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76章 轮回几多道无涯 - 求魔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76章 轮回几多道无涯

谁能走进你的生命里,由命运决定,可谁能停留在你的!>,命运也无法决定,真正能决定的,唯有自己。 既然忘不掉,就索性不忘,即使一切成空;;;;;;即使,一切都成为黄昏的余晖,随着黑夜的降临,消散寻不到影。 苏铭走过了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的天邪子身边,如同他的一生,从冬走向或者是苏春,也或许是其他的季节,直至走向了城门时,他身后已没有了风雪。 直至他走到了城门内,他的身后,传来了天邪子轻声的叹息,那叹息里带着怜悯,带着复杂,更带着骄傲。 那是怜悯苏铭的一生,那是复杂苏铭的选择,那同样也是骄傲苏铭的道路,这叹息渐渐远去,渐渐距离苏铭越来越远,直至他的脚步从那城门内走出,迈入这古葬国都城的一瞬,他身后的叹息仿佛被隔绝了无数岁月,消失不见了。 苏铭没有回头,走在这都城内,走着,走着。 他不需要去知道方向,因为在迈入这城门内的一刹那,他已看到了方向,看到了那在远处,竖立在这都城内的三座高高耸立的高塔,这三座高塔,每一座顶端都盘膝坐着一个身影。 正中的高塔上,所坐之人穿着一身皇袍,一股浓浓的气运之感,仿佛整个天地,整个沧桑,整个古葬国都要以此人为中心,似乎;;;…此人所在的地方,就是古葬国,若他不在,则古葬国就不可以称之为古葬! 他,是古葬国的帝王,是凝聚了整个古葬气运于一身的;;;;;;古葬之皇! 其旁,那算是第三座高塔的顶端,盘膝的身影是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看起来很是绝美;充满了一股妖异之感,这种感觉极为强烈,成为了气息环绕在他的四周,使得此人在苏铭看去时;仿佛有种天地间最不协调之意。 似乎此人,哪怕是气运都与其完全不融合,不容天地,不融苍穹,不融世间万物众生,因为;;;;…天地也好,苍穹也罢;众生万物,没有能在层次上超越他的存在,因为……他就是这整个苍茫内;仿佛是唯一的,创造者! 他,可以创造天地,故而岂能自身融入天地,他可以创造苍穹,岂能去自降身份去融合苍穹,他能去创造改变万物众生,也岂能去融,若真说融;也应该是天地,苍穹,万物众生;来尝试去融合他! 他,就是修罗! 他凝聚的路,无上霸道至极的修罗! 三座高塔;中间是帝皇,第三座是修罗,而第一座高塔上盘膝坐着的身影……此刻正凝望着苏铭。 那身影,带着沧桑,带着岁月的流逝,仿佛在这里盘膝了很久,在这里等待了苏铭……很久。 这身影身上没有帝皇般的整个古葬气运凝聚;也没有修罗那种霸道至极的我就是创世,但在这身影那里;却是存在了一股仿佛可以分辨真假,可以看透一切虚幻,甚至看透岁月的难以形容的气息。 这股气息,仿佛是睿智极限,是一种生命可以明悟的终点,更是一条……仿佛可以明悟气运,明悟霸道,明悟万物所有生命一切的道。 在这条道路上,他永远看不到虚幻,他可以看到他想看到的真实! 那是……孤鸿! 古葬国内,三大九重道神之一的孤鸿,亦或者说,此刻的这三人,已经不再是九重道神,或许他们已经斩下了自己的道,成就了属于自己的……道无涯! 修罗,已斩下了自己的道,成就了道无涯,古帝,显然也在这两千年内,斩了自己的气运,以此成为了道无涯! 而孤鸿;;;;;;他如今能盘膝坐在那高塔上,这已经说明了,他……也斩下了选择! 斩下,不是真正意义的斩,而是一种决断,一种选择,这个选择…;;;不可以回头,也无法回头,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两条路,或许一个是对,或许两个都是错…… 一旦选择,便是终生。 苏铭脚步微微一顿,站在那古葬国都城的街道上,身边走过匆匆众生,苏铭没有去看,因为他知道,即便是去看,他也记不住这些面孔,索性不看。 他唯独看去的,就是那第一座高塔上的孤鸿。 老头,也在望着苏铭,嘴角渐渐露出了微笑。 “你这小子,老夫已等了你两千年!”老头的声音带着笑声,在这一瞬,从他所在的高塔上蓦然间传出,回荡整个都城时,传入到了苏铭的耳中。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语,其内蕴含的温馨,苏铭这里感受的很是深切,使得他的心,在这一刻出现了温暖,那种关怀很真,真实的让苏铭;;;…会记住一辈子。 “弟子苏铭,拜见师尊。”苏铭望着远处高塔上的身影,渐渐抱拳,向着那里深深一拜。 笑声带着沧桑,更多的是喜悦,再次传出时,高塔上的老头,已经消失,出现时正在了苏铭的身前。 他的样子依旧,但却少了一些古怪,多了一些苍老,此刻看向苏铭时目中露出开怀,仔细的看了苏铭几眼后,更是笑声更为洪亮。 “好、好、好,终究是没有让为师白白等了两千年,为师当年答应过你,要让你亲眼看一下,我和那两个老不死之间的一战。 这是为师的承诺,既然是承诺,就-做到,莫说只是两千年,就算是两万年,二十万年甚万纪元,为师也都会一直等下去!”老头的脸上原本有很多皱纹,此刻在这笑声里,似乎连皱纹都少了一些。 “走!”老头开心的大笑中,拉住苏铭的右手,身子一晃之下,直接出现在了他之前所在的高塔上。 塔尖的位置,本只有一个座位,因为在第二座高塔,第三座高塔那里,苏铭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里……只融一个人盘膝打坐。 可在这第一座高塔上;却是存在了两个盘膝之处,另外的地方,显然是老头两千年来凝聚而出,这举动很简单;看起来很寻常,可正是这寻常的一处座位,让苏铭这里在看到的一瞬,他的心颤动了一下。 这个座位,蕴含了老头对苏铭的关爱,蕴含了他对于苏铭这个弟子的一切慈祥,那是不需要任何其他的回报;只是一种关爱,只是一场道的见证。 如他与苏铭的缘,如他们选择的道……是一场类似的路。 “你们两个老不死的;我们可以战了,老子的徒儿回来了,哈哈。”老头站在那里,大笑起来,声音透漏出让苏铭觉得熟悉,觉得亲切的不靠谱。 几乎在这话语传出的瞬间,修罗双眼蓦然睁开,露出其目中的一抹无情之芒,他的样子改变;他的气息也与当年不同,目光内的无情,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似已不再是修士。 “为了一个修士,宁可以封印的方式避战两千年,孤鸿;;;;;;你的道;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厌恶!” “废话,老子的徒儿是老子的,是你的,当然要在意,老子要不在意,谁能去在意,指望那玩气运之术的老不死?”老头那里眼睛一翻;冷哼一声,立刻开口骂了起来。 话语间;盘膝坐在中间高塔上的身影,那古葬国的帝皇,缓缓的睁开眼,看向苏铭时,神色内没有太多情绪的变化,只有一声叹息回旋。 “玄儿……” “我叫苏铭。”苏铭望着那古葬国的帝皇,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古葬国的帝皇,这盘膝坐在正中间高塔上的身影,也随之沉默,半晌之后他低沉的声音,如整个天地都在回旋般,悠悠传出。 “还记得……那个游子离家的故事么;;;;`;” 苏铭双目一凝,仔细的看了那帝皇几眼,他想到了三千年前那黑夜里,一处面摊中,看到的那个老人。 “何必继续迷茫下去,你能被孤鸿选择成为弟子,我不意外,因为你的道,本也与他相似,只是如今孤鸿已经斩下了选择,你;;;;;;还不醒来? 醒来吧,我的玄儿,你醒来时,你就是…;;;古葬国的帝王,醒来时……整个古葬的气运,将凝聚你身,你将是凝聚了朕的气运与孤鸿之道的唯一传承者,你将是;;;;…真正的道无涯!”古葬帝皇,那身影缓缓从高塔上站起,凝望苏铭时,他的声音如天地之音,在这一刻的回荡中,整个都城内的所有生命,在这一瞬齐齐心神震动,瞬间全部都跪拜下来。 不仅是他们,八方的宗门,整个古葬国内所有的修士,也全部都在这一刹那,在各自的方向齐齐跪拜,向着此地;;;;;;如膜拜一般,去拜这古葬气运! 天空改变,如形成了混沌,大地雾起,如成为了苍茫,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一瞬,仿佛全部以那身影成为了中心! “这,就是他的道无涯,可不是我的。”老头在苏铭的身旁,看着那天地的变化,缓缓开口。 生有涯,知无涯,轮回几多道无涯。 地有边,天无边,生死几许念无边。 和大家说一下今天的苦逼经历吧,大病初愈的我一早6点多一点起床,去赶早上7点半的飞机。不到七点到了机场,处理完所有登机手续后忽然被告知飞机晚点,10点起飞。 我当时就心里郁闷,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多睡会。10点就10点吧,我找了个座椅靠在那里,打了个盹,订上手机闹钟,9点半醒来时正精神抖擞的准备上飞机。 可就在这时,又被机场告知时间改成了11点,我就心里开骂了,于是找个咖啡厅开始码字,可四周很乱,写的也慢,好不容易到了11点,突然噩耗啊,航班被取消了,原因是牡丹江大雪,机场关闭了,我日日日日! 不仅是取消一天,是连明天的也都取消了,想要回家只有后天,可我着急啊,于是赶紧退票,咬牙之下买了去哈尔滨的,我有股执着劲,我今天一定要回家! 下午3点半到了哈尔滨,我看着外面的大雪,忽然想起了广州的陈盟接机的亲切;;;;;;我叫了一台黑车,迎着风雪上高速,此刻还在路上,估计1个半小时后可以到家。 我大病初愈啊,从早上6点开始到现在,这一章是在黑车上写出来的,用手机连接电脑更新。 只有一章了,因为我已经看到了今天早上离我而去的感冒道友,正在淫笑的慢慢回来了 该死的大雪,该死的机场,该死的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