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血月乌山图! - 求魔

第229章 血月乌山图!

在苏铭睁开眼的一瞬间,他的双目露出明亮的光芒,那光芒这是一刹就化为如常,与此同时,苏铭身体上那些积累的houhou雪花,也在此刻无声无息的自行飘起,弥漫在苏铭的身体外,缓缓地旋转着。 二师兄坐在一旁,脸上带着微笑,凝神望着。 此时此刻,山顶上神色带着得意,将那令牌收好的天邪子,也似有察觉,看向了苏铭,只不过在他看向苏铭的一瞬,他看起来与之前大为不同,脸上慢慢有了威严。 与此同时,洞府内的虎子,也是走出了洞府,站在外面,看向了山腰处平台的方向。 在这第九峰下方冰层盆地内的,如今也有一道目光,似凝望而来。 苏铭睁着眼,但他的目中却是一片平静,那种静,与其以往的冷静不同,而是一种心神的不动,一种即便是山崩地裂在前,而心不其丝毫波纹的静。 让他能做到如此静心的,是他眼前所望的这些雪花,它们在旋转飘舞间,随着苏铭的右手缓缓抬起,立刻向着其右手凝聚而来,化作了一支冰雪之笔。 此笔被苏铭拿着,在身前的虚空一挥。 几笔勾勒,笔尖所过之处,有残雪漂浮停留,使得苏铭挥笔间,在他前方的虚空,以空为画布,画出了一座山。 那山的线条,由残雪组成,漂浮在半空,看似寻常,但若是凝神观望的久了,便会有种栩栩如生之感。 在画下这座山时,苏铭的心是静的,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静,一种在离开了乌山后,一直不曾出现在他心中的平静。 在这种平静下,他不知道在自己的身后,还坐着二师兄,不知道在远处,还有虎子的目光,不知道在那山峰内部的盆地里,大师兄的关切以及那山峰顶部,穿着白衫的苍老。 他的全部精神,都凝聚在了右手的笔中,凝聚在了那残雪的遗留与他心里此刻最想画出的一幕。 这一刻的他,没有入定,但却更似入定,没有闭目进入那奇异的状态,可却更似在那状态的深处,不愿自拔。 “造化…,造画……这就是他给我的答案……”山顶上,天邪子的身上找不到半点之前面对那紫袍老者时的滑稽,而是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睿智,望着目光里他的第四个弟子。 “老大明悟的,是造哗,所以他闭关,从喧闹中遁入安静,化去所有之后,剩余下来的,便是其本心,所以,他修的是造化之音。” “老二明悟的,是造花,以花草之造,化作一双造化之手,掌握了生死。” “老三明悟的,则是造化这个字的本身,如梦入梦,便是造化……” “我没想到,老四这个孩子,明悟出的,竟是第四种变鬼……造画……”天邪子喃喃,目光有了明亮。 平台上,苏铭望着自己画出的山,右手的笔还在一划一划的勾勒,渐渐地,那山出现了五峰,乌山,被他画了出来。 在这乌山画出的瞬间,他的脸上,山纹隐现,与其似有辉映,使得苏铭在不知晓中,体冇内的修为出现了运转的迹象。 苏铭手中拿着的冰雪之笔,于此山画完的一瞬向下猛的划出了一道长痕,那长痕触目惊心,如一把利剑般,透出了一股惊天的杀机。 这杀机一出,立刻让山顶的天邪子神色蓦然一变。 与此同时,那始终关注苏铭的二师兄,也同样神色有了凝重,在远处洞府外的虎子,也是如此。 还有那闭关的大师兄,于察觉到这一长痕的瞬间,呼吸有了急促。 “好强的煞气!!” 苏铭对于这一切没有察觉,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本心,在这平静中,去造画,造出属于自己的人生。 他的笔,于长痕尽头一顿,渐渐地,勾勒出了在他的身上,蛮纹中的乌山部落,那一草一木,一屋一舍,慢慢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在那虚空中,与他的蛮纹辉映起来。 他不知过去了多久,他手中的笔,在勾勒出了整个乌山部落后,停顿了下来。 他面前的这幅虚空之画里,有山有景,有草右木,屋舍连成一片有栅栏存在,组成了一副看起来似完整的部落之图。 与他的蛮纹,一摸一样。 但苏铭的手,却是依旧抬起,只是顿住了,仿佛他不知晓,下一笔该如何去画,他的双目依旧平静,但在那平静的深处,却是起了迷茫。 时间流逝,许久,许久。 “造哗、造花、造画、造化,…皆是无中生有……静中有惊,镜中有呃……小师弟,我觉得,这幅画里面,还缺了一些什么……”二师兄柔和的话语,在苏铭的耳边轻柔的回 苏铭沉默,渐渐地天色有了黯淡,天空上出现了一轮月,那月光洒落大地,泛起的银芒,让人看后会有冷意。 在这夜里,第九峰无人睡眠,都在凝望这苏铭,他们知道,这一天,对苏铭来说将是极为重要,尤其是如今他显然是找到了自己的静心之法,但却依旧还有些迷茫,并不全面。 这个时候,对苏铭来说,很关键。 或许第九峰外的天寒宗之人,明白这一点的很少,但在第九峰上,他们所修的与旁人不同,知晓这入门的第一次悟,有多么的重要。 直至天空从漆黑慢慢变化,天边重新有了明亮,天空的月也要隐去,只有一个虚影存在之时,苏铭停顿了许久的右手,蓦然间,动了! 在他右手动的刹那,山顶上的天邪子,立刻神色极为凝重,二师兄,三师兄,还有那闭关的大师兄,全部如此。 他们看着苏铭的右手在一动之下,拿着笔,赫然在其面前那副虚空为布的乌山部图上,画出了一个圆。 这叮,圆,很简单,一笔可成,但就是这么简单地一笔,用了苏铭整整一夜的时间,此刻画下的刹那,苏铭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他的脸上,在乌山纹之旁,此刻同样有一个圆,渐渐地浮现出来。 与此同时,苏铭的身体冇内修为,轰然运转,瞬间就到了极致,隐隐的,已然达到了开尘初期的巅峰,似再迈出一步,就可踏入开尘中期!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副苏铭身前的被他画出的画幕上,那个圆散发出了夺目的光芒,这光芒,是红色的,那圆似在燃冇烧,化作了月! 血月! 燃冇烧的血月! 这是苏铭当初冥想时,被他放弃掉的第一个蛮纹,此刻,在他这平静的状态下,被他画在了这张其人生的第一个画幕内。 在这血月被画下的瞬间,这画幕的气息蓦然改变,变成了血月乌山图!一股惊天的煞气,赫然从这血月乌山图内显露出来,这股煞气之浓,让苏铭身边的二师兄都神色凝重起来 那洞府外的虎子,更是身子一哆嗦,嘀咕了几句。 至于闭关的大师兄那里,则是在沉默了半晌后,传出了一声叹息。 “第九峰,从此之后,或许不会再有平静,川…不过他是小师弟,仅此,足矣。” 血月乌山图的出现,让苏铭的身体在颤抖中,体冇内修为直接冲破了之前的极限,阵阵砰砰之声回荡苏铭身体,他的修为,直接从开尘初期,达到了开尘中期! 一次明悟,一张画幕,一笔血月,改变了苏铭的纹,也让他的修为,因此突破! “我天邪子的徒儿,不需功法,不需神通,只去明悟静心,感悟天地的造化…,”天邪子的话语,浮现在了苏铭的心神,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天邪子传授给他的是什么。 那是一条与旁人完全不同的修心之路! 他第九峰一脉所修,不是什么功法力量,不是什么神通术法,而是心! 山顶上的天邪子,此刻沉默,许久之后他缓缓地转过身,向着那片被封印的大殿走去,他的背影有些蹒跚,但脚步却是平稳。 转过身的他,没有人能看到其脸上,有一种蕴含了悲伤的坚定,存在着。 “师傅,我会给你证明,我蛮族的修行之路……是错误的!你错了,你们都错了!” 在天邪子走后,第九峰平台上苏铭前方的画幕,随着苏铭眼中的平静消散,随着其真正的苏醒过来,渐渐地重新化作了雪花,洒落开来。 “小师弟,师兄看你这里不错,想要在这平台上种些花草,你看可否?”在苏铭苏醒的一瞬,他的耳边传来了二师兄柔和的声音。 苏铭一愣,转头立刻就看到了他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的二师兄,连忙起身,看了看这平台上如今已然弥漫了花草。 “呃…,二师兄可否给我留一个打坐的地方……” “哦,好的,就给你留一小块地方……”二师兄眨了眨眼,温和的笑了。 “对了,在你感悟的这些天里,二师兄给你抓了一只活物,放在你三师兄那里了,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还有啊,有个很漂亮的师侄来找过你,你若有机会看到,记得帮师兄问问她身边的那个小女,叫什么名字。” 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欠的章节,我休息休息继续还债”唉,啥时候是个头, 求月票鼓励一下~(未完待续)

下一篇   第230章 不能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