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29章 斩下时,我将道无涯! - 求魔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29章 斩下时,我将道无涯!

苏铭双目一凝,这老者的表情虽说宗会有严肃的时候旁人很难分清到底是什么时候是真严肃,什么时候是假认真。 但此刻苏铭看向那老头时,却是不知为何,隐隐有种这老头前所未有的严肃之感,似乎;;;;;;这的确是对方虽说的一次造化。 沉默中,苏铭双眼露出思索,那老头没有在说话,而是回到了屋舍,这屋舍的门半开,如一个选择…… “入门;;;;;;”苏铭轻声喃喃,这门半开,很简单的一个提示,踏入此门,等于是入门,成为这老者的入门弟子! 而有了这个弟子的身份,有了这在古葬国根本就是一个恶霸的师尊,可以说苏铭这里未来的路,将会一片平坦,这显然也是古泰的目的所在,他带着苏铭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此事! 经过这数月的考验,苏铭这里在这一瞬,获得了那老头的认可,于是……才有了这扇半开的门。 若他真的是三皇子,那么踏入此门,就等于是半步踏入到了皇尊,走到了大皇子与二皇子之前,甚至以这老头的性格,想来是极为护短之辈。 可是;;;;;;阻止苏铭迈出那一步的,不是这道门,不是这老者的不靠谱,更不是那什么美妇的一起谈爱情,这些事情苏铭并非在意,因为他明白,人这一辈子,有时候亲眼看到的,亲耳听到的,也并非是真实,这老者这么做,自然有其深意,尤其是此刻看到了那半开的门,苏铭也已经明白了老者的想法,只是……他在意的;;;;;;是;;;;;; 他不是三皇子,这个意念在苏铭的内心不断地回荡,他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一次他与玄葬的夺舍! 他可以去拜入七月宗;可以去认识古泰,可以去略微认同了许中凡,但这些实际上都是表面,在苏铭的内心;这个世界里的任何人与事,他都没有去认同丝毫。 因为他不愿意在这个世界里,去出现丝毫的牵连与羁绊,一旦出现了……他怕自己真的会分不清,身在何方。 入门,是小事,但以苏铭的性格;他明白,若自己选择了踏入那扇门,他将真的与这老者产生了牵连;而这个牵连一旦出现,就等于是一张准备编制的大网中,出现了第一条丝线,直至一条条,一道道,编制成了一张完美的大网后,会将苏铭笼罩在内;`;;;; 他,如何能不沉默。 时间慢慢流逝,直至半个时辰后;那屋舍的门,缓缓的完全打开,美妇面色苍白的走出;衣衫完整,在走到了院子时,她带着惊恐;回头看了一眼屋舍,又复杂的看了看苏铭,竟抱拳深深一拜。 “之前之事多有得罪,从此你在之地,无梦避开,你若成大道尊,无梦送上厚礼。”这中年美妇说着;再次深深一拜后,化作长虹直奔天空;刹那消失。 在这美妇离开后,老头从屋舍内走出,坐在了门槛上,神色中再没有了嬉闹,而是轻叹一声。 “老夫一生,从未收下任何弟子,也不知晓该如何收徒,想着是若收徒的话,怎么也要给一份厚礼。 于是就想,索性给你一份大道尊的修为,将那姬无梦的修为吸走后,直接转到你的身上,在老夫的帮助下,就算成不了大道尊,也足以踏入道尊境了。 老夫不信你不懂,你;;;…为何拒绝?”老头坐在门槛上,话语时取出了烟袋,在这深夜里,看着苏铭,缓缓开口。 苏铭沉默,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与这老头相处的几个月来,他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喜欢这样的砍柴,他能看出这老者对自己没有丝毫敌意,反倒让苏铭有种很温馨的感觉。 “你可知晓,拜入老夫之门,以你的皇族血脉,我可以直接带着你去皇都见你父皇,说出我的意愿后,哪怕他是古葬之帝,也会同意让你成为储君! 若他不同意,老夫可以杀了你两个皇兄!即便是修罗那王八蛋阻止,他敢说个不字,老夫灭不了他,但可灭他修罗门! 你可知晓,你拒绝了一份……什么样的造化!这是老夫第一次收徒,这是老夫修道至今,第一次去认真的思索很好久,该如何为弟子准备造化,该如何为扶起弟子,走向古葬巅峰! 有老夫这个师尊,你甚至有可能迈入九重道神!你;;;;;;为什么要拒绝!拒绝我这个可怜的老人,拒绝我这个孤独的老人;;;;;;你忍心么!”老头说着说着,连连叹息。 “那两条大白狗,原本是为师准备的,你日后的灵兽,因为在为师看来,这整个古葬国所有的灵兽,都不配称为我徒儿之物,我的徒弟身边的灵兽,必须是修士变成,只有这样才够嚣张! 可你;;;;;;你你你,你小子居然敢拒绝我,你瞧不起我!”老头眼睛一瞪,怒视苏铭。 苏铭默默的看着老头,!他内心此刻已被触动,以苏铭的阅历,尽管这老者比他修出太多太多,年纪也大出无尽,可苏铭并非寻常修士,他一生的经历,使得他可以分辨出谁……是真的对他好。 如眼前这个老者,尽管二人只是几个月的相处,但他是苏铭在这古葬国遇到的,不多的几个,真心对待苏铭之人, 苏铭轻叹,缓缓地抬起头,看着天空的星辰,右手一挥,顿时那两条大白狗立刻脑袋一歪,昏睡过去,从苏铭给它们起名字的那一刻,他就知晓老头的心意,那不是起名字,那是烙印了命格。 “如果我真的是三皇子,这份恩情,我岂能不拜入前辈门下。”苏铭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他明明知道这样的话语,不能说,可终究还是说出了。 有些时候,不能总是去考虑太多,要问问自己的心。 老头一愣,抬头凝望苏铭, “我不是三皇子,如我和前辈所说的一样,我的名字,叫做苏铭,而非;;;;;;玄。”苏铭轻声开口,话语在这四周回荡时, 老头双目微微一缩,缓缓开口。 “说下去。” “我应该不是这个世界之人,我的家乡是一只叫做桑相的蝴蝶,诞生在它的翅膀中,那里……叫做三荒界。 桑相最终陨落了,被一个叫做玄葬的修士覆灭,而我;;;;;;目睹了身边一切亲友的死亡后,我选择了对玄葬夺舍! 当我苏醒时,我在了这里,被人称为皇子,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玄。”苏铭沉默了片刻,轻声说道。 寂静,这院子里在这深夜里,在苏铭话语说完后,顿时一片死寂,苏铭没有继续开口,老头那里也闭上了眼,沉默了。 直至过去了半个时辰,老头的双目缓缓睁开,神色内露出一抹凝重。 “你怀疑这里是假,认为这这是你对玄葬的夺舍时,处于他的记忆里,形成的世界,甚至你担心你所经历的一切,实际上都是曾经的玄葬所经历过的! 所以,你不愿与这里的一切人产生无法斩断的联系,你认为只要你的修为在这里能达到玄葬的程度,你就可以夺舍成功! 这也是你不愿拜入老夫门下的原因所在,可你有没有想过,这里……如果是真呢?”老者轻声开口,话语传出时,苏铭没有丝毫的迟疑,抬头看着老者。 “我的家乡,在三荒!” 老头沉默,一炷香后,他叹了口气,双眼似乎出现了一抹迷茫,沙哑的声音在这黑夜里回荡。 “还记得你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你问我的问题么?” “我问前辈,要斩的是什么。”过了一会儿,苏铭才回答。 “很多年前,当我踏入九重道神后,当我叱咤古葬时,在追寻道无涯的境界时,于一个湖边,我看着湖水里倒影的自己,我忽然有种茫然…;;; 到底湖水中的那个人是我,还是湖水外的人,是我。修罗道那王八蛋说我疯了,古皇那老不死说我走到了歧途,可我明白自己的心,在看到湖水里的一刻时,我在问自己。 可我……找不到答案。 我修行一生,明悟一切,寻一个真,求一个解惑,可在那一刻,我解不了这个疑惑,从那时起,我不明白自己所在的世界,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我也以为我或许是疯了,所以…;;; 我在这里砍木,可我举起了斧头,却不知要斩左侧的真,还是斩右手的假!当我这一斧头可以斩下时,我会道无涯!这也是修罗道与古帝,会畏我三分的原因所在!”老者缓缓开口,声音中也带着茫然,化作了轻叹。 “因为我,触摸到了这个世界的真谛!而今;;;;;;你的这番话,与我的道不谋而合,苏铭;;;;;;你说,你该不该是我的弟子,成为我的弟子,帮老夫斩下此道,如何!”这老头慢慢的站起身,看向苏铭。 “若此界是真,我师徒二人笑傲古葬,若此界是假,为师斩了自身的道,也要帮你夺舍成功!”这老头站直了身体的瞬间,从他的身上骤然的显露除了一股让这整个世界轰鸣的气势! 那是一言九鼎,那是……说一不二! 昨天的单章引起了一些误会与困扰,对双方读者说声对不起,考虑不周。 是我性格如此,要争时控制不住的杀气腾腾,此事仙逆时如此,求魔是久未表露,此月露出,望理解。 明天,耳根开始月底持续爆发,每天四更到我坚持不住之时,魔军,逆仙,扶住我,不要让我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