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追临 - 求魔

第150章 追临

这片邯山老祖或是坐化,或是闭关的外围处所,可以说它隐藏在邯山城下的万丈深渊内,也可以说它是邯山城密道所通,一处被修建出来的奇异空间。中文网 此地,并不是太大,可若想全部走过,以苏铭的速度,至少也需十天左右。 这里山峦弥漫,可却没有太多湿润之感,显得很干燥的同时,更是存在了一股旁人无法清晰觉察的浓郁灵气。 这股灵气环绕在此地,随着雾气翻滚,苏铭百度求魔吧快速,耳根书迷官方yy:3943能感受获得,至于旁人,则是觉得在这里,会精神气爽,似可以忘记疲惫。 许是正因这股灵气的存在,使得这里山峦间,有很多草木滋生,这些草木与外界比较,多了一份灵动,多了一份盎然,甚至有一些珍贵的药草,是外界常人很难找到的。 安东部给予每一个进入这里的客家的票据上,就清晰的标明了此地的一些珍稀药草所在的处所,勾勒出了一份属于这里的地形图。 有此图在,可让人于此地没有标的目的上的迷茫,此刻苏铭手中拿着安东部给予的木简,把上面画着的一切牢牢记在心中,身子疾驰,顺着起伏的山峦,向着前方谨慎前去。 一路苏铭烙印散开,时刻警惕四周风吹草动,他深知这里呈现了意外,随时会遇到危险,这危险来自颜池部,且他不知晓安东与普羌之间如今是否告竣朕盟,若并不是如此,则此地将会混乱不堪。 “安东部的客家中,最强者即是首席客家南天……这人已踏入开尘,在方木给我的木简中,对这人描述最多。 他是第一批进入此地之人,不知现在如仆…安东部的南天,普羌部的玄轮,还有烟池部的柯九思,这三人,是三部的客家最强者。”苏铭目光闪动,脚下没有半点声息传出,行走间,在一炷香后,他的双眼望着前方一座中间存在了巨大沟壑,如被劈开两半的山峰。 “安灵草,就是这里!”在苏铭牢牢记住的安东部木简里,有近七成的药草苏铭其实不认识,且除天籍枝外,其余药草暂时对他无用。 但既进入到了这里,苏铭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收集到更多更全面的草药,这对他在完成了夺灵散后其他的淬炼,或有帮忙。 望着此山裂缝,苏铭心中更加警惕起来,接近之前,他二百丈烙印规模凝聚此地,仔细的一遍遍扫过后,这才身子向前猛的一冲,化作一到长虹从地面蓦然临近,一闪之下,就冲入到了此山的这裂缝内。 此裂缝很深,看不到尽头,似穿透了大地而去,在这裂缝内,苏铭摸着两旁的岩壁,深吸口气。 “这是人为造成……看其样子,如被人一刀劈开……什么样的修为,可以做到这一点!”苏铭默默的向着裂缝下方走去,一边行走,一边计算着距离。 片刻后,苏铭身影一顿,在这裂缝较深的处所,他看到一旁岩壁上的一道缺口,那缺口不大,里面漆黑一片,恍如曾经是一处通道,被这各裂缝生生斩断。 “就是这里了。”苏铭谨慎的前行,烙印散开,慢慢来到了这缺口内,向里面一步迈去,在他身子落下的刹那,立刻从这缺口里散出一股淡淡的白雾,这雾气凭空而出,直接笼罩了苏铭的身体。 苏铭没有后退避开,而是立刻取出安东部的木简,在这木简里,那诸多的草药所在之处介绍很是详细,这些草药生长的处所,是被安东部历年的一次次开启此地后搜集而来,且加以呵护,并未一次性取走,而是让药草在这里生长,隔次来寻。 找到这里,进入这里,需要木简,有此物在,方可打开一处处安东草药寄养之地的防护。不过数百年来,难免呈现木简被其他二部夺走之事,但也同样会有抢夺了其他部落木简的事情产生,相互接触之下,此地几乎九成的药草寄存的处所,都是三部共同知晓的。 不过为了避免药草在争夺下灭绝,渐渐地三部之间有了巧妙的平衡,除几种颇为珍贵的药草之地是需三部抢夺外,其他的处所,大都是在开启这里前,三部提前分派好。 那白雾在苏铭身前卷动,碰触到他百度求魔吧快速,耳根书迷官方yy:3943手里的木简后这才渐渐散去,露出了通往里面的道路,苏铭迟疑片刻,谨慎走去。 时间不长,这缺口内苏铭身影一闪,神色阴沉的一步迈出,顺着裂缝向外疾驰而去,很快就冲出这裂缝,站在边沿,他目光闪动,寻思了片刻,他低着头再次看了脚下这裂缝一眼,有了决断,并未离去,而是再次冲向这裂缝。这一次,他没有进入那缺口通道,而走向着更深处,迅速迫近,下方一片漆黑,但在苏铭的烙印规模内,他不需眼睛去看,即可清晰感受于心。 时间流逝,又过了片刻,苏铭的前方这裂缝依旧是深不见底,但却越来越狭窄,甚至很多处所,需要斜着身子才可通过。 就在这时,苏铭的烙印规模内,他看到了一物。 “果然是这样!”苏铭脚步停顿,向着烙印规模内感受的那一物所在移动过去,不多时,在他的面前,呈现了一具无头的尸体。 这尸体卡在了裂缝内的岩壁上,没有头颅,穿戴蓝色衣袍,身上弥漫了大量的伤口,尤其是这人胸部的一道伤口,几乎穿透他的身体。 在他的腰上,挂着一个令牌,此牌,正是安东部客家的标记! 苏铭在这尸体旁仔细的观察了片刻,在其身上翻了翻,没有找到任何遗物,但从这人尸体上,可以判断出对方死亡只有数日。 “失去了头颅,失去了鲜血……”苏铭缄默,身子一晃向上疾驰,很快离开了这条裂缝沟壑,没有停顿,向着远处快步走去。 数个时辰后,苏铭连续走过了五处木简内标注的药草寄养之地,他的神色越来越阴沉起来,在一处巨大的山石旁,他摸着手中的木简,露出寻思。 “竟都有药草存在!”这对苏铭来说,并不是是一个好悄息,这说明安东部前两批到来之人,根本就没有太多机会分离收集药草,即即是偶尔有来寻的,也如裂缝内那人一样,成了尸体。 苏铭目光一闪,沉吟片刻后有了决断,正要继续前行,忽然他脑海中有剑鸣回荡,猛的转身,立刻看到在远处的天空,有一片白云呼啸而来。 那白云上站着两个身影,其中一人身子妙曼,正是寒菲子! 苏铭双目瞳孔一缩,不假思索身子立刻后退,潜藏在这山石后,不肯与寒菲子见面,在他想来,寒菲子呈现在这里其实不让人意外,但能避则避。 那片白云呼啸,越来越近,其速也渐渐缓了下来,寒菲子身前漂浮的血影,在此刻突然散发出强烈的红芒。 这血影红芒一闪,马上引起了苏铭的注意,他本以为寒菲子只走路过,但此刻看着其脚下白云速度缓慢,恍如要停下的样子,更是看到了那血影的红光,凝神一望之下,苏铭立刻心神一震,他看到那血影的样子,竟是带着面具的自己! “欠好!”苏铭立刻知晓对方的呈现,绝不是意外,而是以某种奇异的蛮术指引,所寻正是自己! “定是那颜池部的红袍汉子!”苏铭身子立刻后退,就在他刚刚退出不到三丈的刹那,他之前所在的那山石,立刻散发出逼人的寒气,咔咔之声下,这山石马上起了无数寒霜,转眼间就化作了一座冰块。 这冰块轰的一声爆开,形成了无数寒冰碎石,直奔苏铭呼啸而来。 与此同时,在那天空的白云上,寒菲子身后的高大青年颜广,其目中寒光一闪,向着前方迈出一大步,整个人从半空借力降临,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苏铭而来。 “安东部的客家,杀我颜池部族人,今日,可敢与颜某一战!“颜广声音朗朗,传遍四周,随着其临近,一股惊人的呼啸声尖锐而起,在颜广的手中拿着一把蛇矛,此抢通体蓝色,透出诡异光芒,如今在他手中,随其身影疾驰而来,瞬间接近。 “凝血后期,血线数量很多于八百五十条!“苏铭后退中双目透过面具,一眼看出了这青年的修为,这人若是零丁与他遇到,苏铭有掌控战胜,可如今其旁还有寒菲子。 这青年苏铭可以不在意,但寒菲子,苏铭曾百度求魔吧快速,耳根书迷官方yy:3943与其有过一战,此女手段诸多,二人若同时呈现,他无法匹敌。 种种念头纷杂在苏铭脑中一闪而过,他身子疾驰后退,右手抬起在身前一挥,握拳之下向着天空来临的颜广一拳轰去。 与此同时,一条黑蛇在苏铭左手幻化,此蛇嘶鸣中冲出,直奔前方来临的那些寒冰碎石。 苏铭一拳落下,立刻身子震动,后退数步,隐藏在面具下的面孔有些惨白,至于那半空中的颜广,则更为不如,他直接喷出鲜血,手中的蓝色蛇矛险些无法抓住,来临的身影被一股大力冲击,直接倒卷退出了数十丈外,这才骇然的停下脚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