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53章 淡夏之初 - 求魔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53章 淡夏之初

苏铭这里,没去理会那修士四人的举动,这四人若想活命,就需要交出投名状,若是既不愿得罪横天族,又不愿招惹苏铭,那么这四人的死活,就在苏铭的一念之间。 要怨,就怨这四人命不好,不该在这个时候,闯入到了此地,既到了此地,那么就由不得他们挣扎,必须要选择。 水月元神凄厉之声的传来与停止,苏铭听在耳中,知晓了那修士四人的选择,但他没有看去,而是身子一晃,直奔那火月与花月而去。 这是一场修为不对等的厮杀,苏铭体内散发着厄苍气息,厄苍之力流转全身,使得他具备了堪比劫阳的战力。 尽管只是堪比,而非真正的劫阳,但却可以让苏铭在此刻,成为劫阳下的最强。 看着那急速来临的一男一女两位横天族人,苏铭眯起了双眼,身子不退反进时,其右手抬起掐诀在眉心一碰后,向着那距离自己最近的火月,蓦然一指。 “隆冬的命格,是我此生命之初始。”这一指,立刻这黑云下的天地内,顿时起了呜咽的寒风,在这寒风中,天地瞬间若冰封一般出现了雪花,此雪不是白色,而是黑色! 那黑色的雪漂浮在天地,使得黑色的雨成为了冰晶,弥漫八方之下,冷冽之意冰冻八方,那来临的火月竟在苏铭这一指下,咔咔声中,瞬间冰封。 一同冰封的,还有那火月后怒视临近的火月男子。 这男子怒吼挣扎,甚至在被冰封的刹那取出了大量法宝,更是要展开神通对抗,但他的一切法宝,一切神通,还有他怒吼的声音,都在隆冬下,刹那冰封。 这是苏铭的命格之术,隆冬之力! “冬之后,赤红为主,此红为秋……秋红之巅!”苏铭淡淡开口之时,右手随之向着那花月一指。 那由无数花朵组成的花月,在被苏铭指去的刹那,立刻枯黄,转眼就透出一股秋意之红,使得其后那女子面色变化间,直接苍白。 这是一股让她无法抵抗的神通之力,这是一种她前所未见的术法变化,隆冬,秋红,这本是四季的变化,可被眼前的苏铭施展出来时,却是让这女子有种仿佛对方就是这苍穹四季。 四季变化,信手捏来,没有丝毫突兀,仿佛……这天地本就应该是这样,仿佛,这四季本就应该是被眼前这男子……任意转化。 “夺舍了厄苍,修为分身的位界后期,噬空分身的肉身大成,这些……就如同时秋起时的淡夏,在酝酿中,在蓄势里,去爆发出酷夏中盎然的生命之火。 此火,如今还不浓烈,此火,如今只是一团,但这生命之火他是我从隆冬走过时,点燃的焚烧苍穹的烈阳!”苏铭抬头,双手随之抬起时,他的头发飘摇而动,看去如火焰的摇晃,他的身体,更是在这一刻,仿佛点燃了烈焰! 那是他的生命之火,他是苏铭身上从隆冬走到了秋红,又从秋红走到了淡夏的火焰,当这火焰达到最强烈之时,就代表着苏铭,完全的迈入到了命中的夏!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等待苏铭的将是他生命的最后一步,万物复苏之春! 万物复苏,也代表了崛起,也代表了……重生!!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就是苏铭的重生,就是他生命的一次巅峰的爆发,这一步……已然不远! 苏铭身上的淡夏之火燃烧的刹那,他双手掐诀向外一挥,立刻火海从苏铭身上爆发开来,向着四周轰轰而去,转眼就将那冰封的火月吞噬,将那枯红的花月缭绕,将这横天族的一男一女二人全部覆盖在内。 没有凄厉的惨叫,没有多么惊天的轰鸣,但那漫天的黑雪中燃烧的火海,映红的四周,这冬、秋、夏融合在一起的景象,却是比任何轰鸣,任何凄厉都要强烈的冲击,让远处那修士四人,心神震动间,呼吸急促。 当火海消失之后,苏铭一个人站在半空,神色平静,他的四周再没有了火月花月,也没有了那一男一女的身影。 这二人,已然在苏铭的生命之火里,被焚烧的干干净净。 整个修真星,此刻一片寂静,许久之后,当苏铭的目光落在那修士四人身上时,这四个修士神色立刻带着恭敬,向着苏铭齐齐一拜。 “说出名字。”苏铭淡淡开口。 “玄殇,拜见前辈。” “华域,拜见前辈。” “云游,拜见前辈。” “年吟,拜见前辈。” 四人心神被苏铭方才的神通所震慑,更是被苏铭表现出的强大压制,此刻低头一拜之时,纷纷报上姓名。 “来星海何事。”苏铭话语平淡,目光在这四人身上扫过后,落在了之前拿出尘焚族族长信物的玄殇身上。 “我等受尘焚族族长邀请,去尘焚族有些私事……”玄殇迟疑了一下,低声开口,从他看到苏铭的第一眼,就从未想过对方是修士,一直到现在都以为苏铭是这神源星海内某个部落的强者。 即便是他身边的三人,也是如此,毕竟苏铭的衣着,气质,还有那种说不出的感觉,与他们所见的星海部落之人,没有什么区别。 若是修士的话,那种与整个神源星海隐隐间无法融合,仿佛独立存在的感觉,尽管会有一些方法掩饰,但若有心的话,还是能看出端倪,可在苏铭身上,他们四人看不出丝毫。 “哦?”苏铭笑了笑,其笑容落在这四人眼里,顿时内心有些发毛,这笑容没什么,但在苏铭笑的时候,其眉心那条紫线仿佛蠕动了一下,似开启了细微的缝隙,有一种被凝望之感,瞬间浮现在这四人心头,那种感觉就如同是全身一下子赤luo,没有丝毫秘密可以隐藏,全部都被对方那眉心内的细缝看的清清楚楚般。 甚至他们四人有种强烈的感觉,苏铭眉心那细缝内,仿佛……有一只眼! “我也正打算去拜访尘焚族,四位道友方不方便让在下同行?”苏铭似笑非笑,但目中的冷冽却是让任何人看到后,都会心中一紧。 四人怎敢说不方便,尽管内心不甘,但却不得不笑着点头。 “前辈若要与我等同行,实在是再好不过了,有前辈在,我等也能安全不少,玄殇荣幸之至,多谢前辈陪同之恩。”玄殇内心苦涩,但却不敢露出丝毫,反而表现出欣喜,连忙抱拳谢过。 “也好,你等可以离开了,随意找个地方等我,待我与横天族的事情处理完,自会找到你们。”苏铭淡淡说道。 那四人立刻内心惊疑,但神色却不露丝毫,而是一个个向着苏铭抱拳,化作长虹就要快速离开这片让他们后悔到来的星辰。 可天空上的黑云还在,封锁依旧…… “就这样走了?”苏铭身子降临大地,盘膝坐下。 天空上四人一怔,那叫做华域的男子面色一变,低头时右手抬起,立刻其手掌内出现了缝隙,水月元神闭目昏沉,被其一甩之下,直奔苏铭这里飘来。 与此同时,天空的黑云翻滚,打开了一条通道,四人快速疾驰踏入通道内,用最快的速度,赶紧的离开了这片死亡的星辰。 “玄道友,我们……” “不要多言,我们赶快离开,那邪异之人胆大包天,居然杀了横天族人,这里看来就是横天族范围,马上就会有强者来临,赶紧走!”玄殇立刻开口,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展开了修士间很是寻常,但却不会常用的血遁。 余下三人纷纷如此,血影瞬息远去。 片刻后,他们依然遁出很远的范围,但那玄殇还是没有停顿,直至又飞出了一段路程后,他才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远处。 “那人是什么修为?轻易灭杀劫月,莫非是……劫阳老怪?” “云道友怕还是低估了此人,年某方才观察之下,发现此人灭杀那三个劫月横天族人很是随意,这种人,必定要比寻常劫阳强大!” “他可与掌缘一战!”说出这句斩钉截铁话语的,是那拥有封魂神通的华域,他神色阴沉,话语一出立刻让其他三人纷纷沉默。 “此人太过邪门,不知怎的,我只要看到他,就会觉得心底发毛,说心里话,老夫见人无数,但却没有一个如此人般,那种邪气的感觉,无法形容。” “恩?我也有这种感觉,仿佛此人身上有种邪恶的让人窒息之意!” “看来大家的感觉是一样的,云某也是如此,而且……他敢停留在那修真星上,说明他必有所持,不畏惧横天族的掌缘之尊。” “此人要求一起去尘焚族,等还是不等?” 四人再次沉默,其中三人纷纷看向玄殇,显然他们的队伍里,玄殇属于向导。 玄殇神色变化,片刻后一咬牙,正要说话之时,忽然的,远处的星空里,传来了一声哪怕是他们在这里也可以听闻的轰鸣,在这星空中,这样的轰鸣绝大部分只有一个来源…… 星辰崩溃! 四人面色大变,立刻凝神看去时,他们看到了在遥远的星空里,星辰自爆后的冲击与那难以形容的璀璨之芒。(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