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85章 鬼方的传闻 - 求魔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85章 鬼方的传闻

“切了他吃鸟的头?”虎子听闻此罚哑愣,抬起手下意识的就要挠头,但似觉得有些不妥,刚抬起一半就立刻放下,他一直觉得自己是第九峰最聪明的,决不能让人知晓自己有些没太听懂此话的含义。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切了他吃鸟的头,奶奶的,切了后我吃了[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虎子一拍胸口,一副“我明白”的样子,憨笑的看向二师兄。 二师兄眨了眨眼,在那里温和的笑着,听到虎子的话后,目中露出惊讶,不可思议,迟疑以及赞赏与期待的种种神色,其神色的变化,若非是相熟之人,很难看出。 虎子看出了,他隐隐觉得似有些不太对劲,但他明白,自己此刻千万不能露出不懂的神色,他不断地告诉自己,自己可是第九峰最聪明的,什么都明白,于是便昂首挺胸,向着二师兄严肃的点了点头。 二师兄神色也有了严肃,拍了拍虎子的肩膀,似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是长叹一声,脸上有了敬佩。 虎子内心的不安,更多了,但脸上却是一昏满不在乎的样子。 子车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右腿上的那鬼气黑箭缭绕,使得其面色时而有了红润,但很快就又苍白下来。 在二师兄拍向虎子肩膀之时,苏铭转身看向白素。 “现在,可否为我师兄三人带路,去北疆部!”苏铭声音平静,但其右目的煞气与左眼的冷静,却是在这诡异中形成了一股若融合在一起的感觉,让人看了后,不由得便会心神一震。 白素低头沉默了片刻,抬起螓首,望着苏铭,轻轻地点了点头。 在其点头的刹那,苏铭一步走来,在白素的身边,在其一声惊呼中一把搂住了白素的芊芊细腰,带着白素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天空而去。 白素眼前一花,更有了恍惚,心脏怦怦加速跳动,一股属于男性的强烈气息,向着白素扑面而来,她不但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更是可以感受到抱着自己的苏铭其心跳。 这种奇异的感觉让她的脸更红了起来,即便是与司马信之间,最多也就是拉拉手而已,过多的举动因司马信的顾忌,再加上白素有些紧张,也就没有发生如现在被人抱住般的事情。 在苏铭抱着白素踏于天空的同时,虎子拿出酒壶喝了一大口,咧嘴中神色有了狰狞,身子一晃,跟随在苏铭身后,疾驰而去。 二师兄神色始终温和,带着微笑背着双后,向着天空走去,他的双脚每一步落下,虚空都会有淡淡的青光一闪,随着其速度越来越快,看起来如一道青虹划破天幕。 在这三人身后,有一缕模糊的黑烟若隐若现的跟随着,那黑烟飘忽,很难被人察觉,可若是真的有人察觉到,那么深层次的去观察的话,就会感受到这股黑烟内存在乎惊人的杀戮气息。 这淡淡的黑烟,正是大师兄的三百奴之一! 他遵从着其少主之意,要保护少主的几个师弟,甚至必要的时候,他可以施展他们一族,最强大的力量,禁咒! 在这黑烟的后方天幕上,就连那大师兄家奴也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一个穿着白色衣衫的老头,这老头此刻一脸兴垩奋,不断地搓着双手,时而撸着袖子,显现出干瘦的手臂,双目露出光芒,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要打架啦,好玩好玩,老四不笨嘛,知道打架不能自己上,要打群架才刺激!可不能让他们知道我跟在后面,这样才会更刺激! 不过这群小子还是比不过老子当年啊,知道打群架,怎么不知道带个面罩?”这老头正是天邪子,他神色除了兴垩奋外,更有激动,不过随即便有了不满。 这是第九峰,很多年来,几乎是首次,全体出动! 齐齐而出,直奔北疆! 若那北疆黑箭蛮士卓戈能提前知道伤了子车会出现这样的后果,会将这全是外人眼中怪特的第九峰师徒全部引出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在看到子车后,立刻掉头就走,不去招惹。 “北疆部在天寒宗外约一天的路程,同样是在寒地,但与天寒宗不同,他们的部落并非修建在冰山或者冰河之上,而是在一片雪原。”白素被苏铭抱着身子,在这疾驰前行间,寒风刺骨而来,身子哆嗦中她立刻感受到一股暖意从苏铭身上传来,融入到自己体垩内。 在这暖意下,那刺骨的寒风也似柔和下来,白素红着脸,沉默了片刻后低声开口,她可以说是把记忆里全部有关北疆部的事情都想了出来,以便让苏铭等人有详细的准备。 “北疆部很大,看起来如一座城池,但四周没有城墙,只有一座座由冰做成的屋子……在北疆部的族人看来,冰雪是他们生命里的一部分,不能将其阻止在外。 在北疆部的正前方,有两座巨大的雕像,这两个雕像分别雕刻的是两头狰狞的恶鬼,它们相互厮杀,其庞大的身躯,组成了北疆部的大门。” 白素的声音在这呼啸的风中回荡,传入苏铭耳中的同时,也被虎子与二师兄听到。 “当年的北疆部,据说是拥有三位堪比蛮魂境强者的青箭蛮师,其中一人甚至已然快要半只脚迈入紫箭门槛。 这种强大的部落,即便不是大部,也足以让大部忌惮,天寒大部对其征服,也付出了代价,将那半只脚迈入紫箭的北疆部蛮公杀戮后,又杀了两个青箭蛮师,这才让鬼台降服,改称北疆。 仅剂的那位北疆蛮魂强者,是北疆部当年的战首,此人侥幸活命,但没过多久也因生机到了大限而亡……如今的北疆尽管远远不如其祖当年辉煌,但也不容小看。 尤其是作为天寒大部下属四大分部的北疆部,定有蛮魂强者坐镇,因为历代的分部蛮公,都必须要在祭骨大圆满时去天寒大部修行,只有成功突破达到了蛮魂,才会被赐予蛮公身份。 北疆部当年曾有两千多年,是没有出现过蛮公的,但我记得典籍上曾说,在一百多年前,北疆出现了一个被天寒认可的蛮公! 此人叫默山……”白素快速的开口,把只晓得一切说出。 四人疾驰下,已然走了小半天的时间,大地一片白茫,一眼望不到边界,全部都是雪与冰组成的天与地。 在这天空上飞行,很少能看到对面来临的身影,如同整个世界没有了生灵,剂下的唯有苏铭几人。 大地上也没有丝毫的行人足迹,在这冰雪山峦与平原交错的地方,普通人来到这里,必死无疑。 寒风呜咽,如鬼哭狼嚎,大地时而卷起雪漩之风,横扫八方推动积雪而走,看起来很是惊人。 这是一个白色的世界,一个属于冰雪的世界,一个让人眼睛里,看不到其他颜色的世界。 “除了蛮公默山外,北疆部还有四大首领,分别是战首、魁首、鬼方还有灵首。这四人修为也是深不可测,即便还不是蛮魂境,但应也相差不远……尤其是这里面的鬼方,更要注意。 因为有一个旁人罕有听闻的传说,这个传说也是我在一部残破的典籍上看到,据说鬼台部的鬼方,至始至终,从这个部落出现在南晨之地开始,就从未有人见过其相貌,此人无论是衣着还是声音,亦或者走动作,无数年来,给人造成了一种感觉,也就是这传闻内所说,鬼台鬼方,不死不灭,万古岁月,始终此人!” 白素的声音有了低沉,回荡在苏铭三人耳中,在那呜咽的风声里,随着这番话语的出现,凭空的多了一份神秘之感。 “小师弟,这个小女娃知道的事情很多,这样……很好!”二师兄脸上露出微笑,赞赏的看了白素一眼。 白素在苏铭的怀里,连忙向着二师兄舍笑回齐山 “谢”师叔夸奖,我只是喜欢看书而已。” “和小师弟一样加我二师兄就可以。”二师兄笑了笑。 白素的脸又有了些红润,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总是会脸红。 “为什么没有族长?”苏铭忽然开口,这也正是二师兄想要问的,至于虎子,则是喝着酒,盯着前方,时而舔着嘴唇,露出一丝残忍之意,对于白素的话语,他听不都听,在他认为,见面开打就是,自然有人提醒自己该如何去打。 他始终觉得,这才是聪明人应该做的事情。 “北疆部始终保留着他们先祖鬼台部的习俗,没有族长,他们的族长是一个虚无缥缈之物,据说[百度求魔吧手打,耳根书迷官方yy:3943]是一头天地间的狰鬼,可惜只是一个象征而已。”白素轻声说道。 苏铭内心一动,他听闻了有关北疆部的这些事情后,尤其是听闻那族长之事,脑丰第一个浮现出来的,就是巫族蜥巫部的老者,召唤出的其部图腾蜥蜴巨兽! 那蜥蜴巨兽,也只是一个象征,只是一个图腾。 “北疆……鬼台……”苏铭目光一闪。 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苏铭等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当这一天黄昏之时,白素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到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