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68章 临一道宗! - 求魔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68章 临一道宗!

“我,回来了。”苏铭平静开口。! 在他话语传出的瞬间,道寒所在的棺木,刹那出现了裂缝,这裂缝越来越多,片刻后直接碎裂开来,其内的道寒,迈步走出。 他的面色依旧苍白,但他的目中却是露出了一抹疯狂与激动,这种激动,在他身上极为罕见,他怔怔的望着苏铭,许久许久,仰天大笑起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笑着笑着,道寒,这个对苏铭一度有些冰冷的修士,甚至苏铭本身也冷漠相对的强者,此刻说出这样的话语时,他的笑容中露出了苦涩。 “死了,都死了,许中凡陨落,一个又一个大长老陨落,只剩下了我与另外两个大长老,只剩下了我们三人。 七月宗,此刻大长老,只有我们三人……我的伤势看似很重,但却比他二人要轻一些,他二人一个身躯毁灭只剩下了元神,另一个元神已破碎大半,不知此生是否还有苏醒之人。”道寒退后几步,苦涩中双眼露出滔天的仇恨。 “一道宗么。”苏铭沉默少卿,缓缓开口。 “正是一道宗,当年证道树所在的空间碎灭,七宗十三门都有不少修士死在其内,此后百年,一道宗白鹿、赤阳两个大道尊降临七月宗,展开了一场杀戮。 最后若非古泰宗老不惜陨落,放弃了成为大道尊的可能,展开了一场自爆,降临七月宗祖灵,使得白鹿与赤阳暂且逼退,又因宗老多年友人前来助阵,还有修罗门清寒仙子来此阻止,否则的话;;;;;;你如今看到的,将是一片废墟。 都死了;;;;;;”道寒笑声凄厉,声音回荡中,仿佛掀起了这第七层天外天内当年那场杀戮死亡的冤魂;在这四周声音的回荡中,如有阵阵嘶吼回旋。 “三皇子,你;;;;;;”道寒的声音回旋间,苏铭已然转过了身;迈步走向了远处,看其样子,似要离开这第七层天外天,这举动让道寒苦涩中,看向苏铭的背影时,连话语也都说不出来了。 他明白,对方可以去帮七月宗;但如果敌人是一道宗的话,则就算是他成为了大道尊,想来也是有些顾忌;能回来七月宗看一眼,似乎也只是为了尽一些当年情谊而已,过多的要求,道寒苦涩中不会去提,他唯独希望的,是七月宗能在对方的庇护下,会有辉煌的一天。 这是古泰陨落前的愿望,也是许中凡的愿望,此刻;也成为了道寒的愿望。 “古葬国,我难以久留;……但一道宗,我会让他们;血债血偿,这是我对七月宗的报答。”临走出第七层天外天时,苏铭脚步一顿;话语传出时,他已然迈步踏出了第七层天外天。 他的话语回荡,落入道寒耳中,让道寒沉默中,看着苏铭远去的身影,血债血偿这四个字,已经表达了苏铭的想法;透漏出一股血粼粼的气息,他眼前似浮现出当年的往事;记忆里第一次看到苏铭时的一幕幕。 苏铭走了,离开了七月宗,离开了这片区域的大地,走在天空里,默默的一步步,来到了一处丛林外,苏铭记忆里的小山村旁。 遥遥看去,苏铭的目中出现了惆怅,这里的山村;;;;;;已经不在了,甚至就连废墟也都没有留下,成为了丛林的一部分。 两千多年的岁月,可以改变很多,物非人非的故事,总会发生在世间任何一个角落,此地的山村,没有了痕迹,那始终回荡的砍柴声,如今也已成为了岁月的呢喃。 苏铭在半空看了很久,很久,直至他的身影落下,在这丛林内,在这曾经的山村里,他凭着印象,走过了一处处。 走过了当年的铁匠铺,走过了卖酒的村居旁,走到了属于老头的屋舍外,看着四周的树木,苏铭默默的盘膝坐在了那里,一如他当年坐在老头的院子内,砍着木柴,听着老头那时而不协调的声音。 默默的坐在这里,从日落到日出,从朝阳到黄昏,这里没有了砍柴声,没有了那几条大白狗的跟随,也没有了老头的絮叨话语。 这里,只剩下了苏铭一个人,默默的坐着,直至雪花飘落,落在了他的身上,落在了他的头顶。 一夜风雪,翌日清晨时,苏铭睁开了眼,站起身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看了一眼四周,沉默中缓缓的走在这丛林内,走向了远处。 他的背影很是萧瑟,带着孤独,带着陌落,阳光照耀不到他的身上,只有风雪还在,似可以随着他一路走下去,只是那风雪的一片片,看似一样,但实际上;;;;;;走远后,你会发现,身边的雪花,已不再是曾经。 一路跟随下来的,似乎注定是看似一样,可却不同的雪花,唯有风,或许才会在身边,永恒的不变。 走着,走着,直至走出了这片丛林,走在清晨里,走向天空中,一路下去……终于有一天,苏铭来剿座庙宇前。! 这庙宇看起来很是残破,仿佛风吹可以坍塌,仿佛雪花可以压垮,但它依旧还是屹立在这里,其上的沧桑岁月之感,见证了这座庙宇无数年来,始终的存在。 庙宇内,有三座雕像,这三个雕像已经看不清了面孔,唯独能看到的,是三个雕像身上无处不在的裂痕,这些裂痕密密麻麻,布满了雕像的全身。 庙宇很安静,唯有外面的风吹过时,发出阵阵呜咽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没有了其他声响,苏铭平静的站在这庙宇中,双眼冷淡,看了一眼那三个雕像。 以苏铭此刻的修为,他要找到一道宗,不难。 “一道宗;;;;;;”苏铭淡淡开口时,右手抬起在前方一挥,这一挥之下,立刻外界的天空如常,风也依旧,但在这庙宇内,却是掀起了一片风暴,这风暴带着惊天的轰鸣,刹那间横扫整个庙宇时立刻从这三个雕像身上的裂缝,瞬间有光芒传出,似乎组成了一片如网状般的阵法。 苏铭神色平静,在那网状阵法出现的一瞬他抬起脚向前一步踏去,轰鸣的一声,那些网状阵法似乎难以承受苏铭的临近,立刻层层碎裂,也就是呼吸间,便直接崩溃开来,使得苏铭的身体没有受到丝毫阻碍的,踏了过去。 一步如虚,苏铭的四周如时空扭曲当一切清晰时,他出现在了一片天地之内,这里的天空弥漫了乌云,这里的大地一片漆黑,远处可以看到无数火山,更能看清在这四周,存在了三个巨大的雕像。 只是那雕像中有两个,一片残破! 几乎在苏铭踏入而来的瞬间,这里的天空蓦然旋转如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阵阵尖锐的声音回旋,似警示此地的修士有强敌入侵。 “一道宗;;;;;;既然此宗之人总是喜欢以大道尊的修为,强行踏入其他宗门之内,以修为镇压那么今日,索性苏某也这么尝试一下。”苏铭淡淡开口时,其声音在这一刹那,传遍整个一道宗的世界内。 随着他的声音的传出,远处的大量火山,在这一刻轰然崩溃开来,似乎无法承受苏铭声音内蕴含的威压甚至就连大地,也都在这一刻强烈的震动阵阵惊呼之声回旋间,苏铭看到了从这大地多处位置,存在的一片片阁楼内,飞出了一道道修士的身影。 “好大的胆子,敢强闯一道宗!”几乎在这些身影飞出的同时,立刻有喝斥之声传出,这声音几乎是本能的喊出,就算是喊出之人,此刻也立刻后悔,因为四周火山的轰鸣,已经表露出了苏铭的修为。 苏铭神色冷漠,看都不看那些飞出的身影,就这样向前走去,走向远处的三座雕像中的一个,几乎在他走出的同时,前方有数道长虹蓦然飞起,刹那临近苏铭时,有神通术法之力骤然幻化,苏铭神色平静,冷哼一声。 一声冷哼,立刻天地轰鸣,以苏铭为中心,一片波纹刹那扩散,那些来临的修士一个个神色大变,甚至惨叫之声都没有传出,立刻一个个身躯在这波纹下直接扭曲,骤然崩溃开来,成为了血雨。 “苏某好久,没有这么杀戮了,一道宗…;;;”苏铭淡淡开口时,目中闪过一抹强烈的杀机,右手抬起时,掐诀向着下方大地隔空一按。 这一按之下,立刻大地轰鸣,火山的崩溃后,随之是整个大地的碎裂,一股来自苏铭身上的庞大威压,刹那间降临整个世界,更是在苏铭的眉心第三目开阖间,清晰的露出了其内,散发无尽黑芒的;;;…八重大道尊。 “让黑暗降临大地,让夜空取代天明,让杀戮成为封印;;;;;;血债,需一道宗满门之血,方可血偿。”苏铭的声音扩散,在这大地的轰鸣间依旧清晰的传入一道宗每一个修士的心神内。 “大道尊!!” “他是大道尊!”阵阵惊呼顿时回旋,就在这时,一声冷哼蓦然间从苏铭远处的雕像上传出,这冷哼之声的回荡,立刻让大地的崩溃一顿,与此同时,一道长虹如流星,直奔苏铭而来,在这长虹内,同样的散发出了……大道尊的修为。 明天就要出门去参加年会了,因为途中有一个关于新书版权的发布会,所以要提前2天。 年会的地点是在广州,有在广州的道友如果想亲眼看看耳根的减肥效果……可以来聚聚,具体的酒店地点还有其他年会细节,请关注耳根的公众威信,我会在那里随时发布的,走到哪,就发到哪,说不定你看到会就会发现,咦,远处那个摆弄手机的胖子,貌似是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