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734章 点命 - 求魔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734章 点命

“原来命格可以如此去运用。”苏铭目露明悟,这张纸符本身就是一样宝物,它蕴含了命的气息,可以赐命于人,大巫公得到了这张纸符,融入体内便可以改变其命,成为九死之命。 抓住那纸张的手一拽之下,呲的一声,这纸符立刻被苏铭拽下了小半,余下的部分则消失无影。 “外人赐命之术,可以提高自身修为,但这种方式不亚于拔苗助长……如当年的司马信,也是如此。” 对于命格的了解,苏铭更为深刻了一些。 随着那半截纸符消失在了半空,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巫族大巫公之前自爆死亡的毁灭波纹,才扩散开来,与苏铭的长枪蓦然的碰触到了一起,化作了惊天动地的轰鸣之音向着八方狂扫扩散。 整个大地都在这自爆中颤抖,一道道裂缝出现,大量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淹没而来,使得这巫神岛一下子被淹没了近乎四成之多的区域。 一圈圈波纹在半空向着四周不断地扩散,一些巫族之人闪躲不及,纷纷身躯崩溃成为飞灰,那波纹直至扩散到了很远的地方,这才渐渐散去。 在那散去波动的半空中,苏铭的身体从虚无内,一步走出,他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势,在那自爆的瞬间,他就已经踏入早就准备好的碎片空间内。 此刻走出时,他看向了那巫族圣山,因为在这一刻,一股甚至超越了他修为的波动,在那圣山内爆发出来。 随着此波动一同散出的,是一个盘膝坐在那圣山之巅的身影,那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少年,可在其身上却是有沧桑之意存在,他盘膝坐在那里,双眼……已经完全被月牙之芒取代,使得旁人与其目光对望。会有种被摄取了心神之感。 在他的额头,贴着半截黄纸,其上有符文在闪动,那符文有所残缺,但也能看出整体是月牙的形状。 “我想起了阁下是谁,当年与天邪子,离龙上人一起与老夫交战者,苏铭!”那少年看向苏铭。缓缓开口。 “月有阴晴圆缺……若人之九死九生……所求不过是圆满。此为……老夫师尊所赐,九死之命。”那少年望着数百丈外的苏铭,缓缓地站起了身子。向着苏铭抱拳一拜。 “未赐教……”这少年抱拳时,抬头看着苏铭。 此刻的大巫公,其全身气质都改变了太多。与方才比较,如不同一人。 “隆冬之寒,若生命终结之尽,冬秋夏春,为……苏某自悟之命。”苏铭看着那大巫公所化的少年,大袖一甩,抱拳微微一拜。 巫族大巫公如今化作这少年的摸样,是苏铭在轮回的记忆里不曾出现过的,他记得上一次这巫族大巫公的第九次复活。是一个三十多岁壮汉的样子。 可如今,却是成为了少年。 而显然,这大巫公的九死之命,最终所化年纪越小,其修为就越是强大,如今这一幕,可以看出这大巫公比之当年。又精进了很多,对其被赐予的九死之命,也更深刻的理解。 “我师尊曾言,赐予之命,很难成为自身掌控。与自身完美契合……除非我可以修行到九死成婴,方有可能将此命融会贯通…… 今日与阁下一战。收获良多,隐隐有要突破的迹象,还请阁下点化赐教,以助我突破,此大恩,某……铭记不忘。”那少年听到苏铭所言自悟之命,神色立刻激动,再次向着苏铭一拜,身子缓缓升空,整个人飘行百丈后,右手抬起在身后圣山上隔空一拍。 顿时此山传出轰鸣,渐渐不再是虚幻的闪动,而是完全的凝实起来,一道巨大的裂缝从这山体上出现,在那轰鸣下,这山峰渐渐分成了两半,一道幽光从其内飞出,落在了苏铭的大面前。 那是一口棺材,一口……苏铭当年曾见过的棺材。 “此物是当年我第二次看到你时,你曾触之流泪之物,此物来自仙族,要以阴死气息侵蚀,你来此应为此物,大恩赐教,此物奉送。”那少年双目流出执着与狂热,此刻他与苏铭之前所看的大巫公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此刻的对方,更像是一个为了修为的突破,为了融合九死之命,可以付出一切的寻命者。 追寻命格,成就自身,此为寻命。 苏铭仔细的看着那少年的双眼,在那双眼睛里,他看不到狡诈,看不到阴谋,看到的只是那对融合九死之命,寻求突破的执着。 这种执着,与苏铭在某些方面很是相似。 “我来此除了为此棺,还需你肉身的九黎之血。”苏铭看着面前的棺木,他的神色渐渐柔和,起了一缕惆怅与追忆,将这棺木收起后,他缓缓开口。 那少年沉默,半晌后洒脱一笑,双手抬起拍了一下,这一拍之间,顿时在他的双手掌纹处,有光芒闪动,随着其掌纹的变化,一口透明的棺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棺木不大,因其透明,可以看到其内躺着一具干枯的骸骨。 看着那骸骨,这少年右手抬起,一指点在了骸骨的眉心,一缕散发出浓浓巫族气息的紫色鲜血飞出,被这少年甩袖间,那鲜血直奔苏铭而来。 苏铭左手虚空一抓,立刻在他手中出现了一个玉瓶,将这鲜血装入其内后,这玉瓶的颜色立刻成为了紫色。 “历代九黎巫主之血,都被我吞噬,在体内炼化成为了九滴巫源之血,此血我本以为可以助我突破,但多年来始终无用……送你四滴,还请赐教!”那少年一拍棺木,立刻这棺木落向大地。 砰的一声,在这棺木落在大地的同时,那少年双眼露出强烈的光芒,他右手蓦然抬起,向着眉心那半截符文一指。 立刻这符文散出柔和的光芒,将其全身笼罩在内后,这少年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如岁月在其身上加倍的流逝,头发渐渐越来越长。皮肤渐渐出现流光之感,其身躯更是慢慢壮大,从少年,直接变成了二十五六岁的青年。 与此同时,其身体突然出现了重叠之影,从内走出一人,正是那少年,他指着身旁的二十五六岁的自己。看向苏铭 “这是我的第八命。青年之命!” 在他开口的一颗,那青年双目一闪,身躯再次岁月流逝。转眼化作了三十多岁的样子后,他的的身体又出现了重叠,这一次。从这三十多岁的男子身上,那青年在重叠里走出,站在少年的身边,指着三十多岁的其自身,看向苏铭。 “这是我的第七命,壮年之命!” 这奇异的一幕,让苏铭双目一凝。 他看到那三十多岁的壮年身体再次成长,在看起来约莫四旬左右时,同样的一幕出现。 “这是我的第六命。中年之命!” “这是我的第五命,半百之命!” “这是我的第四命,黄昏之命!” 此刻站在那少年身边的,从青年年开始直至头发鬓角都成为了白色的老者,共有五个不同年龄的巫族大巫公。 同样的,在那鬓角头发都成白色的老者身体上,岁月的流逝还在进行…… “这是我的第三命。暮年之命!” “这是我的第二命,欲朽之命!” “这是我的第一命,灯枯之命!”最后一个出现在那少年身边的,正是苏铭所见,之前第一次出现的那巫族大巫公。满脸的周围,一股死气弥漫在身。发黄的近乎快要没有的零散牙齿,还有那含着月牙的双目,站在那少年的身边。 “而我,是第九命。”那少年看着身边站着的八个不同年龄的自己,轻声开口时,看向苏铭,目中露出执着。 “这是我的九死之命,苏道友,请赐教。” 苏铭沉默片刻,看着那少年,看着其身边八个不同年龄的大巫公,许久之后他一指那大地上的棺木。 “他,是第几命?” 那少年一愣,低头看向那大地棺木时,身子突然颤抖起来,他的目中渐渐露出一缕明悟,但却还不清晰。 “从灯枯之身走向啼哭之婴,这是从死亡走向新生,此命之路,与苏某所悟有些相似,但却不同。”苏铭沉吟片刻,开口之时左手抬起,立刻在他的手心上出现了一片片雪花,那雪花散出寒气,弥漫四周。 “这是我的命……”苏铭望着手心上飘散的雪花,随着其话语说出,那些雪花渐渐改变了颜色,不再是白色,都是化作了红,不是赤红,而是……秋的颜色。 一股微弱的生机夹杂在隆冬内,化作了秋之意。 “你,懂了么?”苏铭左手一挥,手中雪花秋意散去。 那少年身子颤抖,目中露出迷茫与恍惚,明悟与懵懂之意,他隐隐觉得自己似明白了什么,但却看不清脉络。 “从死走向生,需要的是真正的死……而你知道自己不会死,九死之命,看似不死,但实际上……这不死的意识,让你失去了对生的渴望,这样的你,怎能谈生?” 苏铭淡淡开口。 那少年全身猛的一震,蓦然抬头时,怔怔的看着苏铭,许久之后他神色露出果断,右手抬起向着大地其肉身棺木蓦然隔空一击。 轰的一声,其棺木碎裂,其内的肉身更是直接碎裂的崩溃开来,余下的五滴巫源之血飞出,被这少年甩袖,卷向苏铭。 “大恩铭记!”少年抱拳,向着苏铭深深一拜。 ------------- 年度活动,请大家投年度作品那一项,不建议花钱,有免费票就可,名次我不在意,这几年虽说没有拿过第一,但奖品也拿了不少,大家跟着活动闹闹就成了。 月票和推荐票,更重要,求月票,求推荐票。{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