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707章 塔光东荒(第二更) - 求魔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707章 塔光东荒(第二更)

这是苏铭第一次踏入东荒塔第九层,几乎就是他踏入此塔的刹那,整个东荒塔轰然的震动起来,一层层光圈环绕在此塔四周,向着八方蓦然内的扩散开来。 随着其扩散,那东荒塔的第一层顿时明亮,紧接着第二层,第三层……直至前八层,全部都散出了强烈的光芒,至于那第九层,则是处于明暗之间,在快速的变化。 四周的波纹光圈,若仔细去看,那是八个,八个光圈代表了苏铭闯过的八层塔楼,在他踏入第九层的一瞬,爆发出来。 显然,这第九层是一个界限,若无法踏入第九层,则不会引起如今的异变,唯有具备实力迈入第九层之人,才可以让东荒塔,爆发出这强烈的光芒。 那光芒瞬息覆盖了整个东荒大陆,甚至有向着更远范围扩散的趋势,几乎在这一刹那,整个东荒大陆的蛮族,无论在做什么事情,都全部停止,纷纷抬起头,被天空横扫而过的八道波纹吸引。 即便是在那丛林内,正在装死的钱辰,也都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看着那天空的波纹发呆,一旁正在与三个蛮族青年滔滔不绝的秃毛鹤所化老者,也是愣在了那里,还有其面前的那三个青年,都是如此。 蛮族的大地,所有蛮族血脉之人,在看到这天空光圈的一刹那,全部感受到了来自血脉那阔别了一年之久的沸腾! 那是来自蛮神的沸腾,来自血脉中的冥冥指引。 “蛮神,是蛮神!!” “蛮神重新出现了!!”整个蛮族在这一瞬,从各个位置掀起了滔天的轰鸣,他们寻找苏铭已经一年,寻找他们的蛮神已经找遍了整个东荒。 一年的时间没有丝毫的线索,可他们没有放弃,还在扩大范围,不断地寻找,他们坚信他们的蛮神不会死亡。他们坚信他们的蛮神,还在。 此刻,在感受到那血脉的指引的刹那,激动的呼喊之声爆发,在整个东荒大地掀起,一道道长虹疾驰而起,向着那传来这一层层波纹之处,呼啸而去。 尤其是那些靠近东荒塔的部落与蛮族之人。更是在这一瞬。心神震动的看到了传来这波纹光环的源头……东荒塔明亮的八层阁楼。 “蛮神在东荒塔!”一声声激动的话语回荡,那些距离较近之人,展开全部速度疾驰而去。 东荒大陆的赤雷天。血煞,还有那部落的首领无双,众生宗的大长老天启等人。此刻身在不同的位置,为蛮族的崛起正做出努力,那天空的波纹回荡之时,他们纷纷抬起头,化作了长虹,直奔天空而去。 命族之人,在这一年内随着当初感受到苏铭的存在而凝聚后,他们没有离开那仙族降临之地太久,而是在附近。不与其他部落之人来往,的生存下来。 他们特殊,他们不与人接触,他们是命族! 仿佛当年在九阴界的生活再次出现,只不过没有了时刻的危机,他们居住的区域在这一年被不断的改造,渐渐成为了可以让命族爆发出更强战力的适合之地。 他们在这一年。也在寻找苏铭,寻找他们的墨尊,如今,在那天空波纹回荡的一刻,所有的命族之人纷纷激动的站起。化作长虹疾驰,向着东荒塔。来临。 这是整个东荒大陆蛮族的举动,这也是南晨诸多岛屿里,绝大部分蛮族之人同样的举动,数之不尽的蛮族,在这天地间疾驰,他们的目标一致,全部都是……东荒塔! 外界的风起云涌,苏铭并不知晓,此刻的他站在东荒塔的第九层,他的四周是一片浓郁至极的金芒,那些金芒里散出一缕缕位界的气息,环绕在苏铭的四周,使得苏铭的身影在那气息内若隐若现。 那些位界气息在环绕中,不断的融入苏铭的体内,苏铭闭着眼,体内修为运转,在快速的吸收,化作了其命格境的力量。 这是东荒塔的造化,这种造化,苏铭如今是第九次获得,当年他踏入东荒塔第一层时,重伤的他第一次获得了这种造化,使得其伤势恢复,此后随着他闯过一层层,他渐渐明白了此塔。 这是一座封闭了万古岁月的高塔,每一层,只有第一个闯过之人,才可以获得这种造化的赐予。 而如今,这整座东荒塔内,只有苏铭一人! 片刻后,当苏铭睁开眼时,他的身体充满了一股出尘之感,他站在那里,默默的感受着体内的修为,这第九层的位界之力远远超过了之前的八层,只是这一次的吸收,就让他的修为得到了不少的滋养。 “距离命格初期的巅峰,还差一些,但若是持续下去,再闯过几层,或许可以达到命格初期的巅峰。”苏铭深深的吸了口这里的金芒中带着的位界气息,抬起脚步,走出了这第九层的中心位置。 在迈出这一步的瞬间,苏铭眼前顿时一花,当一切清晰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座高耸的山。 此山很高很高,在那蓝色的天空中隐隐看不到山尖,只能看到无数云层将其隐藏在内。 在那山的后面,天空中有一条天河,磅礴无限,与大地连接,滚滚河水若瀑布一般洒落大地,但又在更远的地方逆转直奔天空,融入河道,形成了一条天河的循环,即便是在这里,距离很远,可依旧还能听到那河水哗哗的流动之声。 只不过因此山太高,苏铭的目光所看那天河,被这山峰遮盖了小半,看的不是完整。 一山、一河,还有整片大地的一荒漠。 那荒漠是大地的全部,卷起的风沙带着呜咽之声,回荡八方,遮盖了苏铭目中的山,目中的河。 这,就是东荒塔第九层。 “东荒九层,一山一河一荒漠……闯此层者,可展开全部修为轰灭一切,也可明悟此地的意境,自然而然破开。 两个选择,两条道路。”一个嗡嗡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回荡,那声音透出一股岁月之感,似乎存在于这里已经很久很久。 这声音苏铭不是第一次听到,但凡是第一次踏入到塔层,都会有这样的声音出现,可只有一次,当第二次踏来时,就不会再出现了。 苏铭双目一闪,身子向前一步迈去,瞬息间他身躯消失,出现之时已然在了那高山中段的凸起的一块山石之上,站在这里,他放眼望去,那天河极为清晰的在其目中显露。 那天河磅礴,轰鸣的水声传遍四周,只是……看起来其距离这里的远近,与方才刚刚踏出第九层中心位置时,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与区别。 沉默中,苏铭抬起头看了看脚下这座高山,其身一晃之下,化作了一道长虹直奔山峰顶端而去。 时间慢慢流逝,半个时辰后,苏铭皱着眉头,他……依旧还是在这山中,抬头时,那山峰还是隐藏在云雾里,即便是他如今已经在了这山峰的高端,可还是无法踏上此山的山顶。 略一沉吟,苏铭低头看了看大地,半晌之后他双目瞳孔一缩。 “此山无尽……”苏铭喃喃,这座山的高度,他之前看去时只是很高,可如今踏入后却是看出了一些端倪,此山似无边无际,自己每踏上一段距离,它的大小就会延长一段距离。 如此一来,则没有尽头,没有山尖。 沉默少顷,苏铭身子化作长虹离开了这座山峰,向着前方的那天河疾驰,但任凭他展开多快的速度,与那天河之间的距离,在目光看去时,都是一摸一样,如二者之间的范围,与那山峰的高度般,随着苏铭的临近而不断的拉长。 这类似的一幕,苏铭在九阴界命族居住之处的后山祭坛上也遇到过,但那祭坛是永远在前方存在,无论多快的速度,都无法追上。 虽说苏铭在那阴灵族老者的指点下,闯过了那祭坛,但如今这山,这河,以苏铭如今的修为去看,其内蕴含的深奥,要远远超出那九阴界的祭坛。 苏铭渐渐停止了疾驰,身子缓缓下沉,直至落在了荒漠上,盘膝坐在了那里,看着地面的荒纱。 他隐隐感受到,此山,此河,此荒漠内,蕴含了某种深刻的含义,这股含义若是能将之明悟,那么对命的理解,将会更深刻不少。 “烈山修……你以这东荒塔的出现,化作一场堂堂正正的阳谋,让仙族自相残杀,让蛮族获得崛起的希望。 而此塔的作用,对于仙族而言是获取他们渴望的,你留在顶层的对位劫的感悟,而对蛮族来说,这东荒塔是帮助他们提高修为,让整个蛮族之人可以获得提升的试炼之地。 前八层,从浅入深的留下了有关恶灵族、弥嗜族的修行功法,还在第六层时,对这两个族群进行了介绍,这里面必定也有你的深意……” 苏铭目露思索,半晌之后闭上了眼,默默的去感受这东荒塔第九层的一山、一河、一荒漠。 时间慢慢流逝…… ----------------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求推荐票!!{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