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97章 苦涩的背后 - 求魔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97章 苦涩的背后

苏铭侧头看了一眼烈山修的雕像,轻叹一声。 他明白了,可以说是完全明白了,这是烈山修对自己,亦或者说是对来到这里的蛮族家乡的蛮神,一次没有选择的选择。 苏铭是一号,烈山修也是一号。 这是一次……蛮神之争,胜利之人可以获得所有蛮种的传承,以达到一种极为的修为境界,从而带动整个蛮族崛起。 这一次的争夺看起来并不残酷,因为这里面没有厮杀,没有打斗,而是一次……寻找。 找到了烈山修,则苏铭胜,若找不到则苏铭败。 至于期限……是万年,只是时间如今过去了八千年,那么剩下来的,只有两千年。 “一代蛮神烈山修……他当年的迟疑,是这种蛮神之争本质的残忍,是他所不愿……所以他给出了万年的时间,若这万年内有家乡的蛮神到来,那么可以去进行这场没有选择的选择,这里面有获胜的可能。 但若是万年内依旧没有家乡的蛮神到来,那么……他会代替阴死之地的蛮族,去进行一场……崛起的风暴。”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烈山修认为蛮族的蛮神,只有能有一个,又是什么原因,让他给出了后人,这条道路,此事没有道理,但偏偏他这么做了。”苏铭闭上了眼,他脑海中浮现的,那烈山修雕像上散出的那一抹悲伤。 “或许很多答案,就隐藏在这悲伤中。”苏铭睁开眼,他有了自己的答案。 “我不会去争,也不会去寻找,我有我自己的路。”苏铭大袖一甩,向着风老等人走去,随着他的到来,风老在内的近百蛮族族人,一个个站起身,复杂的看向苏铭,他们在等待苏铭的选择。 “我……”苏铭看着那些蛮族的族人,看着沧桑的风老与雨老,他的话语刚说出一个字,忽然苏铭身子一顿,他猛然的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种可能让他的话语骤然停止,他双目收缩,缓缓的转过身,看向烈山修的雕像。 “悲伤、迟疑、凝望天空、思索……不合道理的选择,这一切……真的就是这么简单么……” “一代蛮神烈山修,当年在这里站了三年……一号蛮种……”苏铭呼吸急促,他隐隐仿佛抓到了一丝关键,可却还是模糊。 在那蛮族的近百人等待苏铭的选择之时,苏铭重新看向烈山修的雕像,他缓缓的再次的走到了这雕像旁,凝神看着烈山修的脸。 他看到了迟疑,看到了悲伤,看到了思索,但这三种神情融合在一起,却是让苏铭心神一震,因为他看到了融合在一起后,烈山修的表情,竟隐隐仿佛带着一丝……隐藏的极为深刻的苦涩! 苏铭沉默,他再次的站在了烈山修雕像的身边,抬起头,看向天空,时间慢慢流逝,在七天后,苏铭的脸上显露出了迟疑之意。 这是他刻意造成的迟疑,他回忆自己的记忆里,所有让自己迟疑的片段,融合在一起后,凝聚在了脸上。 时间又过去了十天,苏铭的神情在这迟疑中,又加入了悲伤,那深深的悲伤与迟疑融在一起后,使得苏铭的表情显得很是复杂。 又过去了半个月,苏铭神情中除了迟疑与悲伤外,多出了第三种表情,那是……沉思。 直至此时,他才抬起了头,看向了天空之时,他的声音在这沉默了一个多月后,回荡开来。 “玉柔,告诉我,如今你看到我的神情,浮现在心神中的第一个形容,是什么。” 随着苏铭的话语,一旁始终默默陪伴的玉柔,淡雅安静的向着苏铭的面孔看去,片刻后,她轻声开口。 “苦涩,挣扎。” 苏铭心神一震,他或许可以看错,但这一次的验证却是让苏铭知晓,他在烈山修神情中看到的那一丝苦涩,不是错觉! 那苦涩里带着挣扎,但这种神情也好理解,可以理解为烈山修不愿出现蛮神之争,但他必须要这么做,所以才会有苦涩与挣扎。 可这……还有另一种解释,苦涩的背后,隐藏的或许是一种,烈山修想要隐晦的传递出的,一种真相。 苏铭沉默,他双目收缩间,保持自己的神情,抬头凝望天空。 “一代蛮神烈山修,你想要告诉我的,就让我看到。”苏铭一直看着天,任由时间流逝,任由风雨来临,任由那天空的云随着时间不断地变化,不断地消失又出现。 一天、两天、三天……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他身后的近百蛮族族人,也都发现了奇异之处,尤其是风老与雨老,他二人相互看了看后,神情都极为凝重起来。 赤火侯自从认苏铭为少主后,就始终不离不弃,此刻站在一旁,他提防的是烈山家族之人,他不会允许任何人对苏铭产生威胁。 玉柔性格一向淡雅,虽说时间流逝,但她一直都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日升日落。 至于秃毛鹤与冥龙,这两只大狗原本还趴在那里,可秃毛鹤等的不耐烦,不知怎么劝说了冥龙,在一个月前就悄悄的跑开,不知去向。 时间一晃,就是半年,风雨中,苏铭依旧站在那里,直至天气变冷,直至雪花飘落,他始终一动不动,沉浸在一种近乎空灵的境界,看着天,看着云。 当冬天慢慢过去,当春天来临,万物复苏之时,天空的云层慢慢的多了起来,苏铭的身体,忽然的一震。 他站在这里已经近乎十个月,直至这一刻,随着他身子的颤抖,他身后的那些蛮族族人一个个立刻凝神望去。 甚至风老更是抬头看向天空,可他看到的是云层朵朵,除此之外,没有其他。 苏铭死死的盯着天空,他清楚地看到那天空的云层竟在一瞬间的交错中,仿佛出现了一些变化。 隐隐似乎要显露一些什么,可最终……却是一无所有。 苏铭渐渐平静下来,依旧默默地看着天空,时间再次流逝,转眼……就是一年多,苏铭在这山峰上于烈山修的雕像旁,已经整整两年。 这两年,玉家成为了黑水城的主人,更是成为了巅峰家族,尽管……玉家没有掌缘生灭,但依旧是成为三大巅峰家族之一。 黑墨星在这两年中,组织了多次的拍卖会,来往之人很是热闹,但在苏铭这里,四周如被禁锢一般,两年来没有丝毫人影出现。 这里仿佛成为了……黑墨星的禁地! 直至第三年,在这春夏秋冬的顺延中流逝,苏铭在这山峰中,一站三年整! 在那三年的最后一天,日落之时,苏铭的身体,再次的震动了一下,他动了,他的神情带着苦涩与挣扎,他站在这里三年,双眼始终不眨一下,如烈山修一样。 直至如今三年过去,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但他又有种感觉,似乎自己看到了什么,这种感触在他的双眼闭合时,化作了苏铭身躯的震动。 在他双目闭合的一瞬,三年来苏铭所看的天空上所有的云朵起伏,如过眼云烟一般在苏铭的脑海中迅速的浮现,如一幕幕同样的天空,可却有些细微不同的云层变化的画面,在苏铭的脑海中迅速的连接在一起,一张张快速的闪过后…… 形成了六个字! 六个本来就存在于天空上,可是却需要三年的时间,天空的云在变化中,组成的六个字! 这六个字,只有一种办法可以看到,那就是如苏铭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天空,将一切云层变化都烙印在了脑海内,于闭目的那一瞬,方可浮现出现。 “神源星海,救我……” 苏铭心神一震,睁开了眼,他看到的正是这六个字,隐藏在苦涩与挣扎背后的求救!! 这个求救显然是不能让其他人知晓,甚至连说都不能,不然的话烈山修也不会如此隐晦的点出,更是不惜三年的时间,以其神识慢慢改变这一片天空的云层,使得这里的云层变化,让站在这里三年抬头看天之人,发现他的求救。 来自八千年前的求救,让苏铭在这心神震动中,对于烈山修所谓的蛮神之争,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认识。 “在我之前,可有其他人来到这里,一站三年?”苏铭忽然开口,转身看向风老等近百蛮族之人。 “没有。”风老摇了摇头。 “给我准备神源星海的地图,越全面越好。”苏铭沉默,半晌之后暗叹一声,缓缓开口。 一代蛮神的求救,苏铭不能视若无睹,不为别的,只为敬重烈山修此人,一生的辉煌。 “此事不难,我们本就有神源星海很是详细的地图,但星海存在诸多变化,地图每隔几百年都有不同,不过一个月后将是黑墨星每隔数百年一次的各个家族联合组织的黑墨拍卖会,到时会有神源星海的异族来临,他们的手中有这数百年来神源星海的各种变化与更详细的地图。”风老深深的看了苏铭一眼,沉声说道。 “黑墨拍卖会?”苏铭双目一闪。 “四大真界镇守势力之人,可会来临?” “以往的历次黑墨拍卖会,四大真界镇守势力都会派人前来。”风老说道。 “烈山家族的势力能查到当年我被通缉之事的详细,是否可以查到……四大真界镇守势力中,所有在修行资质上极为优异之人的名单?”苏铭缓缓开口---- 不是明天就是后天,会爆发!不敢确定是哪一天,但这两天必定有一天会爆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