴森,让人不寒而粟。” “若他可以闯过十七阵,那么……就等于是超越了月烟大师姐,达到了陈师兄的阵数!在他前面,就唯有非风大师兄了!” 议论之声四起,不过在众多的期待中,也还是存在了一些因嫉妒与羡慕,而传出的与众人不太符合的话语。 “他明显已到了极限,十七阵,恐怕就是其极致所在了。” “哼,就算是十七阵不是极致,此人也不可能超越非风大师兄的程度,大师兄止步于二十阵,已是我辈修士仰目的存在,此人;;;;;;不可能!”这样的声音,大都是来自第一山脉的弟子,他们不愿看到苏铭超越了非风,哪怕……苏铭的身份是长老。 在这声音回荡中,苏铭身下的罗盘,展开了十七阵,转动的轰鸣一时之间压过了四周一切的议论,使得人们渐渐不再开口,而是带着各自不同的神情,看向苏铭那里。 “这应该是;;;;;;夏,天之影!”苏铭淡淡开口时,这第十七阵的转动,如夜空掀了火海,那火海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太阳,这太阳并非高挂;,而是……将那罗盘,将苏铭的身影笼罩在内。 远远一看,黑夜依旧是黑夜,可在七月宗的这里,黑夜中存在了一轮火阳! 这,就是夏之天脉,也是第十七阵需要明悟的夏日! 一个时辰之后,火焰成为了黑色,这刺目的火阳,也随之变成了漆黑一片,那黑色的火带着强烈的焚烧,似乎让它燃烧的是光明,散发出的则是黑暗,使得这黑色的火与黑夜融合,光芒穿透了六层天外天。 直至那火阳消散,直至苏铭的身影清晰的显露在罗盘上时,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回荡七月宗内外。 “第,十八阵!” 这一刻的苏铭,已经超越了月烟,已经迈入到了与陈等同的阵法数,可这显然还不是苏铭的极限,他要超越十七阵,向着第十八阵迈步! “冬秋夏春,这个春;;;…我在桑相的世界始终没有明悟;如今在这里……我也到了可以明悟的程度,我的命格;;;;;;也将会在这一刻完整。 我的四个天之影,也会随之出现!”苏铭神色内露出很久没有出现的光芒,此刻深吸口气后;在那罗盘轰鸣旋转,万物复苏之意出现的刹那,他整个人,盘膝坐在了罗盘上。 “春,天之影。”苏铭轻声开口的一瞬,他所在的罗盘,立刻弥漫了浓郁的生机;这生机的盎然,转眼似乎就让苏铭的样子看起来年轻了一些。 万物复苏,这是春;生机盎然,这一样也是春,这是四季中的第一季,也是苏铭命格中的最后一格! 这个命格,他曾经感悟了很久,直至如今,在这阵法上,苏铭终于摸索到了春的痕迹,这是这种明悟;他付出了太多的代价,他经历了太多的苦涩,感受了太多的悲伤;这……才明悟了,什么是春。 “我的乌山已经成为了虚幻……” “我的九峰已经埋葬在了记忆的长河里;;;;;;” “我的蛮族,也从此成为了痕迹……” “我的家乡;我的真界,我所在的三荒大界,都成为了破灭的虚无……” “我,出生在桑相的翅膀衍化的界中,可如今,桑相已死,一切都成为了过去;;;;;;失去了家人;失去了师兄,失去了阿公;失去了我的爱人;;;;;; 我失去了所有,失去了秃毛鹤,失去了一切我生命中最宝贵的,最珍惜的,如失去了我的魂…… 我,在命格的夏中,没有感悟到春,而是回到了隆冬,那是一种死亡的寒冷,一种我灵魂的长眠,一种……我沉沦黑夜时,掩盖的殇。 我之所以喜欢黑夜,我之所以愿意沉沦黑夜,是因为唯有在黑夜里,我才可以让自己的悲伤融化,唯有在黑夜里,我看不到四周,才可以在恍惚中,去想象记忆里的每一张面孔;;;;;; 而我;;;;;;也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为何春远我而去,为何在桑相的世界内,我的命格始终不完整,因为……春的真意,是唯有死亡之后,才可以绽放的残酷,这就是春,所谓的万物复苏,我本以为是我的命格从死走向生,可实际上,它包含了所有。 没有死,哪里有复苏,没有死气,哪里又有生机,这就是春……而我的春,将是黑夜中的生机,将是以我苏铭命格,绽放出的;;;;;;春,天之影!”苏铭双目蓦然睁开的一瞬,他的右手抬起向前猛的一挥,这一挥之下,天地轰鸣,夜空的黑色降临大地,笼罩罗盘,使得这春的盎然,被瞬间隐藏在了黑夜内,外人……看不到! “我苏铭的春,是被黑夜隐藏,生机也好,复苏也罢,都是在黑夜内,要按照我的意愿;;;;;;去或是苏醒,或是沉睡,因为;;;;;;春也好,夏也罢,秋的红,冬的雪,你们……都是在我的夜空之下!”苏铭的身体蓦然站起,在他起身的一瞬,在这黑夜里,他融入黑暗的影子瞬间扭曲,与此同时,在苏铭的四周,除了他之前的两个影身之外,赫然再次出现了四个模糊的影身! 那是他的;;;;;;春夏秋冬,四大天之影! “十九阵,我;;;;;;不闯了!”苏铭起身的同时,话语传遍七月宗,其身一晃,从这罗盘上蓦然飞起,直奔第五层天外天而去。 在他之后,黑夜消散,黎明破晓,新的一天;;;;;;到来! 明天是周一,周二,耳根再次四更!!累没有关系,手残也可以用时间来弥补,可月票;;;;;;我相信走过路过看过的道友手中,定然还有,要我怎么拼;;;;;;你才可以给我?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