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03章 护犊!(第二更) - 求魔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03章 护犊!(第二更)

他后悔,深深的后悔! 他后悔自己当年为什么不付出一切代价,提前杀了苏铭,让其来不及进入天寒宗! 他后悔……可他想来想去,在与苏铭的一次次交锋下,竟只有这一次可以让他后悔的机会,除了这一次外,他居然找不到对苏铭的丝毫反击之处。 天寒宗的第一次相遇,二人的斗法达到了极致,他就算是想出杀手,但却被阻,即便是他强行出手,怕是非但无法成功,反而会引来莫大的祸端! 这一点他当时看不懂,但如今随着他对第九峰的了解,他感受极为深刻,毕竟北疆部的事情,他是不多的,知晓了详细过程之人。 “司马信,你弄痛我了。”在司马信这疯狂之时,他的耳边传来了一个冷漠的声音。 这声音,出自白素之口,白素冰冷的望着司马信,她真的看透了此人,实际上,她应该早就看透的,只是她不愿去看,她被一种叫做情的纱布,遮盖了眼。 直至她遇到了苏铭,随着那一点一滴的接触,那层纱布慢慢改变了颜色,慢慢的让她可以恢复了自我,慢慢的,让她从司马信的那里,如同苏醒一般。 只是那个时候的她,还是处于半睡半醒之间,还有些迟疑,有些不知该怎么做,有些拿不定主意,直至她离开了苏铭,直至她如今站在了司马信的面前,她忽然的,彻彻底底的苏醒了。 随着其苏醒,一股心脏撕裂的痛苦,让她面色苍白,隐藏在司马信所看的冰冷之下,是她深深的后悔。 苏铭与司马信,两个不同的人,两个不同的经历。 司马信能成为天骄,能叱咤多年。绝非等闲,尽管处于这种无法言表的愤怒疯狂之内。但也可以瞬间将其全部压下。 尽管这股愤怒并非消散。而是越来越多,因为蛮子若没种下。他不会有所伤患。可一旦种下后出现如苏铭这样的情况,对司马信来说,不亚于是灭顶之灾。 蛮种反噬,甚至很有可能他反倒成为了对方的蛮种,尽管对方不会蛮种无心**,但却依旧可以获得这此生唯一的一份,蛮种! 对于苏铭来说,这唯一的一份蛮种,只是他生命过程里的一缕风。但对司马信来说,若此事真的如此,则是他生命里的……全部!! 这只是一个可能,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司马信不知道,正因为不知道,所以他害怕,他恐惧,他发狂。 “素素,是我失态了……”司马信松开了白素的肩膀,他面色苍白,回想方才自己的举动,他再次有了后悔,白素尽管失败,但此女对他的作用还是存在,甚至可以说是此刻不多的救命稻草了。 “素素,带我去见你父亲,让他帮帮我……”司马信开口时,看到了白素目中的冷,内心咯噔一声。 “素素!!方才是我不对,但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一旦苏铭这一次修为提升,当他走出之时,就是我丧命的一刻! 蛮种**我第一次失败,后果不堪设想,或许……从此之后,我就只能是苏铭的一具傀儡……素素,因为这些事情,所以我才失态……” 白素沉默,睫毛轻颤,闭上了眼。 在其闭目之后,司马信眼睛里有杀机一闪而过,但却被他立刻隐藏起来,猛的转身,看向了苏铭所在的方向,那传来压抑之感最强烈的地方。 “还有一个方法,就是趁此机会,去杀了苏铭,将其杀了,也就全部解决!”可司马信却迟疑了,在没有发生北疆之事前,他对于杀了苏铭还有一些把握,可北疆之事,让他清楚地知晓,自己与苏铭之间已然有了差距! 他没有把握,可以战胜苏铭! 尤其是当着海东宗的面,当着天寒宗的面,在这里去内斗,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极为严厉的惩罚,即便是他杀了苏铭……那么除了这严厉的惩罚外,还有来自第九峰的疯狂! 在这样的惩罚与疯狂下,他司马信就算是背叛了天寒宗,在南晨之地也将没有容身之所,除非……他逃向巫族…… “怎么办,怎么办……”司马信身子颤抖,眼中露出了绝望。 “拿着此物,回到天寒宗,在天门下将其祭出……我父亲的门人会来接你……司马信,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从此之后,你不要再来纠缠。”白素睁开眼,取出一枚木简,扔在了地上,转身向着远处走去,她的背影萧瑟,孤独,蕴含了深深的悔意的同时,也有一种解脱。 她想要去看看苏铭,但她咬着下唇,哪怕咬破流下了鲜血,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唯有黯淡的,选择了离去。 来时,欢声笑语,时而看向苏铭时捉弄的神色,归去时,黯淡无神,如失去了心,失去了魂,如一只受伤的小兽,她只想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舔着伤口。 她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一个不会被原谅的错误,好在,这个错误没有给那个她此刻心里浮现的身影,造成无法扭转的伤害…… 风雪里,她低着头,离去了。 在她的身后,天空乌山,部落,形成了一股视觉的震撼,在那雪原漩涡形成的风暴内,苏铭的声音回荡而出。 “血月……” 天空是将要天明之时,本应是漆黑,可在那雪的映照下,只是模糊,但却不暗,随着苏铭的话语,在那天空的乌山之上,似这天的尽头处,一轮血月,赫然幻化出来! 随着血月的出现,那压抑之感骤然增加了不少,扩散之际,形成的风暴惊天动地! 一股越来越强的气息,从苏铭的身上凝聚,不断地增加,不断地增强! 子车在苏铭的数百丈外,忍着那股威压,不断地后退,他强行让自己退的慢一些,他要留在这里,去守护此刻的苏铭。 他尽管没有看到白素,尽管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让苏铭有了如此变化,但他知道,他是第九峰之人,苏铭,是第九峰的弟子! 这就,足够了。 海东宗拍卖场临时部落内,随着苏铭气势的越来越强,那十多个舟船之间的神念,也再次的彼此回荡开来。 “此子有如此蛮纹……倒也算的上是天骄,不过在我海东宗部落外突破,莫非真的以为我海东宗不敢出手!” “海长老,莫要轻举妄动,此子是天邪子的弟子!” “天邪子?那个疯疯癫癫之人,老夫没有与他遇到过,你若不这么说也就罢了,既然这样,我倒要看看,这天邪子有何修为!”那阴沉的神念蓦然一转,化作一股尖锐的,但却很少有人可以听闻的呼啸,直接冲出了这片部落,如闪电雷霆一般,轰鸣间直奔苏铭所化风暴而去。 其神念如同一把利剑,似要将这风暴一斩两半,将其内的苏铭,更是一剑击毙! 几乎就是此人神念呼啸而出,可部落内却很少有人察觉的刹那,在那间有黑衣人默默站立的寻常帐篷内,坐在案几旁的白发老者,向着其对面的青年,缓缓开口。 “因为,他是第九峰之人……”他刚说道这里,忽然神色一动,猛的抬头。 与此同时,其对面那青年也是眉头一皱,他这一皱眉,顿时威压毕露! 几乎就是他二人察觉的刹那,这股神念所化无形利箭,已然穿梭了雪原,出现在了苏铭所化的风暴之外,向着那风暴,骤然间就要一斩而下! 可就在这时,一声带着桀骜的神念之声,似从虚无内传出,似从遥远的天地间,从那天寒宗大地山峰的第九峰内,如怒浪滔滔,翻江倒海般轰鸣而来。 “你奶奶的,哪个兔崽子敢动我徒儿,我杀你满族,杀你满宗,杀你生生世世轮回万载!!” 这声音充满了一股无法形容的霸道,在出现的瞬间,让那将要斩下的神念之剑,顿时有了剧烈的颤抖,竟轰的一声崩溃,如被这声音冲击一般,在碎裂的同时,零散的神念顿时倒卷,其内透出一股惊恐至极的气息。 那声音内存在的煞气,惊天动地,回荡间,在这散碎的神念倒卷间,再次被这煞气一卷,骤然的彻底粉碎。 隐隐的有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出,与此同时,在这部落内的一艘舟船内,一个红发老者身子颤抖,猛的睁开眼,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其面色瞬间苍白,甚至满头头发,此刻竟急速枯萎,转眼之下就光秃秃一片,更为惊人的,则是其头发衰败后,其全身血肉也都急速枯萎,瞬息间,已然成为了皮包骨。 若非是他胸口有一块雕刻着日出海面的玉牌在此刻突然散发出强烈的光芒,他必死无疑! 咔咔声回荡,那玉牌抵消了这股轰击而来的力量,碎裂后,这老者再次喷出鲜血,双眼露出了劫后余生之意,神色充满了惊恐与骇然,方才的那一瞬,他已然半只脚迈入了黄泉。 “天邪子……”老者身子一个哆嗦。 -----------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