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67章 岁月后的七月宗 - 求魔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67章 岁月后的七月宗

夕阳下,古葬国,距离这片大地的中心,古葬国都城极!为-的方向,七月宗所在的宗门外,在如今的季节里,飞雪连天。 那雪花片片飘落,覆盖了大地,连接了天空,也将这七月宗的辉煌,似掩盖了不少。 岁月,如苏铭陪伴浩浩时的流逝一样,对于古葬国而言,也过去了两千七百年。 这两千七百年的变迁,对于任何一个国度来说,都不可以称之为短暂,即便是修士的世界,两千七百年中也蕴含了太多的生死罔替。 七月宗,这在近三千年前于古葬国七宗十三门内的强大宗门,如今已经没落了,远远看去,整个宗门充满了压抑,雪花的飘落尽管落不到天外天,可那从天外天散出的凋零之感,却是让此刻站在远处山顶,遥望七月宗的一个身影,感受到了沧桑。 那是一个穿着简单的黑色长衫,有着一头自发的青年,这青年看起来约莫二十六七岁,但在他的身上,却是有一股说不出的沧桑,仿佛经历了太久太久的岁月。 “五千多年的修道;;;;;;我走过了一个又一个世界,遇到了一个又一个面孔,在我的身后,死于我手之人数不胜数;;;;;;而今,我成为了大道尊。”那青年望着远处的七月宗,在这风雪里,传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他,是苏铭,是从那曾经辉煌的世界里,走出来的苏铭。 凝望着七月宗,苏铭沉默了片刻,抬起脚步,向前走去,一步步,他走入到了七月宗的外宗,看到了这里存在的七月宗弟子,已不像是记忆里的众多;而是只有几百。 这些外宗弟子,苏铭大都陌生,甚至就连外宗的执事,也都不存在于记忆里;改变了太多太多,直至苏铭走到了第一层天外天,第二层,第二层…;;;在那第五层天外天,苏铭没有看到兰岚的身影,但却看到了她的灵位。 那是被摆放在第五层天外天,属于第三脉山峰的宫殿内;一个黯淡被此脉弟子供奉的灵位,它位于宫殿后的灵殿中。 灵殿外,有一个中年女子;穿着道袍,拿着扫帚,在这临近黄昏的风雪里,坐在灵殿的屋檐下,默默的看着远处。 这女子,苏铭有些印象,是第三脉,兰岚的首徒。只是两千多年岁月的流逝,当年的清秀女子;已成中年。 在这风雪里,苏铭的身影走入这灵殿外的院子中,踩在雪上;留下了一路的痕迹,走到了那中年女子的身边。 似乎猛然间才发现面前有人,那中年女子抬起头;看向苏铭时,她一愣。 “你是哪一脉的弟子?来此有事?”苏铭的面孔,对她而言很是陌生,但来自苏铭身上的气息,却是让她产生不起敌意,甚至不知为什么,反倒有种亲切的感觉;下意识的,就问出了这样的话语。 “我来看看兰岚长老。”苏铭目光落在灵殿的大门;神色露出一抹惆怅,轻声开口。 他的话语传入中年女子的耳中,这女子沉默下来,苏铭的到来,她尽管陌生,可此刻如同心神被影响一样,她没有出现丝毫色变之意,而是怔怔的看着苏铭,似乎眼前之人的一切言辞与行为,都与这天地融合在一起,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仿佛他的到来,也是这冥冥中注定的事情。 “你……”中年女子迟疑了一下。 “师尊于一千九百年前,已然陨落…;;;”中年女子迟疑之后,轻声开口。 苏铭沉默,许久抬起脚步,走向灵殿,中年女子没有阻拦,任由苏铭推开了灵殿的门,踏入进去后,灵殿的门缓缓闭合。 灵殿内,贡台上有数十个灵位,这些灵位全部都是属于第三脉古往今来,有资格列位在此之人,陨落后被宗门雕刻的灵牌,以让后人不忘这些先尘。 苏铭站在那里,目光落在那些灵位中最后一个,上面清晰的刻着四个字。 兰岚长老。 默默的看着这四个字,苏铭慢慢的闭上了眼,在那闭目的黑暗中,随着灵殿内的安静,苏铭仿佛回到了多年前,他第一次看到兰岚时的一幕幕。 那给了苏铭如方沧兰般感觉的兰岚,让苏铭早就明白,她,就是这个世界里的方沧兰,苏铭一直避免与其过多的来往,因为他害怕,他害怕最终迷失。 一幕幕记忆的浮现,直至一炷香过去后,苏铭睁开了眼,转身时,走出了灵殿。 “因何陨落。”苏铭淡淡开口。 “一道宗……”中年女子沉默片刻,轻声说道。 苏铭点了点头,再没有说话,向着前方走去,离开了山顶的宫殿,来到了他在七月宗,于这层天外天的居所,那里与记忆里的样子变化不多,只是了尘埃。 站在山崖旁,苏铭看着曾经的居所,许久回头时,他看到了在这第五层天外天内,第一脉的山峰上,盘膝打坐的叶望。 中年的样子,修为的磅礴,神色中投出的建议与沉稳,叶望……已经成为了长老。 苏铭收回了目光,走向了第六层天外天,直至来到了七月宗,第七层天外天内,只是来到这里的他,眼中慢慢出现了一抹精芒。 这静芒,从这些年来大都平静的苏铭目中显露,已经有很久没出现过了,尽管他多次的告诉自己,古葬国,只是自己与玄葬的一次夺舍,但此刻他依旧渐渐于目中,露出了杀机。 第七层天外天,已成为了废墟…… 曾经的十多块大陆,如今已只剩下了三块,其余已然成为了废墟,于天地内如尘埃般漂浮,阵阵属于大道尊的威压,依旧还在此地隐隐弥漫,可以想象,这里必定是在多年前,有大道尊带着滔天之怒而来,将此地近乎毁灭,故而才可以使得这气息,至今还在。 仅剩的三块大陆,此刻一片死寂,唯独在这三块大陆各自的最高峰,苏铭感受到了三个人的气息。 那是道寒,与其他两个曾经的大长老的气息,没有古泰,没有许中凡。 这三人的气息很是微弱,仿佛受了重伤,此刻正在休眠一样,需要无尽的岁月来慢慢的恢复。 苏铭眼中的杀机渐渐被他压制,内敛中融到了气息里,他的目光扫过三处大陆,最终落在了第一块大陆上,身子向前一晃,刹那间就出现在了这块大陆的最高山峰上。 山顶,是一处巨大的平台,平台上存在了一处磅礴的阵法,那阵法的中心拳头大小的位置凹陷,如一个小坑。 望着这个小坑,身为曾经的七月宗弟子,苏铭知晓七月宗的穿透,大长老每一个时代,若无其他大事,只有一人苏醒,执掌七月宗,而其他大长老则是沉睡,以此修行。 而将大长老唤醒的方式,需要凝聚了七命术的鲜血,以此唤醒沉睡的大长老,如当年的兰岚,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唤醒了许中凡。 苏铭站在阵法上,沉默了片刻,右手抬起时划破了指尖,他的鲜血一滴滴落下,滴落在了下方的小坑内。 直至鲜血落下了九滴时,苏铭右手大袖一甩,不再滴落鲜血,而是站在那里,默默的等待。 地面阵法中心小坑内的鲜血,此刻瞬息消散,在这一刹那,整个阵法顿时散发出血色的光芒,这光芒直接冲天而起的同时,一声仿佛来自地狱的嘶吼,蓦然间从这山峰内轰隆隆的传出。 与此同时,随着阵法光芒的闪耀,这阵法仿佛转动起来,轰鸣之声的回荡间,赫然一道巨大的裂缝从这阵法中心立刻蔓延开来,一口玄冰棺材,缓缓地飘升,随后猛地竖立,轰的一声落在了大地,落在么苏铭的前方。 透过这玄冰棺木的盖,苏铭一眼就看到了其内,全身干枯,双目紧闭的道寒,更是看到了道寒的胸口,赫然存在了一道狰狞的伤痕,那伤痕贯穿他的身体,从其心脉斩断而过。 其身体干枯如同骸骨,在苏铭目光看去时,这整个棺木瞬间成为了血色,渐渐地,这如干尸般的骸骨,慢慢的蠕动起来,也就是十多息的时间,道寒已经恢复了苏铭记忆里曾经的模样。 “谁;;;;;;谁唤醒了我!”又是一声咆哮传出时,棺木内的道寒,他的双眼猛地睁开,这是近乎两千年来,七月宗浩劫,他重伤沉睡一来第一次睁开眼。 几乎在他睁开眼的瞬间,他的瞳孔内立刻出现了苏铭的身影,在看到苏铭的刹那,道寒双眼猛地一缩,他清晰的从苏铭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大道尊的修为! 更是在这一瞬,他猛然间发现,自己胸口处那被斩断了心脉的上空,居然……出现了愈合的迹象。 “你是……”道寒神色凝重,没有因为伤势的恢复而出现神色的松缓,反倒目光更为凌厉起来,只是在那凌厉的深处,却是隐藏了一抹激动。 苏铭身上的气息,他不会陌生,尽管这气息属于大道尊,但他不会忘记。只是苏铭的样子,已然改变了不少,此刻显露在他面前的,是桑相世界内,苏铭的真容。 推荐票还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