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84章 第九峰的集结号! - 求魔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84章 第九峰的集结号!

“若不治,则他也活不了太久,首先是修为会渐渐低落,当修为丧失后,是其血肉,最终是生机,直至完全死亡后,化作一只鬼影,回到它主人的身边。”白素低声说着。 “北疆部也属于天寒,这卓戈若杀了子车,此事天寒宗没有说法?”苏铭看着手中的虫茧,此茧如今已经完全僵硬,捏起来如一块冰石。 “你……你不知道么?”白素一怔,似明白了什么,看了子车一眼,其目中有了复杂。 “什么?”苏铭抬头望着白素。 “三个月前,子车已经被他师尊通告了山门,驱除了第二峰的身份……他已经不再是天寒宗弟子……” 苏铭双目蓦然一闪,猛的看向盘膝坐在那里,面容血色不多,但神情却坚毅执着的子车,他听不到苏铭与白素的对话,此刻的他,必须要时刻的去恢复,否则的话,会抵抗不住那箭矢的力量。 “三个月前……”苏铭知道了,这件事情正是他离开天寒宗的那五天里发生的,可他在子车那里,却是从未看出半点异常。 但显然,此事对于子车来说,绝非寻常。 “若非如此,他每次见到他姐姐,便不会低头了……”白素轻叹。 苏铭沉默,望着手中的虫茧,许久之后捏了一下。 “你方才说此虫不是天寒之物,它遇寒则死?”苏铭声音平缓,听不出喜怒。 白素点了点头。 苏铭蹲下身子,从地面上捡起了一只仿若死亡般僵硬了的小虫,拿在手中后,一股浓烈的火焰蓦然从苏铭的手心传出,直接就将这小虫包裹住。 在那火焰里,这小虫僵直的身子突然一抖,猛的翻过了身,精神抖擞,有阵阵嘶鸣传出。它更是身子一晃,竟要钻入苏铭的手掌血肉之内。 可它还没等钻入。苏铭手心的火就瞬息消散。寒风来临间,苏铭一把握住了手掌。阵阵嘎吱嘎吱的声音传出后。苏铭才松开了手。 在白素倒吸口气中,她看到苏铭手心内那黑色的小虫,此刻已经成为了碎末。 “这种虫子之前还没有死,只是休眠了,遇火就可苏醒!”苏铭把手一挥,其手心内的那些碎末随风飘散开来。 “此虫如此,这虫茧也是如此。”苏铭声音冰冷,他的眼前浮现出一幅在记忆里的画面,那画面中是一条铁链。铁链上有一个虚幻的身影,那身影的全身,存在了无数伤口,在那些伤口处,赫然存在了似数之不尽的,与这小虫一摸一样的黑虫! “雷辰……”苏铭闭上了眼,他不知道当年在邯山链上出现的那一幕幕是真是假,至今也分辨不出,但这小虫的出现,却是让苏铭有了震动。 此虫他在闯邯山链前从未见过,若只是凭空的想象,只是一次幻觉的话,如今再次看到了这同样的虫子,他不信自己可以凭白的就幻想出来。 “若是真,则真相与我记忆为何不同……若是假,则假物我为何幻觉之物,现实真有,且一摸一样!” “这是一条线索!” 苏铭睁开了眼,耳边传来了一声白素的轻音。 “子车这里,让我试试吧……”白素望着苏铭,低声开口。 “不用了,还有一个方法可以没有丝毫风险的,让其痊愈。”苏铭平静的说道,声音冷漠,右目有了红芒。 “什么方法?”白素一怔,没有听懂苏铭这句话的含义。 “杀了卓戈,灭了其鬼,子车腿中箭上的鬼气,也就自然消散了。”苏铭说完,看向白素。 “这附近你比我熟悉,带我去北疆部!” 白素咬着下唇,怔怔的望着苏铭,但却坚决的摇了摇头。 “以你的修为,一个人去了北疆部,必死无疑,我不带你去!” “我不是一个人。”苏铭转身,仰天发出了一声厉啸,其啸声回荡这第九峰,震动的此峰冰川有了哗哗之声。 在其啸声回荡的刹那,虎子在洞府内正喝着酒,眯着眼睛傻笑,准备抱着酒葫芦入睡,养好精神等晚上外出活动。 可他几乎是刚刚闭上了眼,那呼噜声还没等传出,立刻从洞府外传来了苏铭的厉啸,那啸声如雷霆轰鸣,让虎子的洞府都为之一震间,他猛的睁开了眼,使劲揉了揉后,神色有了诧异。 “老四这是怎么了?”他没有迟疑,立刻起身拎着酒壶冲出了洞府,直奔苏铭洞府而去。 与此同时,第九峰中段山腰处,一片百花盛开的地方,绿草弥漫,在这冰雪中展现出一副如逆转了时光的画面。 在那百花草丛内,二师兄盘膝坐在那里,保持让阳光映照在其侧脸的姿势,嘴角带着温和的微笑,在他的身前,那地面的青草无风自动,有那么几缕快速的生长,彼此纠缠在一起后,似正编织着什么。 二师兄的神情很是专注,可就在这时,这第九峰上苏铭的厉啸蓦然回旋而起,那啸声里透出了一股惊天的煞气,在这股煞气下,二师兄身前的那几缕编织的青草都为之一顿。 二师兄神色有了诧异,抬起头看了一眼远处苏铭的洞府所在。 “是谁招惹了小师弟?”二师兄不疾不徐的站起身子,弹了弹衣衫,背着手,迎着阳光照耀侧脸,向着苏铭的洞府所在之处,一步步走去。 他的双脚看似踏在了地面,可实际上每一步落下,都赫然是与地面保持一寸的高度! 同样也是在苏铭厉啸传出之时,在这第九峰的冰层下风,那常年闭关之处,一片漆黑中蓦然有一道目光乍现。 “如此煞气……若不宣泄,则难以静心……小师弟,你既要去宣,可我还不能出关……”喃喃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冰川内若隐若现。 但突然间,此地一块一人多高的冰石,蓦然出现了裂缝,那裂缝内有火呼啸蔓延,似焚烧此冰石般,瞬息间。这冰石的裂缝越来越多,最终轰然爆开。 在其爆开的刹那。从这冰石内伸出了一只黑色的手! 那黑色的手。散发出一股滔天的寒气,慢慢的伸出后。按在一旁的冰面上。渐渐如爬出一般,出现了一个全身漆黑无比的壮汉。 这壮汉**半身,爬出后闭着眼,单膝向着那传来目光的地方,跪了下来。 “当年我的三百奴与我同时停下杀戮,伴随我闭关在此……如今我唤醒三百奴其一的你,去帮我做一件事情。” “少主吩咐!”那壮汉猛的睁开双眼,他的双目赫然是灰色的,那灰色的双眼透出一股疯狂与无情。让人望之就会心寒的同时,可以强烈的感受到,在这壮汉身上存在的血腥。 “保护我的几个师弟,听从他们的吩咐,必要时……允许你施展禁咒!”存在于冰川内的目光,渐渐的消散,唯有这话语在这里回荡,平静中,透出了一股杀戮。 那壮汉咧嘴露出微笑,添了添嘴唇,一拜之后起身,抬起脚步向旁迈步间,其身影立刻化作了一片黑气,钻入四周的冰壁内,消失不见。 同样是在那一样的时间里,第九峰山顶处,天邪子打着哈气,伸着懒腰,从一旁走来,一边走着,还在一边嘀咕着什么。 走到了山顶后,他深吸口气,晃动了下身子,更是趴在地上双手支撑身体,上下撑起了数次后这才重新站好,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今天撑起了十个,比去年多了一个,好,好,好!天邪子你实在是太厉害了,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强壮的棒小伙! 天邪子你是好样的,我为你骄傲!”天邪子带着满足的笑,自言自语了半晌,这才抬起头,准备按照往常一般,向着天空一顿大吼后,冲着某个方向飞去,在这清晨锻炼下身体。 可他刚刚张开口,正要去大吼的瞬间,却是有人提前了一息,先行传出了声声厉啸,那啸声轰轰,回旋八方间,让天邪子愣了一下。 “咦?我还没喊,怎么就发出声了?”天邪子眨了眨眼,抬起手把自己的嘴捂住,见耳边的声音还在后,连忙蹲下身子,在这山峰的边缘,探头向下看去。 “老四叫唤的太难听,咦,老三赶过去了……呀,老二也去了,奶奶的,我那闭关的大弟子怎么也凑了热闹。 这是要打架啊,哈哈,好玩好玩。”天邪子眼睛里露出了兴奋之意,连忙撸了撸袖子,一副要参与的样子。 苏铭的洞府外,在那平台上,随着苏铭的厉啸回旋,虎子首先来临,他来到这平台上的同时,一眼就看到了子车凄惨的样子,双目猛的瞪起,露出了怒火。 “他奶奶的,谁伤的我家小猫!” 紧接着,二师兄背着双手,带着那温和的笑容,一步步走来,可当他看到了子车的样子后,其脸上的笑容消失。 “小师弟,这是谁干的!” “北疆部黑箭蛮士,卓戈。他是北疆战首茁牙之子。”苏铭望着子车,平静开口。 “他奶奶的,干他鸟的,敢欺负我家的小猫!”虎子在一旁大吼起来。 “这样……不好……”二师兄摇了摇头,脸上的微笑再次出现,可这一次的微笑,却是有了阴森。 “我们不干他的鸟,我们去切了他吃鸟的头!”二师兄笑容更多。 一旁的白素听着听着,脸红了起来,暗自呸了一声。 --------- 月底最后三天了,这段日子写的很愉快,也很满意,所以想多要一些月票,月票,求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